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五十七章 挑选
    冬天的第一场雪飘下来,林家族学女子这边按例放假。

    苏青芷和同伴们相约第二年的春天再会。

    当然她们当中有些人,在这个冬天里,还是有相会的机会,只是那会在聚会的时候。

    苏青芷放假最初的时期,她的心思全用在完成假期功课上面面。

    她宁愿先赶完功课,过后放心休假,也不愿意在临上学时,急急日夜加班赶功课。

    苏青葙来芷园两次,见到她都在忙着写功课,她的心里很是欣慰不已。

    她回头跟唐氏说:“母亲,芷儿做什么事情,都是一心一意。”

    唐氏似笑非笑的瞧着她,说:“她这样一根筋,你还处处夸她?”

    苏青葙笑瞧着唐氏说:“母亲,我和芷儿都象你,我们重情重义讲道理。”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面,唐氏也无话可说下去,不管如何苏青芷是她亲生的女儿。

    她皱眉跟苏青葙说:“葙儿,你瞧着她针线活上面,有没有天分?”

    苏青葙笑了起来,说:“母亲,其实芷儿绘画得生动,只是教导她的夫子,不太喜欢她画里面的生动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她的针线活,我觉得做得还行。只不过她学得日子短,还要继续练习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喜欢苏青芷画的画,她觉得瞧着就有一种向上的力量。

    只是林家族学的女夫子们喜欢宁静的画风,苏青芷自然不能入她们的眼。

    当然弹琴方面,苏青葙也不得不认同夫子们的话。

    苏青芷在这方面实在是没有天分,每一首曲子经她的手之后,都有一种赶路的感觉。

    至于下棋,苏青葙觉得对女子来说,还是太过费脑子了一些。

    而苏青芷的性情,她原本就不是那种真正性情宁静的人。

    苏家许多的人,都觉得苏青芷性情宁静,只是有时候冲动的时候,她会爆发些小性情。

    当然大家都表现出理解,到底这个孩子年纪不大,那能事事跟她长姐一样知情达理。

    苏青葙努力为苏青芷在唐氏面前说话,只是唐氏一样是喜欢那种宁静的画风,而不喜欢苏青芷表达出来的那种欢快。

    苏青芷喜欢跟人学习绘画,也不过是想满足她的心愿,有一支笔,可以画下她眼前的美景,是这个时代的照相最高水平。

    只是她很快就认识自已的不足,国画的精深浩荡,她如今还在门外遥望。

    而且她在这一方面所学的知道,大约就如女傅所言,可以用在做衣裳和绣本上面。

    大好的河山,她只能遥望。或者从少数几本话本里面,瞧一瞧别人描绘出来的美景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里面,苏青芷只盼着在这一个城生,在这一个城活,此生不用过飘荡的日子。

    苏家这样满门男子都在安瓮城里生活,其实是大部分人家的现实写照。

    当然这样的人家,生活一向只能平淡,距离富裕还是相差太远。

    传言苏家的老祖宗们,经商时,他们流连在外面的日子居多,正因为如此,苏家的人口不多。

    而苏家老大人则是年青时也出去为官过几年,他很快的回到安瓮城之后,就再也不曾离开过这里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对儿子们的仕途,仿佛也没有那般的热心,他从来是由着他们自行决定行事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儿子们一个个都对仕途有兴趣,却一个个无当大官的潜质,最多是混一个小官当一当。

    当中原本最有出息的是苏镇磊,那时节,天时地利人和,他样样占全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在内宅起了波浪,就这么一下子,他失了天时天利人和,仕途也中断在此处。

    苏镇磊有没有从心底抱怨过那个丫头,或者抱怨过唐氏,日子太久之后,全变成众人心里说不出的猜测。

    苏青芷后来听到的消息,只知道苏镇磊对那个丫头也没有多表现出几分情意出来,待她,还不如他后面迎进来的妾室。

    苏青芷觉得唐氏后来的接受度还是大,她和苏镇磊照旧在一处生活生儿女。

    这要是换放在她的身上,一生情深深许,她到了这时节,大约是会有些接受无能。

    苏青芷只要想到将来的日子,她就觉得最好挑选一个在这方面有同样要求的人去嫁。

    苏青芷不是那种总会纠结的人,她很快就放下心头的心思。

    日子还早,苏家还有好七位姐姐要在她前面定下亲事,她可以透过她们,知道自已将来许嫁的人家。

    苏家如今面上安逸详和,可是内里却小波浪不断。

    苏青芷庆幸苏青葙和粱家的亲事,因为先前亲事未定之前,两家都低调的进行着,反而显得平顺自然。

    如今苏家的二小姐和三小姐年纪还不足十三岁,那两位母亲暗地里就已经争起未来女婿人选就来。

    苏青芷有时听两个大丫头的闲话,她都觉得有些没有眼看。

    自那一次苏青芷愿意跟两个大丫头请教针线活之后,两个大丫头的心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虽说后面因为苏青葙的插手,那事最终是没有成,至少她们的心里面,对苏青芷还是真心的起了依靠的心思。

    两个大丫头想明白之后,她们不管有心还是无心,常会在苏青芷的面前,提一些别院子里的小事情。

    而苏青芷一直都由着她们去说,有时,还会好奇的问几句话之后,提醒她们别做得太过张扬。

    两个大丫头心里感激苏青芷的提醒,越发对院子里事情仔细起来。

    守门妇人瞧到两个大丫头的变化,她笑着跟她们说:“这么多人来来去去,我觉得只有你们两个是精明人。

    九小姐在这个家里瞧着不受宠爱,可是不管如何,她是长房的嫡小姐。

    将来这个家还是会由长房少爷当家理事,他待亲姐妹身边的人,总会有几分情意在。”

    守门妇人觉得苏家的日子不错,主子们从来不会轻易打罚下人们,男主子们也不是那种瞧着那个丫头生得不错,就上手拉扯的人。

    守门妇人有远房沾边亲戚在这个城里面,她们还是有来往。

    她可是从她们那里听说了太多的事情,她家亲戚都觉得苏家老大人虽说官不大又常得罪人,可是苏家的家风还是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苏家的丫头放出去,有好些人家都盼着能够挑选一个归家去。

    苏家的丫头们身子清白,进到一般的人家,一个个也是能安心过日子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年,苏家丫头们放出去的不多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守门妇人瞧着两个大丫头的行事,她想着苏家的小厮们的年纪,这两个总有一个是有放出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家亲戚已经备有了银子,就等着将来为合适的丫头赎身,为小儿子挑选一个能干懂礼的媳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