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五十八章 小功劳
    苏青芷是无意当中瞧见守门妇人对两个丫头打量的眼神,她瞧仔细之后,便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守门妇人是有自已心思的人,可是只要人活着,那可能会没有自已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苏青芷想得明白,相对大多数人来说,守门妇人的心思很是直白,她就是想在芷园安稳的待上几年。

    苏家堂姐们都想得到苏家老大人和苏家老夫人的关注,她们各自在暗处使着力。

    她们身边的丫头们,私下里也会关注比较出众的小姐们,各自为自家主子尽心尽力。

    苏青芷已经习惯在苏家老大人休沐这一日,瞧着一群堂姐妹们衣着装扮端庄,行走的时候,她们的举止神情格外的严肃,就是和人说话,也是板正着一张张的小脸。

    等到苏家老大人不在家里的日子,苏家老夫人院子里面,就只有一群打扮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子,她们一个个欢喜笑闹着说话,惹得苏家老夫人在一旁笑得合不了嘴。

    这几年下来,苏青芷瞧得明白,苏家老大人的骨子里面,并不是那种喜欢板正规矩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他在人前,已经习惯那样的出场。

    至于私下里苏家老大人是什么样子,苏青芷觉得他早把他那样的自已,已经丢在岁月的长河里面。

    而苏家老夫人近年来,反而有些返朴归真的样子。老夫人喜欢看年着年纪小的孩子们奔跑着,喜欢看着年纪大一点孙辈们盛装打扮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是越活越自在,苏青芷在她的院子里,都遇见过好几次那几位庶姑姑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的庶女,在苏家的地位,如同是暗处的小老鼠一样生活着。

    苏家有一处小院子,住着的就是快要出嫁的庶女们。

    男人们只管一时的痛快,就让儿女们顶着一世的庶子女的身份。

    苏青芷庶叔叔们在成年有为之后,方跟着嫡兄弟一块排行。

    此前,他们是有名字,却不曾和苏家‘镇’字辈一起论排行里面。

    芷园,两个大丫头更加的愿意花费心思。

    苏青葙和苏丰道姐弟来了一趟之后,都感觉到芷园里添了好几分的人气。

    而不象从前一样,芷园总给人一种苏青芷只是暂时借住的感觉。

    苏青葙和苏丰道两人高兴的给了院子里人赏,人人有份,人人高兴。

    苏青葙认为这一次唐氏为苏青芷挑选人,还是花费了心思。

    苏丰道则是觉得苏青芷年纪大了,她的身边还需要添上两个小丫头才行。

    苏丰道把意思说给苏青葙姐妹听,苏青葙沉吟下来,苏青芷却是直言反对。

    苏家如今是什么样的情形,用不着大人们细说,苏青芷已经能感觉几分青黄不接的苗头。

    苏青芷轻摇头笑着说:“哥哥,如今我这里人正好够用。再添两个小丫头来,只怕院子里,又要乱上好些日子。

    如果来的小丫头不如常顺知事,这已经定下心思在这里做活的大丫头,只怕又不会心乱。

    再缓几年,等到两个大丫头到了许人的时候,我再同母亲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如今跟着唐氏管家,她瞧得很是明白,男人们的薪金,交付生活之后,苏家已经处在一种月月要计划着用银子的地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已经到了这一种地步,唐氏也不会出言,让各房自养妾室。

    苏青葙早得到消息,各房都有丫头离去嫁人的消息,当中就有还没有得到名头的妾室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的事情,唐氏跟她提了,苏丰道是男子,他的年纪还不大,暂时不用知道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苏青芷这一边,唐氏见到她不是喜欢窜门子的性子,她自然不会叮嘱苏青葙。

    苏青葙想着她的嫁妆,她的心里就叹息不已。

    唐氏跟她直言说,会给她三十六抬嫁妆,这是苏家嫡长女的规格。

    苏青葙一时好奇的问了堂妹们的嫁妆规格,唐氏瞧着她轻叹说:“你的三十六抬嫁妆,苏家公中最多也只会出十抬,而她们照如今的情形,大约也只有五抬。”

    那就是公中之外的数量,是由各房私产支出。

    苏家如今还没有分家,各房的私产就是各房夫人们的嫁妆。

    苏青葙是关心苏青芷将来的事情,她瞧着唐氏的面色还好看,她壮着胆子打听起来。

    “母亲,那日后芷儿出嫁的时候,也会有三十抬嫁妆?”

    唐氏抬头瞅着她,很肯定的跟她说:“她不会有三十台嫁妆,你几位婶婶跟我说过,她们为长女都只准备十八抬嫁妆,等到她的时候,凑在一起,也只有十八抬嫁妆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的脸色变了,这比她想象的差距还要多太多。

    她低头说:“母亲,那我不要这么多的嫁妆,留出几抬来给芷儿将来用。”

    唐氏瞅着苏青葙的神色,低声说:“休得胡说,你一个女子嫁人之后,你的嫁妆就是你在夫家的底气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抬眼瞧见唐氏眼里的失望神色,她一时之间有些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心里很是不安起来,而唐氏一向疼爱长女。

    她低声说:“我知道你心善,可是你和她不一样,你是长女,你的行为准则能够影响到苏家别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呢,将来嫁的不会比你好,她带那么嫁妆过去,反而在夫家日子不好过。

    她和你一样,都是我的亲生女儿,我一样会为她想得仔细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听唐氏说到这种地步,想起苏青芷将来的亲事,还是需要母亲费力气,她不能再多说话。

    她笑着跟唐氏说:“母亲,我知道你一向疼爱我们姐妹们,将来芷儿的亲事,母亲一样会费心为她挑选。”“

    唐氏轻轻点头说:“自然是好好挑选一番,我瞧着她的性情太过孤独了一些,将来为她寻一个兄弟多的人家。

    这样家里妯娌多,日子过得热闹许多,她的性子也能种群许多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只恨自已后面多嘴,如果唐氏真要这般想法,将来苏青芷的日子岂不是麻烦连着麻烦。

    苏青葙装作没有明白唐氏的深意,她笑着说:“母亲,你就是有远见,知道芷儿在学堂里面,她和所有同年纪的人都处得来。”

    唐氏不喜苏青芷这个女儿,所以她几乎从来不去打听她在学堂里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今她听苏青葙的话,这个女儿竟然跟人相处如鱼得水般的自在,那她就是小瞧了这个女儿的本性。

    兄弟多了,妯娌相处是麻烦,可是另一方面,却是互相扶助的人多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这此年在朝上一直是不进,他只能守住老位子,这也是他没有兄弟的不好之处。

    而苏镇磊兄弟多,他们本身的本事平庸,然而兄弟互相依着,还不曾有人抢过他们的功劳。

    当然处在他们的位置上面,他们也只有小功劳。

    有本事的人,不屑来抢。而没有本事的人,瞧着苏家这么多的兄弟,也轻易不敢动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