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五十九章 本事
    大雪纷飞,苏青芷早起给苏家老夫人和唐氏请安之后,见到苏青葙要跟着唐氏学管家理事,她就先行回到自已的院子。

    她的房里地暖已经烧了起来,在这方面,唐氏从来不曾苛薄过她分毫。

    苏青芷想过,她要生在穷人家,只怕这样寒冷的日子,她只能煎熬着一日又一日的过。

    苏青芷每到冬天的时候,她都要感恩一番。

    生在苏家,她比许多挣扎生活的人,要条件优越太多。

    两个大丫头拿着绣棚,悄悄的隐坐在偏角处。

    苏青芷和常顺坐在榻位上面,两个人合作抽着线理着线。

    她们两个人目前来说,先要学会分辨线的质量优劣。

    这个活瞧上去特别的简单,然而要从一百多种线里面,分辨它们又分束整理出来,这是一件细心考验眼力的活,需要做事的人,要有极大的耐烦心。

    苏青葙跟苏青芷说过,她如果能把这件事做好,她在绣线上面,就不会轻易被下面人哄骗了。

    苏青芷轻舒一口气,幸好苏青葙没有心思把她往精深人才方面培养。

    然而一月又月,苏青芷如今分辨出来的品种越来越多,只是还是稍稍有十多种有些把握不太大。

    苏青芷不想把这事拖到过年的时候,如今她越发的仔细起来。

    苏青芷沉浸在分线辩色当中,常顺则把她分出来的线理成束。

    只是邻边的院子传出来的喧闹声音,她微微皱了眉头。

    她瞧一瞧两个大丫头,那两人悄悄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好一会之后,那一边还是没有停上下来,苏青芷不得不起身起来。

    苏青芷出了房,在院子里,更加听得明白隔院的声音。

    两个大丫头脸色,慢慢的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年纪大的丫头行近苏青芷的身边,低声提议说:“小姐,你去大小姐那里吧,那边的事情,你最好别过去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大雪天气里面,两个年轻女子脆生生的嗓音,实在是无限的扩大。

    “贱人,我还认为姐妹当中我们两个年纪相近,感情最要好。可是你做了什么事情,你竟然起了心思来抢我的亲事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暗吸一口气,太丢脸,然而她的年纪,却只能避开。

    苏青芷冲着大丫头轻点头之后,她带着常顺快步的走了。

    她们的身后,还有那叫嚷哭泣申说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青芷暗吸一口气,是何样的人?闹得两个如此亲近的堂姐妹,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冲动行事。

    苏青芷行到半道的时候,瞧见苏青葙派过来的大丫头,她引着她弯腰往偏处行去。

    在路上,她悄悄跟苏青芷说:“大小姐那边接到消息,她不方便露面,只能派我来接一接九小姐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见她面上放松的神情,她的心里面暖了暖,这样的时刻,苏青葙还是想到了她。

    等到苏青芷进了苏青葙的院子,她听说是半路会了面,她脸上露出了放松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笑着跟苏青芷说:“我呀,就怕你在房里懒得动弹。现在见到你知道离开,知道往我这边赶,你到底是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她轻笑了起来,低声说:“她们闹得太厉害,我又在隔邻。我本来想去劝一劝,可是听见她们说的话,我只能避开去。”

    她低声把听来的话,说给苏青葙听,换得她嘲讽的笑起来,说:“平时,她们总说她们是最有情意的姐妹。

    如今,经了事,方知道,她们也只是嘴上说一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诧异的瞧着苏青葙说:“原来姐姐也知道她们两人在背后悄悄的说你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好笑的用手指点了点她的脑门,说:“母亲管着内宅,这内里的事情,那能真正的隐瞒过母亲。

    只不过母亲大度,也不喜理这些小女子之间的小心眼,就让我跟她一样当作不知情而已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很是惊叹的瞧着她,果然内宅掌门人有八面威风的时候,也要有能掌管这份内宅的实力。

    苏青芷想着苏家的事情,现在马上就要进入三代同堂时期,将来内宅的事情更加多,实在是考验人的情商智商。

    苏青芷细细想一想,她还是嫁进普通人家,这样大的内宅,她是没有任何实力玩转过来。

    她的眼光落在苏青葙的面上,问:“姐姐,未来姐夫不是家中次子吗?”

    苏青葙不方便跟苏青芷说,粱家隐约透出来的消息,将来那一房人粱启明有机会就要外放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样的条件,粱家大约是不会特意去寻上跟唐家最为亲近的苏家长房。

    她笑着说:“他是次子,只是这些管事的本事,我在娘家多学一学,不管用不用得到,日后总会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头痛的瞧着她,她不曾想过,原来在古代当一个内宅女子,内里还是也要有女汉子的本事。

    苏青芷深吸一口气,她跟苏青葙说:“姐姐,等到年后,你闲的时候,我跟你先学一学理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命运掌在自已的手里,总要强过由别人握着来得好。

    苏青葙瞧着她绷紧的小脸,她笑了起来,低声说:“芷儿,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要容易许多。你有这个心思,我也愿意教你,只是这事情,只能你和我两人知情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明白苏青葙的顾忌,而且她不想让再多的人知道。

    她脸上露出释然的笑意,她笑着低声说:“姐姐,这样最好,我也不想给别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用手理了理她的头发,她笑着说:“有时候,人,不用活得这样的累。

    我如今瞧着母亲天天做的事情,只觉得她很累,这个家里又无人能帮一帮”

    苏青芷想一想苏家老大人夫妻的态度,唐氏的确现在不能随意在苏家寻帮手。

    然而苏青芷瞧过唐氏的神态,她大约还是享受目前的生活状态。

    苏青葙的眉目之间,在跟着唐氏管家的日子里,也少了许多娇弱的神态。

    苏青芷心里还是喜欢女汉子的明朗,她内心里是受不了要时时面对一朵娇柔的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