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六十四章 风范
    苏家二夫人扶持着苏家老夫人,二堂姐上前伴在苏家老夫人的另一边,苏家三夫人赶紧四处张望着自家人。

    她见到人来齐全之后,吩咐管事的通知一下,一家大大小小顺着山道往前走。

    山寺是在山上,只是要走一条石头路行过去。

    远远的瞧着山寺,是几处挨得很近错落有致的院子。

    苏丰道一直紧守着在苏青芷的身边,他们两人走在苏家人的中间。

    在出发前,苏家二夫人已经让人招呼过。如果有走得慢的人,先到的人,一定要在山寺门口等到聚齐全再进去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行在最前面,大家自然放慢脚步在行在后面,只是有尖锐的石头,大家还是行得很是仔细。

    路上人很多,渐渐的散开去了。

    苏丰道直接伸手扯住苏青芷的衣袖,兄妹两人靠得很接近起来。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他,低声说:“哥哥,你收手回去吧,别冻伤了手。我会紧跟着哥哥。”

    苏丰道瞧着她笑了起来,说:“今天没有下雪,这路上人这么多,给我们挡了风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四周的人,她笑了起来,有一种传说中类似赶集的感觉。

    苏丰道瞧着她的笑脸,只觉得她平时还是出来的少,在这种人挤人的地方,她都能高兴成这般的模样。

    苏丰道兄妹跟着人群往前面走,不时能听到几声女子的尖叫声音,以及她们训斥丫头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丰道悄悄跟苏青芷说:“别往边处走,外边的石头不平,又容易招惹是非。”

    唐氏拘束着女儿们不许乱出门,对苏丰道的出行,她一向是鼓励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兄妹行到山门口时,只见到大堂兄二堂兄守在门口,先到的人,他们已经进去。

    大堂兄把苏丰道留下来一块候人,而让二堂兄先把苏青芷送到苏家提前定下的位置地方。

    苏青芷紧跟在二堂兄的后面,而二堂兄这个半大小子也只会跟苏青芷说:“芷儿,地方不大,你一会站在偏处,别让人挤了你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笑眯眯的冲着他点头说:“我听二哥的话,一会就挨着边上站一站。”

    二堂兄颇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想一想说:“你可以挨着你四姐站,她的脾气不错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笑着点了点头,她的四堂姐脾气不是不错,而是天生的闷人。

    她要不是偶尔听过她说话,都差点误以为她是哑巴了。

    只是苏青芷还是觉得四堂姐太过高深,众位堂姐妹里面,最嚣张的三堂姐都对她有些怯意,想来她是很有些手腕的人。

    苏青葙是家里的长姐,可是她一向性情明朗处事细致周全,家里的姐妹们在她面前是自然的低声,这是每家长女的风范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里面,长房的长子和长女都是一个家庭的门面。

    大家会非常关注这个人家的长子和长女的行事,以此评价这个家的家风如何。

    如果长房的长子排行后面一些,大家会分一些心思给这个大家里面别房的嫡长兄。

    苏青芷一直觉得公平是相对而言,人,并不是生来就公平,而是后天努力来求得公平对待。

    然而天然的和后来进修得来的,还是有相对的不公平。

    苏青芷早已经明白,人,是从来没有白来的福报,都是有得行才会有所得。

    苏家如果还有家财累累,那长房一定能得七成家产。

    而苏家如今空空如也,如果久下了账,那长房一样是负担比下面弟弟们多。

    苏家兄弟这么多人,也只有苏镇磊把月俸全交到公中去。

    有时候,苏青芷会想,苏镇磊是真的心里对唐氏有深情?还是将就与现实,曲从与现实,而选择与唐氏继续走下云。

    苏青芷觉得男人做了那样的事情之后,那么他所谓的深情,只怕也是薄得如纸一样,只能轻掂着来,而不能用力去拿。

    唐氏的选择,是曲从现实最好的选择。她的心里面从来没有真正放下这个男人,而又不愿意再一次完全接受,那么只能将就下去。

    世上是有美好的姻缘,只看你能不能幸运的遇见。

    苏青芷愿意去相信苏镇磊夫妻是再一次重新出发,而不是旧人和好将就着过日子。

    如同她愿意去相信世间美好的事,还是比悲惨的事多,而苏青葙一定能得遇良缘。

    苏家提前来山寺定了位置,只是安瓮城里贵人太多,苏家只能在大厅里定下一处位置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端坐在偏角处,老夫人的风范端得正正好。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和三夫人围着她说话,苏青芷行进来,苏家老夫人眉头轻抬下,说:“小九,在这里安稳候着,可不要乱走。”

    她随手指了一个地方,恰巧是苏家四小姐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苏青芷听话的行了过去,她没有直接挨到四堂姐的身边,她的身边还站着她嫡亲的妹妹。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和三小姐皱眉头看一眼苏青芷,见到她的头发未乱面色红润气息未乱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冲着苏青芷招手说:“小九来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只有稍稍改道往她那边去,她走近后,苏家二小姐低声问:“是道儿背着你走来的?”

    苏青芷一脸诧异神情瞧着她,说:“我自已走上来的,这路,又不难走。”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的眼光往苏青芷的脚下一扫,她很是赞同的说:“芷儿不是娇柔的女子,她的确是自已走来的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的鞋子上面有明显留下给人踩过的小脚印子,而用脚底也不干净。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在外面还是很能端着大姐姐的风范,苏青芷冲着她佩服的笑了起来,说:“二姐姐,你太知道我了。”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面上有得意的神情,她笑着说:“你是我妹妹,我关心你,才会注意你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涨红一张脸的苏家三小姐,她很想提醒她,这还是在外面,虽说有一层薄薄的屏风可以稍稍遮挡一些东西,她也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了。

    苏青芷无心培养三堂姐在她面前想怎么来就怎么来的毛病,她就是瞧出她已经气得冒烟的情况睛,她也只当无视而过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她是妹妹,而且她一样是嫡女身份。平日里,两人井水不犯河水。在这外面,她也不能让人觉得她是天性懦弱无能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