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七十章 机会
    在迎新年前,苏家会照例举行一场宴会,请亲朋好友来聚一聚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吩咐下来,苏家老夫人甩手交给唐氏之后,她就不曾再伸手理过事。

    唐氏带着苏青葙好好的理了几天事务,母女两人才把宴会上的事情,大致事项准备妥当。

    苏青葙跟着唐氏理事之后,方明白唐氏这个当家人的为难之处。

    苏家公中没有多少银子,偏偏苏家老大人发话下来,一定要操办得热闹。

    唐氏是尽了所有的心思来安排各处,然而把应该打点的地方,也提前打点得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唐家这边早送话过来,那一日家里大大小小只来十人凑趣。

    而别的房,他们送上来的名单,他们家的亲朋大大小小却有将近二十至三十多人。

    唐氏当时瞧着名单就叹了两声说:“再过两年,各家的客人们会更加的多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从前苏家有如此的宴会,唐家的人,是来得是比较齐全。只是后来苏镇磊闹了那么一场之后,唐家就跟苏家不象从前那般的亲近熟不拘礼节了。

    唐氏转头瞧见一旁苏青葙,她的面上更加多了几分喜色,粱家这一次会来十多个人,也给他们大房添了好几分人气。

    她跟苏青葙说:“你和他已经定了亲事,遇见的时候,两人也要说一说话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脸红着点了点头,低声说:“母亲,我和他遇见的时候,我会与他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唐氏对长女是怎么瞧都觉得赏心悦目不已,她低声说:“过两年,你嫁了,我手里的事情多,就无人可以帮一帮我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瞧着唐氏的神色,她低声说:“母亲,那时芷儿大了,你吩咐她做一些事情吧。将来她定亲的时候,别人知道她跟母亲学过管家,名声也会响亮许多。”

    唐氏轻皱眉头,说:“就怕她是朽木不可雕刻,到时候,白担一个会管家的名声,然而误了两家的交情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瞧着唐氏的神色,她想一想说:“母亲,芷儿会算账,她的珠子盘得比我还要快。”

    不管苏青葙如何说,唐氏的心里总认定苏青芷就是一个天然的笨拙。

    苏青葙也怕越描越黑,只能在唐氏面色变得再坏之前,她不再提及有关苏青芷的事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想着总要寻机会,让母亲知道妹妹的好。

    苏青葙自然借这个机会请了交好的朋友,她的朋友们都处在定亲或定亲前时期。

    而苏丰道这一次也说了要请交好朋友来,唐氏还是有心想认识他的朋友,自然乐意给他好几次贴子,以示苏家的正式诚意。

    唐氏想着家里还有两个小的,她转头跟苏青葙说:“那一天,让芷儿过来东园,她反正喜欢跟君儿和荨儿一处玩耍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瞧着唐氏的神色,她只能缓缓的点头应承下来,只是她的心里有些不安,想着苏青芷的年纪小,这样的日子,正是好玩的日子。

    她笑着说:“母亲,等到表姐们来的时候,由着芷儿去陪一陪她们吧。君儿和荨儿这里,我到时候来守一会,正好借机会偷懒。”

    唐氏面对次女心里总是不喜,然而长女和长子两人却非常喜爱这个妹妹,她也不想让他们两人失望,有时候,只能顺一顺他们的心意。

    唐氏无可无不可的样子轻点头,提醒说:“你和道儿别太顾着她,我瞧着她是天生冷清的性子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完全是一脸震惊神情瞧着唐氏,而唐氏则因为她这样的打量,她立时醒悟过来她说了什么话。

    她轻轻叹气着跟苏青葙说:“她的性子象你的父亲,瞧着热情待人,其实骨子里冷淡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瞧着唐氏轻轻叹气说:“母亲,日后,你帮芷儿挑选一个性情温良的夫婿吧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低头眼里有失落的神情,父亲和母亲这般的待苏青芷,她在他们面前如何暖得起来。

    唐氏瞧着苏青葙的头顶,只觉得长女心肠太软和了一些,幸好粱家人不多,是非少。

    这一日,苏青葙去了芷园,她瞧着见到她就笑靥如花的苏青芷,她紧跟着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把唐氏的吩咐说过之后,跟她说:“天气这么冷,我觉得你在暖和的房里守着弟妹们,是一桩好差事,专门寻母亲为你要求来的。

    你如果想要跟亲戚们在一块多处一处,我去跟母亲再说一说,再派别的差事给你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笑着应承下来,说:“姐姐,这差事好啊,弟弟很是可爱,他会帮着我一块看护荨儿。

    只是那日会累着母亲和姐姐,你们要陪着客人们吹一些冷风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明亮的眼神,越发让苏青葙觉得没有跟她说实话,是一桩明智的决定。

    苏青葙又笑着跟苏青芷说了几桩小趣事,姐妹凑在一处笑了又笑。

    苏青芷悄悄问苏青葙:“姐姐,那一日,姐夫家里会来那些人?”

    苏青葙把来的人数跟她说了说,苏青芷很是感叹的说:“姐姐,听上去,姐夫家里面还是很重视姐姐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脸上有明显的喜色,粱家表现出来对她的重视,还是让她对这桩婚姻抱有极大希望。

    少女怀春的模样,大约就如现在的苏青葙,她美得如诗如画如仙,大约只有画仙来了,才能绘出神韵出来。

    苏青葙走了之后,两个大丫头和常顺都进来打听消息,听见苏青芷会在东园里看守弟妹,两个大丫头愣了愣,常顺是满脸的高兴神情。

    常顺笑着说:“好啊,在房里又不冷。”两个大丫头很快的反应过来,笑着说:“九小姐,这样的天气,在房里暖和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笑瞧着她们点头说:“家里那一天人来人往,我年纪又小,在外面帮不了什么,在房里,反而有事可以做。”

    她的心里如何不明白,让她照顾弟妹的事,是她母亲的决定。

    唐氏仿佛不太喜欢她面见外人一样,只不过她在苏家是嫡小姐,她是有许多机会面见到家里的客人们。

    苏青芷曾经仔细打量过自已的长相,她现在还不曾长开,满脸的稚气神情,可是瞧得出来,她生得不差,容貌上面,也不算是拾了父母的短处。

    苏家的婶婶们家里面亲戚们的孩子,还是有许多跟苏青芷年纪相近的人,大家年纪小,常有机会在一处,这几年也处出几分友情出来。

    苏青芷还是想见一见他们,过两年,男女界限更加的明显之后,他们大约就是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