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七十四章 事情多
    苏青芷带着苏丰君回去之后,恰巧苏青荨醒过来,她正在吵闹当中,瞧见兄姐进来之后,脸上还挂着泪滴,转瞬间便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青芷和苏丰君两人瞧着她,跟着一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青芷伸手接过她,轻轻帮她擦拭眼泪,笑着说:“荨儿,起来了,吃了吗?”

    她顺手试探摸了摸苏青荨的裤子,果然干爽。

    苏青荨的奶娘在一旁瞧见她的举止,她笑着说:“小小姐刚刚起来,一会到时点再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苏青荨现在已经会吃一些碎碎烂烂的食物,而奶娘的奶,好象也不太多了。

    唐氏对苏青荨的奶娘好象很相信,而这位奶娘也不是那种多话的人。

    苏丰君很喜欢妹妹,他一下子的心思,就完全关注到妹妹的身上。

    苏青芷庆幸她上面有兄姐,要不然,她要多妒忌她一颗心付出之后,只能收回到一点碎渣渣。

    苏青芷同样庆幸做了一个女人一生的梦,学会人生里要有释然的情怀。只是她现在年纪还小,还学不会放下两个字。

    苏青芷觉得记忆是一层叠着一层,叠着叠着就忘记先前的记忆,她渐渐的有些记不得那个梦,只记得她认识的字。

    苏青芷觉得人活着,就不能处处周全体贴,至少做不到别人眼里心里有你,自个的心里还是不能委曲了自已。

    会哭的孩子有奶吃。不会哭的孩子,也不能死咬紧牙齿硬挺着,那样容易损了腰骨。

    苏青芷心里觉得她大约天性里就有熊孩子的特性,只是一直寻不到合适机会发挥一二。

    她单手扶着下巴,瞧着那对相亲相爱的小兄妹,只觉得她在这里有些多余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她刚刚的话,只怕粱家的人,暂时也不会想看到她。

    中餐的时候,常顺的娘亲自带人送过来。

    她瞧着苏青芷一脸坦然的神色,只觉得她到底年纪小,还是一个不太知事的孩子。

    申时,苏丰道过来接苏青芷,打着的名号是要查看她的功课。

    苏丰君原本想要跟随的脚步,因此停了下来,只能一脸羡慕神情瞧着兄姐一块走。

    在路上,苏青芷瞧着明显安静下来的庭院,在偏处,她蹦跳着踩雪。

    这样的年纪,正是可以轻狂的时候,苏青芷觉得此前她活得太过紧绷,完全活成小老太太的模式。

    苏丰道见到她比平日里还要显得小活泼,他面上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苏青葙悄悄让人寻他,要他在长辈们送客的时机,赶紧去寻了苏青芷带到他的院子去。

    苏丰道的年纪不大,如今见到苏青芷表现得如此欢快,而且这个时节,这些地方又轻易不会来人,他也跟着跳来跳去。

    兄妹两人就这样行在偏处时跳脱行走,行在有人的道上,兄妹两人一脸端正的神情。

    苏丰道把苏青芷带进书房之后,两人把鞊子直接挨在火盘边上,一块缩着腿坐在榻位上。

    榻位上放置着一张被褥,苏丰道拉开来盖住两人的腿。

    苏丰道瞧着面色红润的苏青芷,低声说:“芷儿,日后,当着众人的面,你说话还是要注意一些,可不能那么直接的说别人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很是上道的点了头,说:“哥哥,你放心。那人要不是盯着未来姐夫的神情,就象是要直接上去啃一口的样子,我还不屑去说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苏丰道听苏青芷的话,他笑了起来,说:“粱家哥哥这样的人,岂是别人轻易就能上手的人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听苏丰道的话,她好笑起来,说:“哥哥,你就这么相信未来姐夫?”

    苏丰道见到苏青芷一脸好奇神情,他笑了起来,挨近她,悄悄说:“你不相信父亲,也应该相信母亲。

    大表哥跟我说得明白,粱家哥哥是难得的禀性端正的君子,而且他最烦别人看他的脸。那位表小姐生得不错,可是粱家哥哥一定瞧不上她。”

    对这样的事情,苏青芷觉得世上只有感情的事情最为玄幻,有时候,你想象不到的两个人,也许是最有缘的人。

    特别是粱启明和苏青葙两人初初定下亲事,只是互有好感的地步,都不到情窦初开的时期。

    这个时期有那么一个人,不管不顾的对粱启明,只怕他的心里多少会有波动。

    天下许多的事情,有时候都挡不了一个日久生情的事实。

    那位表小姐是占了天时天利,原本也有人和,只是她表现得太过露骨,给苏青芷把表皮就这样扯下来,人和,是暂时的失了。

    苏青芷说那话的时候,只是一时的意气。只是过后她细思起来,她觉得她做得对。

    粱家的人,就是不是有心要带人来打脸,他们也要记得教训,日后,不要随意把不相干的人,带到别人家做客。

    苏青芷轻轻叹息说:“姐姐值得有人待她好。粱家的事情好多,又有那明显少了心眼容易沾是非的长辈。

    日后,只怕姐姐嫁过去,她不惹事,粱家哥哥都易招是非。我只要想一想,都觉得哥哥要好好读书,日后,有本事了,才能能跟舅舅们一样能为姐姐出头。”

    苏丰道轻轻的笑了起来,苏青芷这个弯子转得极妙,他感叹的说:“妹妹啊,好在哥哥读书上面还行,我日后会继续好好的努力。

    万一你们将来在夫家受委曲,至少还有我们兄弟有本事,能帮着你们在夫家撑腰。”

    苏丰道瞧得很是明白,苏青葙和粱家的亲事,也是借了唐家的光。

    苏丰道小大人般的轻叹好几声,苏青芷听着他的叹息声音,笑了起来说:“哥哥,你年纪这么小,现在立志什么的,还能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不想他小小年纪就认为姐妹们,最后只能成为他的负担,她笑着说:“哥哥,我也能帮着分担许多事情,只要你说,我什么都能做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伸一伸她的小胳膊,她还是有几分力气,她从来不曾有志当一名娇小姐,她就是想当大力士,在力量上面也有着天然的弱点。

    苏丰道瞧着她伸出去的胳膊,他笑了起来,说:“行,日后,我回来,你要帮着我磨墨。还有我的书房,我不喜闲人进来,你常来,要记得把我整理干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