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七十五章 好意
    苏青芷原本以为这一日,最后还是会风波平息,就这样过去了。

    结果却不然,她和苏青葙苏丰道用过晚餐之后,还是被传到东园去面见父母。

    原来,申时送完客人归去的苏镇磊夫妻,坐在一处说话,说着说着就提到他们兄姐妹。

    苏镇磊在人前宽和温善的面容,在直接面对唐氏的时候,还是展现出明显的不快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面,对苏青葙与粱家的这一桩婚事,是抱有深深的期望。

    苏镇磊认为年轻的时候,出众的少年人,身边总会出现几个隐隐含情的小女子。

    唐氏心里对那时候的苏镇磊的认知,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如今她听苏镇磊在她面前这么一番话之后,她只觉得年少无知是多么害人的一桩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当年她知道苏镇磊对小女子们的心意,有着这样一番暗磋磋的欢喜心情,她还会选择这个人吗?

    只是光阴转眼过去十余年,她都有些不太记得自已年少时的性情和样子。

    苏镇磊瞧见到唐氏眼里闪过的惊诧神情,他轻叹着说:“玉儿,我看粱家小子是心稳的人。”

    唐氏自然看到粱启明的表现,那般的镇定扫一眼那个已经窘得无地自容的小女子,就把视线放在苏青葙的面上。

    唐氏瞧着苏镇磊面上骄矜的神情,对这个未来长女女婿,她只觉得是一半对一半,那个孩子的确处处表现杰出,他是需要一个贤达的妻子。

    唐氏不再是天真的人,粱家人相中苏青葙的原因,她多少能猜中几分。

    粱启明只要科考之后,一旦求得官职,为了他仕途的平顺,只怕也会选择外放那一条道。

    苏青葙的独立大方周全性子,恰巧是当家主妇必需的品性。

    唐氏苦笑起来说:“我想把女儿嫁到近处,如今瞧着粱家的打算,只怕是日后会在远处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沉默下来,他不认为粱家有这样的打算有什么不好,只是他的心里还是舍不得长女。

    苏镇磊想起苏青芷今天的冒失冲动话语,他黑着脸跟唐氏说:“把三个大的传来说话吧,他们年纪不小了,你可不能再如往日那样只是轻敲就放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唐氏瞧着苏镇磊面上的神情,如今在人前还是人后,她一般都不会对苏镇磊的话做出不同的反应。

    她冲着常顺娘轻轻点头说:“让人去少爷处,传他们三人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常顺娘很快的让人去传话,她出房间之后,就不曾再进房内。

    常顺娘跟在唐氏身边的日子,足以让她瞧得明白,男女主子的感情不如外人看着那般的深,他们只是互相有顾忌的在一处继续生活着。

    苏青葙带着弟妹来得不快,大雪的天气,路上泥泞重,他们只能慢慢的行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大雪的夜晚,他们还是遇见那么有心的两三人,只不过他们三人相当乖顺当作没有看见的别过头去。

    苏青葙紧握着苏青芷的手,她知道妹妹一向不是多话的人,她今天那样做,完全是因为她的原故。

    苏丰道的心里没有那么多的想法,他原本就准备送着姐姐和妹妹回去,如今只不过是从父母处绕一绕路而已。

    苏镇磊和唐氏瞧着进来的三个儿女,苏青葙眼里的担心,苏丰道面上的镇定,苏青芷面上的淡泊神色,夫妻两人互相交换一下神情。

    苏镇磊冷下脸,冲着苏青芷道:“小九,跪下。”跟他们进来的常顺娘,赶紧把一个垫子放在主位前面。

    苏青芷跪在垫子上面,她微微低头掩饰眼里的无奈神情,这时代的长辈,有时只要心里不欢悦,就会叫孩子跪在他们面前说话。

    而她不知在苏镇磊和唐氏的面前跪过多少次,如今再跪下来,从最初的心里不接受,到现在已经能够顺从接受下来。

    苏青芷想着,她将来有孩子,一定不会随随便便让儿女的腿这般软和。

    苏青葙和苏丰道交换一下眼神,姐弟两人心里有数,在这样的时候,他们只能沉默以对。

    “你知错吗?小九?”苏镇磊问。

    苏青芷一脸不解神情,赶紧抬眼望一望他,又很快的低头说:“父亲,我做错了什么?“

    苏镇磊这样的人,是最恨儿女们明知故犯。

    苏镇磊见到苏青芷到现在还没有认识到自已的错误,他的眼光落在长子长女的面上。

    唐氏在一旁提醒说:“葙儿在晚餐时方回去,道儿年纪还小,那里知道事情严重性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怒冲着唐氏说:“我瞧着她还是一脸不知事的样子,这样下去如何行?如今小九不用去学堂,夫人就把她带在身边管教几日吧。”

    唐氏轻轻皱眉头说:“不是不可以,只是年下里,家里的事务太多,我就是带着她,只怕也是用不上力。

    大爷,你看那一日,你休沐的时候,好好的教导她一番如何做人做事吧。”

    在唐氏的心里面,苏青芷就是那一根朽木,苏镇磊这个做父亲的人,难得的有这番心思,她是一定会竭力去成全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他们夫妻两人都有些抵触这个女儿在面前晃荡,然而有些事情,他们做父母的人,既然已经知道,就不能不训导她。

    苏青葙咬了咬下嘴唇,她想要说话的时候,却见唐氏警告性的瞪着她。

    苏丰道听出父母在互相推诿着管教责任,他再瞧一瞧跪在地上的妹妹,他低声说:“父亲,母亲,外面的雪越发的大了起来,一会,路会更加的滑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瞪眼瞧着长子说:“道儿,你的规矩呢?”

    苏丰道默然的候立着,等一会后,他抬眼见到父母还是用眼神互相推让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开口,说:“父亲,母亲,你和母亲今天都太过辛苦了,小九现在年纪还小,不如,日后再慢慢的教导她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瞧一眼唐氏,见到她是执意不肯把苏青芷带在身边管教之后。

    他黑着脸跟苏青芷说:“小九,你在学堂这些日子,学得就是如何让满满一堂人看你如何出风头吗?”

    苏青芷低头不语,苏青葙没有再去理会唐氏的警告眼神,她慢慢开口说:“父亲,小九年纪小,她只是看不过去,客人里面竟然有那样轻浮不守规矩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年纪小,才会冲动的跟人说了那样的提点话。父亲,等到过了年之后,她大了一岁,说话做事就会考虑的周全一些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日子闲着的时候,我会跟她说,日后别人家的人,她们喜欢丢脸,那就丢去吧。小九是太过好心了一些,只盼着粱家的人,这一次,能领会到她的好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