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七十六章 交待
    申时,粱家的人归家,他们给粱家老大人夫妻请安的时候,大家随口提了提苏家做客的事情。

    粱家老大人夫妻已经听粱家三夫人提过提前回来的原由,再听众人说了说当时的情况,他们也认为粱家三夫人是应该自觉提前回。

    粱家三夫人特意言明,她的侄女少年心性太重,在家中娇养长大,如今还是那不懂事的人,才会遇见容貌俊美的人,就那样多看人好几眼。

    粱家老大人一向对这些事情从来是听听而已,他不会当着儿媳妇的面,说任何评论话。

    粱家老夫人是相信了三儿媳妇的话,认为她的侄女的确是年纪太小,从前关在家中,又不曾出来见过世面,难免一时在人前失态,让人瞧了笑话。

    只是不管原因如何,粱家是不会容粱家三夫人的侄女不能再小住下去。

    粱家三夫人是不敢去瞧粱家老大人的神情,她委婉的解说之后,她瞧着粱家老夫人面上神情,她的心往下沉了沉。

    她主动跟粱家老夫人说:“母亲,如今到了年边上,想来她家里的事多,我会安排她早日归家。”

    粱家老夫人一脸欣慰神情瞧着她,她对儿子们内务事情,从来是不干涉,也一向认为儿媳妇们家门不高,可是个个识大体。

    粱家三夫人走后,粱家老夫人一脸欣慰神情跟粱家老大人说:“老爷,你瞧,虽说老三家的顾着娘家人,最后还是知道自个是苏家人。”

    粱家老大人听老夫人的话,他笑了起来,说:“我看你是信了老三娇媳妇的话。日后,万一我要走在你的前面,那时候,我会留下分家的条例,你就跟着老大家过日子吧。”

    粱家老夫人当下就脸沉下来,然而粱家老大人瞧着她的神色,在心里暗叹两声。

    粱家老大人瞧着她的神色,他想一想说:“老三媳妇娘家把那女子送过来小住,那家里人是存了心思,想借着我们家的人,为她图谋一份好的亲事。

    如今因为苏家小女子的直言,我们家的人,对她的亲事,也只能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那个小女子的心高,竟然相中了老二家的孩子。

    如今她要不把人打发走,只怕老二家的也容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粱家老大人觉得粱家三夫人只怕知道家里人的想法,哪怕她家里人没有说得明白,她心里也知道她娘家人是有心与粱家的人,来一个亲上加亲。

    可惜粱家到了孙辈,他们在亲事上面已经有了更多的选择,自然与父辈们不同,他们希望身边人除去容貌外,还要知文识理。

    而粱家三夫人的娘家侄女,容貌生得不错,瞧上去性情是温顺,可惜她不识字。

    粱家三夫人回到自已的院子,她的身上微微有些冒汗,她一向有事的时候,是不敢直面公公,总觉得老人家把她瞧得太过明白。

    她回到自已的院子,想一想,她说的话,她觉得公婆是没有反对她做出的决定,她的心里安稳许多。

    她去客院见了红着一双眼的侄女,在马车上,她还没有训导她,她已经抢先跟她道歉,然后后悔的哭了一路。

    粱家三夫人想着侄女的容貌和品性,她的心里又有些不落忍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的容貌生得不错,嫁给太普通的人,实在是有些委曲了她。

    然而如今不送她回去也不行,粱家三夫人叹气跟她说:“别哭了,你今天好好休息。明天,我派人送你回去。

    正好,也到了年边上,家里长辈们盼着你回家团圆,姑姑也不能再继续留你住下来。”

    表小姐呜咽不已的哭着说:“姑姑,这样回去,我爹娘会打死我的,会说我轻浮不守规矩。

    我明明只是多看了两眼,我没有象那小女子说的那样,厚着脸皮一眼又一眼的看男人,是那个小女子瞎说话。”

    粱家三夫人听她的话,瞧着她的神态,她略略的苦笑起来,她其实瞧得明白,自家侄女那时瞧人的眼神,是太过露骨了一些,是盯着人不放松。

    只是苏家那个女子的话,也一样的冒失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只是已经到了这种地步,粱家三夫人也不想跟侄女多说下去,她轻声说:“乖啊,等到有合适的机会,日后,你还是可以上门来走动。

    你爹爹上次跟我提了,家里是有心要为你寻一门好亲事。可你在姑姑这边,就是遇见合适的人,只怕也不好相看啊。你啊,还是早一些回去吧”

    在这个侄女来的时候,她一再提醒过她,粱家隔房的男子,一个个都生得不错,只是他们都已经定下亲事。

    这位侄女当时听明白她的意思,那张小脸绷得紧紧的跟她说:“姑姑,我们家的人,一向行得端正,我不会在这里给你丢人。”

    结果她是没有在粱家给她丢人,她直接把丢人的活,丢到粱家姻亲家里去了。

    粱家的人,在一处凑着又跟粱家老大人夫妻说了几句话,这才各自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粱家二房的人,回到自家的院子里,粱家二老爷夫妻苦笑着相对起来,都有些感叹早上不应该轻易就答应那个小女子同行的事情。

    粱启明瞧着父母的神情,他提醒说:“父亲,母亲,如果那人还要继续住下去,那我就去外祖家住几天回来。”

    粱家二老爷瞧着他,说:“你这般没有出息吗?你人定心静,还担心一个小女子缠上来吗?”

    粱启明苦笑起来,说:“我听苏家老大说,九小姐从来不是那种冲动说话的人,她要是说了那样的话,她说的一定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粱家二夫人听她的话,她很是吃惊的说:“我瞧着亲家母待她的神态也只是一般般,还以为她是特别不懂事的人。

    她的大堂兄在人前还这样的护着她,她那话还不冲动,难道要直接上前去动手打人,那才叫冲动吗?”

    粱家二老爷深深瞧一眼粱家二夫人,说:“我瞧着那孩子大约是姐妹情深,才会出声说话。”

    粱启明赶紧点头说:“苏家老二是这样的说,说大房的三个年纪大的孩子,感情特别深。”

    粱启明不是真正的书呆子,他自然是要寻机会,细细的了解苏家人的品性特点。

    粱家二老爷轻轻点头,他的儿子就不是那种会轻易给人迷了心眼的傻子。

    粱家二老爷瞧着粱家二夫人的纠结神情,他大手一挥说:“你先回去歇着,那事情,这两日,你三叔三婶就会给一个交待出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