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七十八章 暖
    雪,在挨近年边的时候,仿佛更加的狂放起来。

    常顺的娘,跟常顺说:“这是这一年里最后一场大雪,下过之后,就到新年了。”

    常顺把话说给苏青芷听,她的小脸上满满惋惜神色,说:“小姐,这一场雪过之后,很快,明年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她轻笑起来,她只不过觉得下雪的天气,外面不冷,想在外面多赏一赏雪景。

    大雪飘下来,把人世间所有面上的不美好,暂时就这样的掩饰过去。

    苏家的男人们,在这样的日子,却比往日要显得忙碌许多。

    苏青芷不是真正的孩子,她自然知道这样的大雪,对贫苦人家的伤害。

    她听常顺的话,笑着低声说:“听说,外面有些人家的房子,被大雪在夜里给雪压毁了,差点还伤了人。”

    常顺伸手捂嘴,说:“小姐,那小姐们问你天天在院子里做什么?我说小姐喜欢在院子里赏雪,我是不是说错了话?”

    苏青芷轻轻摇头说:“下雪得这样大,我不赏雪,我又能去那儿?下一次,家里小姐们再问你,你只管低头微微笑吧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如何不明白家里小女子们的心思,自从那一日她冒失冲动说话之后,大家都想能再捉一次她的话柄。

    苏青芷初初并没有想过堂姐妹们的心思,她的心里面,她们还是孩子。

    然而她后来明白,孩子们一样是有利牙齿,一样的能伤害同年纪的人。

    唐氏管家严明,苏青葙精明,苏丰道是长房长子,只有苏青芷这里是满满的漏子,谁都能来瞧几眼。

    可惜苏青芷从来不屑来跟小女子们斗心思,也没有想过,要在这个家里面,和她们来抢什么风头。

    苏青芷曾经想过苏家人不是太多,各房的关系瞧上去还挺融洽,也许有希望一家姐妹们,也许有希望相亲相爱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她很快的明白过来,如同长房一样,她有嫡亲的兄姐,待堂兄姐们自然是会淡下来。

    而如今的人,是赞成生得越多越有福气。

    苏家的夫人们,明显都是有福气的人,她们努力为苏家人口做贡献。

    每一房里,在苏青芷这一辈里都不少嫡亲兄弟姐妹。每个人的心,只有那么大,能够容纳的人,自然也不会太多。

    何况每个人的心里面,在大多数的时候,最关心的是自已和身边人。

    当然做了母亲之后许多的女子,或许最为重要的人是儿女。

    苏青芷在说过那句大实话之后,她也能想到家里姐妹们对她的心思,只怕会随着长辈们的态度,而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苏青芷早已经想得明白,她如今的身份,还不到处处要小心翼翼做人的地步。

    只要堂姐妹们不主动来招惹她,她都会与她们好好相处下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女子,在娘家的时候,姐妹们还能多来多往。

    可是等到嫁人之后,如果嫁到近处,大家有机会相会见面。

    如果嫁到远处,也许将来能再会的机会,只怕一只手都显得次数多。

    她在林家族学听人闲话里提及过,家里面嫁到外地的姑奶奶们,嫁了之后,十有八九是难得回娘家一趟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里面,成亲之后的女人,一般是不会选择出离夫家,一般情况下,就是生是夫家的人,死也是夫家坟里的人。

    如唐氏那样在夫家跟夫婿处不来,在娘家的支持下,还能有一条和离的路,那也是唐家风气正,而且是极其疼爱女儿的表现。

    一般的人家,女儿除非在夫家给逼得要没有命了,娘家的人,才会去跟夫家争一争。这还是娘家的兄弟撑得起来,要不然,只怕娘家兄弟只能由着姐妹在夫家辛苦度日。

    苏青芷越是听的事情多,她的心里越发悲凉不已。

    她想象的日子,此生或许是不能拥有。

    她想得非常明白,苏家是没有嫁不出的女子。

    常顺抬眼瞧着苏青芷的神色,她总觉得小姐这一会大约在伤心,然而她的面上又有笑容。

    雪,好大,苏青芷想着远远的南方,这个时候,大约最多只有冷雨飘飘。

    相对冷雨,苏青芷还是喜欢北方的大雪。

    雪,下得多么的痛快。苏家老夫人已经吩咐下来,不许家里的人去给她请安。

    唐氏自然如此吩咐下来,苏青芷给困在院子里多日

    她想着一个不到九岁的孩子,在这样的年纪,只有外面的风雪陪着,还是能够感受到深浓的寂寞。

    苏青芷伸手去接雪花,常顺跟着伸手去接雪花。

    两个大丫头在房里出来,她们跟着张开手去接雪花。

    她们每日里会去大厨房里领餐,然而困在芷园里的日子久了。

    守门妇人瞧见她们的神态,她低声说:“快,一个个别玩雪,女子可不能受冻。你们赶紧服侍小姐去泡温水,我用小炉去温辣汤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能感觉守门妇人的好意,她笑着说:“我不用人服侍,我那里浴室里有温水,我和常顺去泡一泡手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拉着常顺进了房,芷园没有那么的人,可是守门妇人很会管事,她从来不会让苏青芷浴室里炉火熄掉,炉上总是有一壶水温着。

    房外,守门妇人低声训斥两个大丫头,说:“你们年纪不小,那里能再受冻,将来还想不想平顺生子啊。”

    两个大丫头一脸羞愧神色,低声跟守门妇人道谢之后,两人匆忙奔进去。

    守门妇人轻摇头,她还要赶着煮暖身汤。

    芷园里,如今有事情,也只会是小事。

    东园里有事,则不会只是小事。

    苏镇磊这一日从外面黑着脸回来,唐氏在心里暗叹一声,她走过去原着松了外衣。

    苏镇磊的面色好看了一些,他低声跟唐氏说:“葙儿最近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唐氏眉头轻轻抬一抬,她轻声说:“天气这么冷,我让她在自已院子里待着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在主位上坐下来,他喝一杯热水之后,仿佛缓了过来,他的面色好看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低声说:“听说有人家为女儿相中了粱启明,而粱家态度表现得不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