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七十九章安心
    唐氏神色惊讶的瞧着他,过一会,说:“大爷,可是听错了别人话里意思 ? ”

    苏镇磊嘲讽的笑了起来,说:“我们苏家势弱,所以那人见我没有听懂的样子,他特意提点得更加明白。”

    唐氏气得涨红一张脸,她冷笑道:“是那家没脸没皮的人,这是要上手抢人了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瞧见唐氏气得伸手粗鲁的拍桌子,他的心里舒服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先时一直強忍着怒火,跟那人申明:“強扭的瓜不甜,这事情,我家和梁家共进退。”

    那人佷是良善跟唐镇磊说:“苏大爷,我们兄弟两一向交好。

    我是明知这事难为,想着侄女至少叫我一声大伯的份上,也盼着她得良缘。齐大非偶,侄女配梁家才子,才气上面,还是稍逊了太多。

    如今有机会各自安好,你们女家主动提出退亲,有面子,又能得到别人家感恩。

    那家人应承过,他们家的人,一定会为侄女再挑一门绝好的亲事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气极而笑道:“你这样能说会道,把烂泥地,说成繁华大道的人才,我也算认识你了。

    我们两家的亲事,由不得人,就这样二言三语给毁了。哼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把那人那事说给唐氏听,她皱眉头不己,说:“我让人,把这事说给梁家听一听,等梁家那边的动静吧。”

    唐氏心里面明白,那人说的人家,是有那样一个女子,只怕是有了劫亲的打算。

    唐氏把这事原由写下来,交由常顺娘说:“天气冷,坐马车去。看一看,舅夫人可有什么交侍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常顺娘把纸条珍重放好,她急急的走了。

    苏镇磊瞧着唐氏提醒说:“这时候去你娘家,会不会太晚了 ? ”

    唐氏涩涩的笑着说:“这些年,我对外面的事情,一向不太关注。如今遇事,也只能跟娘家人打听一二。”

    顾镇磊有心想说什么,他突然记起什么,他佷快闭嘴不言。

    唐氏有交好的朋友,后来,好象是他们夫妻情变的日子,她们的交情淡了,现在有来往,瞧着象是泛泛之交。

    唐氏没有心情去注意苏镇磊的神色,她只想着万一梁家那边有变故,她要如何来宽抚苏青葙。

    那家人,论条件门第都比苏家现状好。那个女子听说小有才女,一点都不弱于自家女儿。

    唐氏悠悠叹息一声,长女一天未正式成亲,这门亲事只怕是风波不断。

    苏镇磊到这时候反而心平静下来,他安抚唐氏说:“玉儿,儿孙自有儿孙福,是葙儿命定的姻缘,谁也抢不走。”

    这个道理,唐氏心里那有不明白的,只不过事情来了,她心里一样弊屈难受。

    她叹气说:“梁家那孩子样样都不错,只是太招人爱了一些。我先前不愿意这门亲事,就是因为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常顺娘回来的时候,她的神色轻松自在。

    苏镇磊和唐氏都不曾料到她会这么快回来,夫妻两人相视之后,只觉得安心下来了。

    常顺娘满脸欢容笑着说:“大夫人看过夫人的条子之后,她佷快的写了回话给夫人。”

    唐氏打开唐大夫人写的条子,她看完之后,佷快释怀笑着跟苏镇磊说:“大爷,大嫂说,梁家对那人家那女子无心。

    大嫂让我明日回一趟娘家,她跟我说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这一夜,东园,烛火熄得早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大雪纷飞,唐氏悄悄跟苏家老夫人透了消息,老人家让她早点去唐家,早点回来,她也能听一个放心消息。

    唐氏去了唐家,唐家老夫人见她,叹息道:“玉儿,你是当家的人,日后,也要常出来,去亲近人家转一转,听一听闲话,多少能听出一些东西出来。”

    唐氏羞得低头闷声说:“母亲,日后,我会多与亲戚朋友家来往。”

    唐家老夫人此前也委婉的开导她多次,只是唐氏那时节失意,她不喜别人看到她失落的一面。

    唐家老夫人见这一次劝动唐氏,她欢喜起来说:“孩子们也要出来多走动,大家会面次数多了,他们也能交到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唐氏缓一会点头:“母亲,两个大的,现在带他们去交好人家走动,我还是放心。

    只是芷儿那个不省心的,她还是不能把心思走野了。”

    唐家老夫人不高兴瞧着她说:“玉儿,芷儿一向不错。你们夫妻心眼偏了这么多年,可不能再偏下去。

    你的心里应该明白,当年那事与芷儿无关。”唐家老夫人瞧着唐氏脸色变幻,最终不忍心再说下去,她只轻悠叹一声。

    唐氏闷声辩解说:“母亲,我从来不曾亏待过她。算了,她年纪也不小了,有葙儿瞧着她,我也不担心她会犯大错。

    至于小错,她要是不犯一犯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反正熟悉的人家,都知道她的不讨喜。”

    唐家老夫人脸色暗沉下来,唐氏寻机会告辞去寻唐家夫人们说话。

    唐家老夫人悠悠叹声:“亲缘薄啊。”外面风雪声音太大,唐氏走得太快。

    唐家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正等着唐氏过来说话,迎她进房之后,互相关切问候过后,大家才一脸正色说话。

    唐氏仔细说了苏镇磊说的事,她一脸不解说:“听那人意思,此前两家人有心过,我们家象是占了别人的道 ? ”

    “哧,玉儿,那家人也只是面上行事大方光彩,暗地里行事,总是行小道,做些不能说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家人做的事,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。那家小女子偶尔见外男,就执意想纠缠上去。

    给人委婉拒绝之后,那一家人还齐心纠缠。只是梁家人从来沒有瞧上那家人,请人直接推拒之后,梁家单方面绝了两家来往。”

    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梁苏两家定下亲事,一般情况下,那人家都会为女儿另择一门好亲事。

    只是这家人怪异,竟然会卷土重来一样。唐家大夫人摇头说:“梁家如果有心,那就不会有苏家的事。

    玉儿,你只管安心为葙儿备嫁妆。葙儿总不能因这点小事就不出门,她的身边,再放两个忠心大力的丫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