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八十二章 放下
    一家人看上去团团圆圆团聚在一起,瞧上去,妻妾嫡庶儿女一家亲。

    然则苏青芷瞧着那低垂眉眼的妾室们,再瞧一瞧那些神态小心翼翼又暗含好奇不平的庶子女们,再见一眼那时不时瞅向自家男人的嫡妻小眼神。

    果然真相是不能听人说,只能现场目睹,才能多少发现一些本质。

    唐氏神情淡淡的瞧着三个妾室,她发现她竟然不妒忌了,她的心里有着一种释然的快乐。

    苏镇磊小心翼翼的瞧了瞧唐氏的神色,他见到她眼里神色平和,他的心,只觉得无着处可以去。

    苏青芷觉得年度大戏,都不如苏家现在这一场人生大戏来得精彩。

    只不过那些戏,是看别人的人生。而苏家这一出戏,则是悄悄的观察了与她有关联人的人生路。

    苏青葙轻拉一拉明显眼光盯在三个姨娘面上的苏青芷,她提醒说:“她们有什么好看?”

    苏青芷这时节,已经快快的看过叔叔们的妾室,她实在没有从她们当中寻到任何一个绝色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微微有些失望起来,纳妾为色,苏家的男人们纳妾,难道只是为了应付了事吗?

    她的眼光扫一扫老姨娘,那妇人瞧上去很是平和姿态,无小妾那种小心翼翼的神情。

    她的年纪已老,瞧上去,也不是年青的时候,只怕也不是什么美女人。

    难道苏家是一脉继承,男人们对妻子的美貌要求高,而对妾室们容貌则是随意则行。

    还是他们其实对妾室是有暗里有别的要求?

    苏青芷的眼光,实在忍不住,她细细瞧了瞧苏镇磊三个妾室的胸部腰部,也瞧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苏青芷是叹息着,她从来不是那种会识人的人,如今想学这样的本事,只怕还寻不到合适的人来教导一番。

    她回头跟苏青葙惋惜说:“我觉得婶婶们一个个都生得美,而那些女人则生得不美,为何叔叔们都能将就了事?”

    苏青葙的脸涨红起来,这样一个小女子,跟她来讨论这样的事情,这是什么好事情?

    她低声警告说:“芷儿,大人们的事情,你可休得胡说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一眼苏青葙眼里的紧张神情,她望一眼与她们相隔几步远的姐妹们。

    她悄悄说:“姐姐,你放心,我也只会跟你说一说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想来姐姐也不了解,只是我替婶婶们觉得委屈而已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瞧着苏青芷的神色,她轻摇头说:“你啊,就是爱多想事情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冲着苏青葙笑了起来,说:“姐姐,我瞧久了,觉得还是舅母们的日子好过许多,家里事情少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微微笑瞧着苏青芷,说:“等到年后,我跟母亲说,等到学堂里放假的时候,还是要由着道儿陪着你四处转一转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眼睛闪亮的瞧着苏青葙,过后她轻摇头说:“姐姐,算了吧。哥哥功课要紧,我啊,再过两年,我自个跟母亲去请示出门。”

    苏家的女子,在十岁之后,每月可以向父母请示之后,许两次出门机会。

    苏青葙如今已经定下亲事,而那位粱家少爷喜招人,为了安全的大事,唐氏是不会轻易许苏青葙出门。

    苏青芷如今不觉得粱启明生得特别美,只是那人有一种笑如春风的气质,特别的暖人。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苏青葙面上的神情,情窦初开的女子,有一种格外的娇美。

    苏家一家人团团圆圆用过餐之后,自然不能就这样散开去,大家还要欢欢喜喜一起守岁。

    各房的妾室乖顺的候在各位主母的身后,而主母们端坐着喝水品甜点。

    苏青芷坐在苏青葙的身边,做姐姐的挡着妹妹那时不时往长辈们那边瞧去的眼光。

    苏青芷其实已经没有兴趣瞧下去,她已经瞧见唐氏眼里的淡漠神情。

    原来一个女人最后释怀就是这般的神色,而唐氏如今还年青着,日后,漫长的日子,就要守着那样的人,就这般的过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眼光落到苏家老夫人的身上,苏青芷觉得果然有对比,就会有幸福的感觉。

    相对苏家老夫人儿孙满堂,还要面对苏家老大人在外面因公事惹来的麻烦,要面对他房里的那些旖旎的事情,她这般的风雨不惊,瞧着老姨娘的时候,她的眼神平平。

    或许是不爱吧,女人只有不爱男人,才会容得下男人这般的行事。

    苏青芷一直觉得苏家老夫人大约是从来不曾爱过苏家老大人,所以夫妻这么多年,他自在,而她舒服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有时候对苏家老大人是如同是待孩子一般的容让,由着他在内室里待妾室通房放肆。

    而唐氏如今则是一种大彻大悟之后的释怀,这样的日子,她难得冲着三个妾关心的问候起来。

    三个妾室一脸惶恐的神情,有心想向苏镇磊请示一番,她们的眼光刚刚望过去,就被他冷眼逼视瞪了回来。

    三个妾室怯怯的说,什么都好。

    也是什么都好,唐氏从来不曾真正的苛待过她们,让她们衣食继续无忧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供应全由苏镇磊付出,唐氏是不会如妯娌们一样,私下里还用嫁妆帮着夫婿养他房里妾室。

    唐氏的眼光顺着妾室们的眼光扫了扫苏镇磊,她瞧见他眼里的容忍神情,她冲着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苏镇磊越发的心情烦闷起来,只觉得唐氏距离他越发的远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夫妻和好之后,唐氏待他心里总是有几分介意,苏镇磊心里都明白,只是想着他们夫妻还有几十年在一处的光阴。

    时光,总能悄悄改变一些事情。可是苏镇磊没有想过,时光,也能让一个女人从有情变成无情,从妒忌愤恨变成如今的释怀放下。

    在这样热闹的晚上,第一次,唐氏真正觉得在苏家度日,对女子来说是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她珍惜这样的日子,所以瞧着给予这样日子的人,她的眼里多了几分感激神色。

    唐氏觉得她是糊涂了好几年,既然夫妻两已经没有了情意,那就同旁的夫妻一样,只当作伴一样的过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