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八十三章 安危
    夜深了,总算守到第二天的早上,各房的人,这才散开去。

    苏青葙直接把苏青芷扯到她的院子里去,两人梳洗过后,很快的睡熟过去。

    新年的日子,对孩子们来说,是非常的欢快,仿佛一眨眼间就把新年过完了。

    苏青葙在新年里,却难得的有些许的甜蜜。

    过年的时候,粱启明过来拜年,他们在庭院里单独说了说话,又悄悄约了外出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青芷瞧得出苏青葙的心动,她也瞧见粱启明待苏青葙的不同。

    苏青芷觉得婚姻里面,夫妻能够有情意,才是好的婚姻。

    粱启明和苏青葙有三年的时光,两人能够好好的培养感情。

    何况他们两人仿佛都处在情窦初开的年纪,两人之间那种想看又怕人看见的神情,让苏青芷心生向往不已。

    灯火节,有情人的节日。

    然而苏青葙这样的情况下,苏家的兄弟姐妹却不会让那两人单独出行。

    苏家各房之间,暗地里是有小折腾,可是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面,大家都是一致的认为,一定要严守在苏青葙的身边。

    夜色暗下来,苏家的孩子们出行,各房都做了妥帖的安排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年纪大了,在这样的时日,她是鼓励着儿子和儿媳妇们跟着一块去热闹。

    只是唐氏宁愿留在她身边跟她说一说话,也没有那个闲心去跟苏镇磊说话。

    唐氏想得明白,她儿女都有了,如今苏镇磊不再招惹别的人,她和他就好好的过日子。

    如果苏镇磊再次招惹了别的人,她和他一样好好的过日子,只是东园则要分出东西两处来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瞧着唐氏的神色,她虽说不曾对人动过情,可是如果她没有早早瞧出来苏家老大人对她无情,她也不能这么快就放下来。

    苏镇磊和唐氏之间的事情,苏家老夫人一直惋惜不已,明明是一对情投意合的好夫妻,偏偏被不相干的人破坏了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笑着跟唐氏说:“玉儿,你和磊儿去商量明年的事情。家里孩子们一天天的大了起来,有些事情,做长辈的人,要替他们先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唐氏笑瞧着苏家老夫人,她见到她执意要她走的时候,她也不能再留下来。

    苏镇磊在东园的院子里,他来回漫步了好几圈。

    天气很冷,他的心,一样很冷。

    唐氏行了过来,瞧见冻得脸色发白的苏镇磊,她皱眉头说:“大爷,世上纵有不如意的事,十之八九,也能慢慢来。

    天气冷,进去吧。”苏镇磊抢在她的前面进了房,他坐下来,问:“玉儿,如今你是不是不能忍受跟我单独处一室了?”

    唐氏一脸诧异神情瞧着他,说:“大爷,我们孩子都有五个,我还想和你再生一两个孩子。你心里怎么会有这种想法?

    只要你不变,我们两人在一处还要生活好几十年。日子这么长,我觉得我和你相伴日子长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瞧得出来,唐氏说得是心里话,他低垂头好一会后,他抬起头,却见唐氏手里正翻着画册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悠悠叹息好几声,他们初婚的几年,两人只要在一处,唐氏的眼里只有他,而不会有旁的杂事。

    唐氏被苏镇磊一眼又眼盯得抬起头,见到他眼里的神情,她举起手里的册子,笑着解释说:“葙儿的嫁妆,我要瞧一瞧店家给的样式。

    现在备起来,等到出嫁的日子,就不用急急的赶就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瞧着唐氏面上的神情,他突然说:“好快,仿佛没有几年的时间,我们的孩子都到婚嫁的年纪。”

    唐氏心有感触的瞧着他点头说:“过年的时候,母亲是这样说,今天你是这样说,其实年前,我也是这么说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好快,我还记得葙儿第一次走路的情形。”唐氏记得苏青葙每一个第一次,那时他们夫妻情热,正是恩爱情深的时候。

    苏镇磊自然记得那些日子,他的心里面,是待苏青葙这个女儿跟别的孩子不同。

    他笑着说:“葙儿自小生得好,人又聪明机灵。如今大了,我瞧着容貌越发的端丽起来,而性情也是特别的懂事大方处事周全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长女的情意都是一样的深又长,唐氏很是感叹的说:“粱家那个孩子生得好,这门亲事啊,我觉得不用急,缓缓来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则是不象唐氏有那么多的想法,他笑着说:“粱家那个孩子只怕是会厌了那些女子的眼光,我瞧着他待葙儿还是有情意。”

    唐氏轻叹一声,她自然瞧得出一对小儿女对彼此都生有情意。

    夫妻两人说着话,都有一种老友相会的感觉。

    苏镇磊瞧着唐氏面上的笑容,他的心里难受之后,又觉得如此也好,至少她的心里面还是有他。

    唐氏见到苏镇磊面上的笑容,她觉得两人有话可以说,相处的日子还是轻松。

    唐氏在这样的日子,也不想说扰了两人心情的话,她挑选一些孩子们的趣事说。

    两人不约而同的回避有关苏青芷的事情,只提长子长女小儿子小女儿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镇磊想一想如今外面的那些风声,他在家里面,其实只觉得与唐氏还是能说一说事情。

    他低声跟唐氏说:“老二想去外任,他跟我提过,只是父亲不许。”

    唐氏诧异的瞧着他,低声说:“为何父亲不许他出去外任?”

    苏镇磊的神色难辨起来,唐氏见到他不回答,对此也没有好奇心。

    好一会后,苏镇磊轻轻说:“父亲说,我们这一辈的兄弟能够守成就行,我们的资质有限,不如各自管好自已嫡亲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能直言的话,唐氏则不能就这般轻易认同下来。

    她略有些生气的说:“父亲,一向是严父,其实我觉得你们兄弟只是在官场运气不行,也许,去外地,运气能够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轻轻叹一声说:“你也想我去外任吗?”

    唐氏连忙摇头说:“大爷,你还是留在家里为好,我们一家日子过得不错。大爷,如果你实在有那番心思,当然,我也不会阻你的前程。”

    唐氏想着孩子们大了,苏镇磊在家里面,至少遇事的时候,她能寻到商量的人。

    苏镇磊瞧着唐氏面上的神情,他轻轻点头,又凑近过去跟她说:“父亲暗地里跟我透了意思,他老人家大约只愿意再干几年。”

    唐氏诧异的抬眼瞧向他,她一直认为苏家老大人是那种当官有瘾的人,所以对他的本职工作非常的尽心尽责,丝毫不顾及家人的安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