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八十四章 放手
    新年里,唐氏的好心情,让苏家人都能感知一二。

    只是苏镇磊在这个新年里面,反而整个人显得更加沉稳起来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最初是乐见苏镇磊的变化,她一直觉得他身为长子,却每每遇事,都有些沉不住心气。

    可是知儿莫若母,苏家老夫人觉得苏镇磊如今的情形,反而象极了她那年看破苏家老大人无情的反应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苏镇磊与唐氏夫妻和美如初,他又那来的情伤?

    只是她看见唐氏眉间少了这几年的暗郁神情,反而有一种通达的神色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苏家老夫人应该为长子的成熟而高兴,也应该为长子媳妇不再跟儿子介意那时荒唐,如今一心一意过日子而高兴。

    可是她经事多年之后,她的心里还是隐隐的酸涩不已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觉得对年青人之间的事情,她还能这么快有所感触,那她还不老,还能如唐氏所言,再活许多年。

    唐氏眉间没有了郁色,她的气质显得温雅大方明媚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一方面担忧着长子情伤,一方面,也认为他自作自受。

    苏镇磊夫妻带着孩子们去唐家拜年,唐家人一样感受到他们夫妻的变化。

    唐家人心喜唐氏总算看开了情关,他们自然乐见苏镇磊如今的成熟稳重。

    苏镇磊瞧着唐氏面上的笑意,还有那双眼眸里的明亮,如同他初见她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是唐氏如今眼里映照不进他的身影,而他的心里,却从来不曾真正的舍去过她。

    苏镇磊越发的沉默起来,苏家老夫人瞧着唐氏面上没有那份担忧的神情,她的心里担忧不已。

    她寻了一个机会,与苏家老大人商量起来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听她的话之后,他笑了起来说:“好。这才是真正经了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一年,老大那般易受一个丫头摆布,那个样子,实在是让人对他失望不已。

    唐氏那时候是太过伤心了,才没有快速出手收拾那个丫头,以至于留下一些麻烦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之间再有事情,夫妻两人也会懂得快速处置了麻烦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的心冷了冷,苏家老大人的心里面,果然最重要的是苏家。

    至于孩子们的心情,他心里一直不曾看重过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叹息着说:“老爷,一如从前一样,你总是分得清轻重。反而是我,总是想多少护着一些孩子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瞧着她,说:“慈母多败儿。这些年,你还没有瞧明白吗?儿子这一辈因为你的慈爱软心肠,无一人经受得住辛苦,也无一人能成气。

    反而孙子辈,因儿媳妇们不象你,孙子们反而会出比他们父亲更加优秀的人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瞧着苏家老大人的神色,她多少能感觉到苏家老大人对儿子们的失望心情。

    她低声说:“婆婆曾经跟我说,当年你奔前程的时候,她想着,你总算不会象公公那样为商人,为了生意,总是要在外奔波。

    婆婆跟我说,你为官好,我比她有福气,你会常陪着我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悠悠的笑了起来,再多的情意,也经不住多情人的磨砺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为官之后,是常能回家来,然而他回家来,苏家老大人也不是常伴在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瞧着苏家老夫人好一会,见到她再无话可说,他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曾经跟为母抱委曲的苏镇磊说,他们夫妻其实不是一路人,只不过他们之间有姻缘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认为他待苏家老夫人不薄情,她想要的儿女,他能给都给了。

    而感情的事情,苏家老大人觉得他对苏家老夫人是有夫妻之情,只是无法对她生出男女之间独有的情意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认为已经成亲的苏镇磊多少应该明白,这男女间的情意,如何来,如何去,从来是不由人。

    可惜那时年轻气盛的苏镇磊,他还不曾真正的经过情劫,他一心只为苏家老夫人觉得不平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瞧着苏家老大人远去的身影,如今他们夫妻是会常相见,然而每一次也不过是交谈几句话之后,两人就静默不语一会。

    几年以前,苏家老大人就已经不留宿在苏家老夫人处。他每日来苏家老夫人处,只不过是显示给儿孙们看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已经习惯了清静,她对苏家老大人的来来去去越发的坦然起来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的慈母心肠,是瞧不得苏镇磊眉间的失意。

    她招苏镇磊来说话,她细心的关切道:“磊儿,我瞧着你气色没有从前好,你可是有什么心事?”

    苏镇磊笑看苏家老夫人说:“母亲,如今我是事事平顺,那还有别的心事。

    母亲,你怎么瞧着孩儿,觉得我有心事啊?”

    苏镇磊笑瞧着苏家老夫人,他的心里面却有深深的感动,如今只有他的母亲,还会这样的关心他的心情变化。

    而唐氏早在几年前,她待他就淡了。从前她不曾放下过他,苏镇磊觉得他还有机会,他只不过犯了多数男人会犯的怜香惜玉的毛病。

    这世上许多的妇人,她们都能容身边人变心再变心,一心一意等着身边人回头。

    只要身边人肯回头,那妇人们便会千恩万谢的待身边人。

    苏镇磊苦笑不已,他遇见的却是少数类型的女人,而且是连表面都不肯装一下的女人。从前她放不下,如今却是放手痛快。

    “你和玉儿两人之间又出了什么事情?”苏家老夫人冲着苏镇磊直言。

    苏镇磊苦笑瞧着苏家老夫人说:“母亲,果然是什么也隐瞒不了母亲。

    我和她,我以为只要我好好待她,总有一天,我们能和从前一样相处得极为融洽。

    如今我知道了,错过,就是错过了。

    我还在原处,她已经走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玉儿是长情的女子。磊儿,你别是又受那个女子引诱,误会了玉儿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是见过唐氏待苏镇磊的深情,她觉得苏镇磊大约是又犯旧错了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的眉眼间都掀起愤然神色,只觉得还是要人去查一查苏镇磊身边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