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八十六章 踩
    雪停了,雨收,春天的树绿了,枝条上的花苞,随着春风轻轻摇曳。

    苏青芷踩着时刻进了学堂,她往课室走去的时候,越靠近,起能听见许多的琐碎悄悄话语声音。

    苏青芷很是惊讶的瞧着屋檐下候着的人,平时,她们可没有这般的闲,这个时间,只会聚在自家课室门前。

    而现在,她们都聚在苏青芷的课室门前,把门还给挡住。

    苏青芷直接挤进去,等到她挤到门前的时候,瞧着课室里的狼籍情形。

    她低声说:“这是被打劫过的现场吧?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她的身后响起忍俊不禁的笑声音,她转头瞧见唐家表姐那边的亲戚姐姐,她冲着她轻点头。

    她无声说:“进去,别说话。”苏青芷进去之后,第一眼就瞧见站在课室中间的林家姐妹四人,她们如同斗鸡一样的架式,正怒瞪着当中站着的两人。

    苏青芷瞧见自已的课桌,她行了过去,把凳子拉了出去,顺势坐在杨欢杏的身边,低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杨欢杏同样回她一脸不解的神情,她伸手扯一扯她身上穿着的衣裳。

    苏青芷秒懂的去瞧站在中间那两人身上的服饰,瞧上去,跟她们平时的衣着没有两样,一样的富丽堂皇成熟古板。

    这对堂姐妹一向在学堂里都是这样的装扮,大家都已经习惯看她们如此。

    林家姐妹偶尔会取笑她们一下,她们偶尔也会跟林家姐妹争一争衣裳的高贵大方之处。

    林家是清贵书香人家,这样的人家,书本最为贵,生活则是普通。

    林家姐妹的衣裳一向朴素大方,仔细打量起来,有时候,苏青芷穿得都要比她们衣裳质量好。

    林家姐妹四人平时大约是不曾这样同心出手过,她们面上头发上显得比那对姐妹要狼狈许多。

    那对姐妹衣裳稍稍乱了,头发也只是稍稍乱了。如今她们摆出的架子,还是那种防御别人还手的姿态。

    林家族学很快的来了人,外面围着的人,很快的散开去。

    唐家那位表姐姐临走的时候,还把期望的眼神,依依不舍的投向苏青芷。

    只是在学堂管理的林家老爷和夫子们的眼光下,苏青芷微微低垂了眉眼。

    林家老爷黑着脸进来了,苏青芷快快的瞧了瞧这位严肃的中年人,她发现那对姐妹面上竟然无惊惶的神色。

    夫子们浩浩荡荡的行了进来,已分别候在林家掌事老爷的身后。

    林家老爷四方步子行进中间点,他打量一下林家姐妹之后,又瞧一瞧那对姐妹,再瞧一瞧桌椅乱放的课室。

    他黑着脸说:“各就各位,别让我小瞧了你们。一个个在学堂里这么多时日,读书识字,没有习得知书达理,反面练习了如何过招?

    而你们旁人,不会出手劝阻,反而一个个在一旁瞧热闹吗?”

    学子们早在他们进来的时候,大家全体起立,如今听着他的训话,大家沉默。

    林家掌事老爷带着犯事的六人走了,夫子们在后头轻摇头不已。

    苏青芷和同学们赶紧把课室清理一番,顺带大家交换一下见闻。

    苏青芷来得最晚,她只能做一个好的听众。

    其实事情起源于小小事情,平时这样的事情,那对姐妹通常是当作没有听见一样放过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则不同,她们冲着林家姐妹发作起来,而且是一发不可收拾那种得理不饶人的嚣张姿态。

    别说林家姐妹当时给震惊了好一会,就是先到的同学,都跟着一时来不及作出正确的反应。

    有人小小声音劝这对姐妹,不如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,免得一会夫子来了,还要训导人。

    这对姐妹的反应则和往常不同,她们没有选择息事宁人的做法,反而跟劝和的人说:“我们是在林家学堂读书,每一次,只要与她们起小小争执,都是我们来退让了林家人。

    可是事后,大家心里难道就那样的的乐意不管有错没有错,都是我们的错吗?”

    好心的人,这时候不敢再做好心人。

    苏青芷在心里叹息一声,这对姐妹只怕跟林家姐妹冲突的时候,心里面就不怕不能在林家族学读书的事情。

    杨欢杏低声说:“她们难道不想在这里读书了吗?”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,一般情况下,只要想在林家族学读书,就轻易不会去得罪林家人。

    何况跟苏青芷同学的林家姐妹四人,她们是有些小嚣张,却不是那种执意要把人踩脚底的性子。

    她们反而有时候,象是通过这样的作法,来表现出她们跟同学们无拘束的亲近。

    苏青芷低声问杨欢杏:“怎么后来会打起来的?”

    只是一般的小争吵,也不到动手动脚的地步啊?

    杨欢杏拉着苏青芷在一旁,低声说:“好象林家的人,先提了谁的母亲,然后她们又提了林家的长辈不是之处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这么来回两句话,我隔得远,又跟人在说话,我还没有听清楚,也没有反应过来,转过头来,就见到她们六人就扑成一团。”

    杨欢杏悄悄说,听人说,那话其实也没有太过恶劣,平时大家最多是互相瞪眼警告一番。

    而今天那对姐妹有些象是故意挑衅一样,她们故意提了林家虽说是读书人家,这几年下来,科考上面还不如旁人家的人有出息。

    苏青芷听后轻轻叹息一声,果然是那只脚痛,就容易被人一踩再踩。

    这几年,林家的学子参加科考,总是运气不那么的好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两位才学不错的林家学子,总是在临考前,会遇到这样那样影响到科考的事故。

    而那些才学一般般的林家学子,他们是顺顺利利的参考,可是最后也只落得一个陪考。

    连着好几年,苏青芷默默数一数,好象有十余年,林家在科考上面,就没有人考中进士。

    而林家族学里,在这十余年里,每三年科考时,都要送上五六个旁姓的进士人才,贡献给朝堂做后备官员任用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样的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原故,安瓮城里的人,喜欢把自家的孩子们,赶在科考前,送到林家族学来渡一渡,就图他们沾了林家族学的考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