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八十八章 存在
    申时,一身游侠装扮的林望舒从外面行进家门。

    他刚时侧院门,就见到守门相熟小厮的眼睛,就如同抽筋一样跟他眨不停。

    他的放缓了脚步,有心要跟小厮说上两句话,却见他面上露出明显紧张神情。

    林望舒立时端正面色,大步往内里走去。

    他刚走几步,就见到他的嫡亲长兄林望从从侧门树后闪出来,他一脸正色瞧着他。

    林望舒一脸嬉皮笑脸的迎上前去,很是亲热的挽住他手,叫道:“大哥,你和我,这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。”

    林望从一向待这个最小的弟弟,都是有些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他明明是聪明的人,偏偏从来不去做聪明人应该去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冷着脸瞧着他,警告说:“祖父召唤大家去祠堂里听训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立时神情惊讶的望着林望从说:“大哥,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林望从瞅着他这般快反应过来,他的心里实际上是欣慰不已。

    他低声说:“你赶紧回去,把你身上的衣裳换掉。”

    林家祖父轻易不发脾气,他只要发脾气,必要招儿孙们齐齐进祠堂训话。

    林望舒得到林望从的提醒,他抄小路往自已的院子,一路小跑去。

    等到他跑进自已的小院子,他身边小厮小喜儿脸上顿时没有了急色。

    他跟着林望舒进了房内,他早已为他备好要换的衣裳。

    他的嘴里叨叨说:“主子爷,今天八房和十七房的小姐们在学堂跟人打架,还打输了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把他要瞎帮忙的手直接拍打开去,低声说:“可打听是因为何事?”

    小喜儿轻摇头,很有些不解的说:“我听明哥儿说,好象就是因为衣裳的事情,小姐们互相斗艳,然后就一言不和,大家就动上了手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听着他的话,他一脸嫌弃神情跟他说:“小明子比你还要笨,你要信他的话,他就直接能把你带进深沟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小喜儿颇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问:“主子爷,现在要给你先上点心吗?”

    林望舒伸手拍打一记,说:“小喜儿,你瞧一瞧外面的情形,现在是能上很快空心的时候吗?

    如果不是瞧着你待我忠心耿耿,象你这般笨的人,早就给我换成机灵的人。”

    小喜儿已经听多了林望舒类似的警告话,他笑着说:“主子爷,这家里有太多比小喜儿机灵的人,可待主子爷一心一意的人,现在只有小喜儿一人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听着小喜儿自吹自擂的话,笑着说:“是,他们一个个都没有脸大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想起进来时,院子里的清静,他很是诧异的问:“我们院子里旁的人,全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林望舒的院子里,大小丫头有六人,小厮一样有六人。

    小喜儿瞧着林望舒的神色,低声说:“四个小丫头安排去厨房,两个丫头姐姐,我说主子爷出门前吩咐过,说她们针线活不行,还是赶紧去跟夫人身边的婶婶们好好的学一学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低头道歉说:“对不起,我代主子做了主张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整一整衣裳,又拉一拉领子,说:“那两人又什么事惹了你?”

    小喜儿抬眼瞧着他,很是不服气的跟他说:“主子爷,她们前两日在夫人面前告我状,说我们做小厮的人,总是纵容主子爷外出,总是换着法子,哄主子爷不要用心在功课上面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眉头轻扬之后,他笑起来说:“她们在这里做不长,你何必跟她们斗这闷气。就由着她们去吧,反正过不了多久,她们就要换地方。”

    小喜儿瞧着林望舒面上不在意的神情,他在心里暗喜不已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面自然明白,两个大丫头凭仗着她们是夫人安排过来的人,想着主子爷这年纪一天天的大起来,就起了心思想要爬床。

    哼,她们两人也不瞧一瞧她们的姿色,有那一点配得上主子爷。

    小喜儿对林望舒有一种盲目的崇拜,他的心里面,林望舒其实是什么都懂,他只是不屑跟人去争一些小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功课的事情,林望舒跟他说过,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。

    他天天在外面与人相处,其实就是按书中所言的去体会深读功课。

    小喜儿自小在林家长大,他瞧着林家的少爷们读书容易,可是考学却没有那么的容易。

    反而是林望舒每一次考试,他都是平平顺顺过关,成绩自然也是可以瞧得过去,一般都是中上的排名。

    小喜儿听说过林家大房的二爷,那是一个读书厉害之人,可是他没有考运啊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平顺考了举人,临到参加科考的时候,连着三次,都各有各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听说第一次是在考前三天,他就是开了那么一会窗子,结果吹得病得起了不床。

    而第二次林二爷是防了又防,结果因为把窗子关得太过严实,把他闷坏了,在临考前一天,他病得起不了床。

    第三次,更加让人想不明白,他好好的走一个路,也能把脚给折了去。

    他原本还想参加第四次科考,可是大房的大老爷夫妻已经不敢让他去参考,觉得他大约就是这种命,还是不要拿命去拼。

    林望舒待小厮们一向宽和,小喜儿又是自小跟随着他的人,他待他,自然更加的宽和。

    何况小喜儿为人处事讨喜,在林家里,他总有交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遇事的时候,他总能想法子,去给他传递消息。

    虽说有时也会把消息传歪过去,可是林望舒还是能体念他一心一意为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林望舒一身整齐往房外走,刚要走出院子,就见到那两个丫头扭着腰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小喜儿在他的身后,低声说:“这么扭,就不担心把腰扭折了去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回头瞧他一眼,带着他,视若无睹从候在路边正行礼的两个大丫头面前过。

    林望舒带着小喜儿行了几步远之后,他低声说:“这一阵子,就由着她们去折腾。你要相信夫人一向是智慧行事,绝对容不了我的身边有小人存在。”

    小喜儿听了林望舒的话,他欢喜的连连点头,说:“主子爷,其实我心里明白,她们这样的人,是留不长。只是我就是瞧不顺,她们小人得志的样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