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九十章 咬牙
    苏家老太爷年后一病,难得的休了一月之久。

    这一月里,安瓮城里是不是风波不断,苏青芷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所知道的事情,是那一日之后,那对姐妹退学了,而林家姐妹四人给家里禁足了,暂时不来学堂上课。

    有关林家的事情,她听了一些,听说当日林家老太爷就开了祠堂训导儿孙。

    苏青芷把听来的消息说给苏青葙和苏丰道听,苏丰道笑着说:“我听说过,林家的家规严谨,林家人多事杂,可是内宅里,还是要干净一些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是满满的惊讶神情瞧着苏丰道,这才多大的人,竟然关心起别人家的内宅来。

    苏丰道瞧着苏青芷的眼色,他直接冲着她发作说:“大男人立世,首要修身齐家。

    这对内宅事务一窍不通,将来容易受蠢女人给蒙混事情的直相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了解赞赏的瞧着他,说:“道儿,你做得对,日后,你一定不能被那些故作惜弱的女子所哄骗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他们姐弟的神情,在苏镇磊和唐氏情变里面,这一对姐弟一样是感受深沉。

    成长,有时就是来自一次又一次的挫折。

    苏青葙和苏丰道的早熟,何偿不是如此,他们因父母之间的事情,而早早领略到人世间那种说不出的凉意。

    一个在夫家,没有夫婿出面仗倚的妇人,仅仅靠着公公婆婆的支持,一样的艰难。

    苏青芷从来不会同情苏镇磊如今的失落,他不是好的夫婿,也不是一个好的父亲。

    唐氏在失意的时候,还是懂得去尽了母亲的责任。

    而苏镇磊则是撒手不管任何事情,他如今表明器重长子长女,在那时候,他一样是放手不管。

    相比苏青葙和苏丰道的暗伤,苏青芷是明伤在面上,她觉得她比兄姐来得幸运。

    苏镇磊待她平淡,她一样平平待尊敬着他。

    而苏青葙和苏丰道则不能同她这样表现出来,毕竟苏镇磊待了他们还是表现出来强烈的父子父女情意,他们总要回报相同的孝顺。

    苏丰道常在外面,而且年轻男子在这个年纪最为热血冲动,最喜家事国事都一一上心。

    苏丰道低声说:“听说皇上前一阵子生病了,才连着休了两次朝会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多少因为苏家老大人的事情,还是了解了一些朝会的事情。

    皇上是不需要天天朝会大臣,而是一周两次大朝会,平时,则是有事时,则是通过内臣直接通报。

    苏青葙听着苏丰道的话,她低声说:“你们两人在学堂里,别跟人讨论皇家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苏丰道和苏青芷点头应承下来,这个年代,家事都不能随意在外讨论,更加别说是国事。

    苏青芷默默的盘算了当今皇上登位日子,好象有三十多年,她的心里暗自惊了惊。

    她又想到苏家老大人近来借病休假的事情,如他这样的官员,在这样的时期,只怕是每一步都要想了又想。

    苏青芷暗自叹息不已,祖父祖母儿孙众多,瞧上去,他们夫妻是一样视之。

    可是瞧得清楚一些,苏家老大人还是有所偏重,而苏家老夫人自然是要偏爱她所生的儿孙。

    苏家,如今苏镇磊是撑不了大事,他现在奋起,也只不过是守成而已。

    而旁的人,苏青芷就是不会识人,也从唐家人的反应里面,能感觉到叔叔们大约也只是自何的人。

    唐家是对唐氏下一辈抱有希望,所有才会鼓励劝慰唐氏和苏镇磊和好,鼓励她再多生下孩子来,优中选优,总是能在娘家人的帮衬下,把外甥们拉扯着成才,免除唐氏晚年之忧。

    因苏家老大人生病了,唐家的人,还前来看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当中唐家大夫人和唐氏又私下里说了说话,两人从房里出来后,面上都有轻松的笑容。

    而苏镇磊阴沉了好些日子的脸,过了几天之后,面上总算有几分阳光出现。

    苏镇磊和唐氏再一次过了一道坎,夫妻关系进入新的台阶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生病,粱家人来过,粱启明还接连着来过两三次,苏青葙每一次都见了人。

    苏家的人,对粱启明这个未来女婿,因他的行事,都对他抱有好感。

    苏青芷次次都陪伴着苏青葙见了粱启明,只是每一次在他们两人说话的时候,她都特意站在避风处,免得无意当中听见了什么。

    小儿女之间的对话,那种趣味,大约只有当事人能够体会。

    而旁听人,最多觉得这样无趣客套的对话,大约只有两人觉得回味无穷,那也是因为内中情意,他们自知。

    有苏青芷的陪伴,苏青葙和粱启明难得的独处时光,才会不受干扰。

    经过苏青芷那种一眼又一眼看的话之后,苏家的堂姐妹就是出于好奇心,想来瞧一瞧未来的大堂姐夫,只要瞧见风口处立着的苏青芷,她们一个个都自动转弯行路。

    苏青芷是一句话成了亲朋之间的名人,而在小女子们当中,大家都认为还是不要随意轻惹她。

    粱启明对苏青芷这个不多事的姨妹,反而觉得赞赏不已,他是喜欢苏青葙这种性情的女子,可是如果有那样一个妹妹,他觉得是一件幸事。

    苏青葙和粱启明的对话,由先前互相问好,渐渐的提及家人,自然避不了苏青芷这个妹妹。

    苏青葙很是诚恳的跟粱启明说:“我大妹妹为人憨厚老实,她平时胆子特别小,是那种风雨大一些,她都要先惊一惊的人,她就是行路,一般也不会跟人抢路,只会往静处走。”

    粱启明立时觉得苏青葙护短护得也太过厉害,在那么多人的场合,能直接说那样话的小女子,本性里怎么会胆小如鼠?

    然而苏青葙的认知里面,她的妹妹就是那种需要她伸开双手护持的人。

    果然真正的亲人眼里,只看得到美化过后的真实。

    粱启明笑而不语,他和她难得相见一次,有些事情,时日长了,大家再来坦诚相待。

    他笑着提了提家里的人,也特意提了他双亲的一些爱好,又问了问长房各人的喜好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有心的人,自然相处起来越发的融洽,到了最后要分开的时候,还是粱启明咬牙提出来要告辞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