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九十四章逗
    苏家的妯娌们把话题总算绕了回来,她们一脸心甘情愿为女儿未来驱使的神情,让唐氏心有同感。

    然而这样的事情,最终还是要苏家老夫人首肯,唐氏表明是乐见苏家小女子们个个能在娘家习得一身理家的好本事。

    主院的庭院里,苏家老夫人在树荫处,正听着苏家二小姐和三小姐两人念着戏文,她一脸享受的神情。

    她见到儿媳妇们团团圆圆的行了过来,她笑着示意下人们赶紧搬凳子,又吩咐给冰盘里再添冰。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和苏家三小姐放下手里的书册子,她们立在苏家老夫人的身手,拿着绣花扇子轻轻的冲着苏家老夫人摇啊摇。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和三夫人交换一下眼神,两人的眼里都有喜意,只觉得自家女儿太太孝顺懂事。

    唐氏瞅一眼妯娌们的神色,她笑着跟苏家老夫人说:“母亲,下一次,小二和小三念戏本子的时候,我也要跟着来凑听一下。

    我进来的时候,只觉得她们念得好,到底是在学堂里念书用过心思的人。”

    言者无心,听者有心。苏家二夫人和三夫人赶紧交换一下眼神,苏家二夫人笑着说:“大嫂,以前就是见到小二在学堂里,还是学了知书达理,才由着她上半年又去了学堂。

    她现在年纪大了,下半年,还是要留在家里静一静心思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笑着在一旁说:“我家小三在学堂里学得认字懂礼节就行,下半年,她也不去学堂了。她年纪大了,还要请伯母和婶婶们帮着瞧一瞧,有合适的人,就帮我家小三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唐氏在一旁微微笑了起来,这对妯娌通常因为女儿会合作,也会因为女儿暗地里起争执。

    两个小女子的亲事一天没有定下来,这种明争暗斗的情形,只怕是少不了。

    唐氏低声跟苏家老夫人说了妯娌们为女儿的心思,苏家老夫人稍微沉吟了片刻。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和三小姐眼里都有狂喜的神情,她们瞧得清楚,唐氏并没有反对她们学管家理事的意思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瞧着唐氏,她一脸慎重神情说:“先由着箱儿管上几月厨房的事情,等到葙儿把事理顺了,再由着她们姐妹轮流着来。

    老大家的,你的心意是好的,只是孩子们到底没有经验,先由她们的母亲在自已内宅里调理几月吧。”

    唐氏明白苏家老夫人的意思,她是怕孩子们接手之后,苏家内宅事务会混乱,影响家里的清静。

    她笑着说:“那我听母亲的意思。母亲,葙儿刚刚接手,我觉得给她三个月,她也差不多理顺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孩子们接手葙儿的事情,就在三个月后。我的意思,就按年纪大小来排,每人三月为一期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觉得唐氏的安排还是比较合理,她轻轻点说:“行,就这样来。这几年,人人都排得到。只是老大家的,你要在一旁盯着孩子们行事,有错,你就要提醒,别怕得罪了人。”

    唐氏微微笑了起来,她轻轻点了点头,她肯定是不会由着家里女子瞎胡闹,趁乱换了她得用的人。

    她笑着说:“她们如果要处置谁,没有我和母亲的许可,那是绝对不许她们胡闹。”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和苏家三小姐神色暗了暗,转而又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只要有机会,她们总能收拾几个看不顺眼的人。

    苏青葙听到常顺娘传来的消息,她笑了起来,说:“好。我这三个月会把帐目清楚的交下去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苏青葙的神情,见到她反而有松一口气的表现,她低声说:“姐姐,二姐和三姐的性子,可不是那样平顺的人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笑了起来,说:“母亲管家理事一向是和风细雨的方式,家里有的下人,仗着是跟过祖母的人,总是在行事上面有些不注意。

    原本我想着我管厨房时日久了,总会与她们对上,不出手对付她们当中最爱出头的人,都会有些对不住她们。

    如今好了,我只管三个月厨房的事务,她们在这三个月里,不管如何都要忍住。如果实在忍不住,我也不介意,借她们练一练手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苏青葙笑了起来,说:“姐姐,你可比母亲占了优势,你是祖母的嫡亲长孙女,那些人就是想要跳一跳,也要看得准情形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笑着轻拍一拍苏青芷的头,说:“我的妹妹果然不是朽木,看得明白内里的不同。母亲不好清理的人,放到我的手里来,就会容易许多。

    如今换成小二和小三她们,只怕我容得了她们多时,小二能稍稍容一容,小三则是无法多容一容。

    就看那几个老不懂事的人,最终撞到谁的手里去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苏青葙笑了起来,她跟在苏青芷的身边几日,瞧着那几人待她们姐妹也只是面上尊重,背地里却嘀咕不知多少事情。

    苏青芷很是惋惜的跟苏青葙说:“姐姐,我那院子好不容易热闹了几天,这样大消息一传出去,又要淡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笑瞧着她,说:“那样来往的人,多了,还不如没有。淡下去好。你那院子这样热闹,时日久了,只怕就会有麻烦沾上来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轻轻点头,她低声跟苏青葙说:“就这几天,我院子里两个大丫头都有好几人打听过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瞧着苏青芷的神色,提醒她说:“你年纪少,可别掺和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你瞧,母亲平日里,都不管下面人的喜事。

    母亲,这样的事情,讲究两厢情愿,由着他们自已去调整。

    做主子的人,管得了下面人活得好,管不了他们房里事情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轻轻点头,她在学堂里听多了,做主子的人,如何调教下面的人。

    有些方法,苏青芷也觉得做主子人的太过了一些,对下人的终身大事,还是要灵活处理才行。

    苏青芷悄悄问苏青葙说:“姐姐,你身边那两个年纪大的丫头,她们会跟着你去粱家吗?”

    苏青葙脸红了起来,低声说:“她们的亲事定下来了,她们两家人都会跟着我去粱家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她笑了起来,故意逗她,说:“姐姐,我又没有跟你说什么不能说的话,你脸红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