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零五章 滋味
    苏青葙在唐家小住的日子,由一月变成两月,她要等到表姐回门那一日,才会归家。

    当然,学堂里放假的日子,唐家会来人,把苏丰道和苏青芷两人接过去玩一天。

    苏青芷跟在苏家一样,还是喜欢跟在苏青葙的身手,自然是瞧见了唐家大舅母是如何简明的理家处事、

    唐氏在苏家管理内宅事务,几乎可以算得上一言堂。

    只不过唐氏在许多的事务上面,她懂得尊重苏家老夫人的意见。

    而唐家老夫人早对家事放权,她的心思全用在教导孙女的上面。

    唐家大舅母管着内宅,她也只管了一大半,内宅里,还有一些事务,她分给有心的妯娌们一块打理。

    苏青芷欣赏唐家大舅母处理家事的方式,然而她也能体会唐氏为何不肯分权的理由。

    唐家生活气氛轻松,然而苏青芷还是觉得在苏家芷园最为松快。

    唐家表姐们都觉得苏青芷年纪小,而她们现在正是说悄悄话的时候,多这么一个不懂事的妹子跟着,多少有些不太方便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苏青芷有机会去与唐家表兄弟们相处。

    有苏丰道陪着,又是表兄弟们,以苏青芷现在的年纪,也没有到了实在要避讳的时候。

    何况在唐家表兄弟的眼里,只怕当苏青芷是穿着女装的兄弟。

    苏青芷从来不是那是别扭的性子,她有什么说什么,有时候,还会表现她豪爽的一面。

    苏青芷也觉得跟表兄弟在一处,空气都显得清新许多。

    表姐们年纪大了,一个个的身上多了香粉的味道。

    在这样有喜事来临的时期,家里长辈们对女子们明显放宽松起来。

    唐家除去苏青葙在这里小住之外,表姐家的表姐妹也来相伴她度过婚前日子。

    满堂的小女子,各种香味杂在一起,在这样秋风吹的日子里,纵然开窗,也只是小小的一扇窗。

    而唐家的表兄弟们,一个个是清爽的男子,他们如今这样的年纪,正在努力学习着文雅。

    哪怕会在苏青芷面前破功,至少他们的身上没有汗水味道。

    苏丰道是明白苏青芷的毛病,他如今也瞧明白,苏青葙是大了。

    苏青葙大了,她有她的小秘密,姐弟两人还是亲近,却有些秘密不能分享。

    苏丰道是一个负责任的哥哥,有他,苏青葙觉得她还是可以做一做孩子。

    表兄弟们的爱好,自然与女子们不同,大家已经相约下一次去外面玩耍。

    苏青芷那眼睛闪闪的瞧着带头的桢表哥,说:“下一次,我也跟着你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表兄弟们一块皱眉头瞧着苏青芷,好半会,平时跟苏青芷关系最好的唐明礼,他一脸为难神情解释说:“芷妹妹,我们不是不想带你,可是一群男子,实在不方便带你出行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听又称呼她为“芷妹妹”,就有些不悦起来,再听他说下去,她皱眉头说:“上上一次,你们说了,谁家的人,都带了他们的妹妹去了。”

    苏明桢头大的瞧着她,又瞪眼瞧着弟弟们,都怪他们一个个多口。

    他笑着解释说:“芷儿,他们那个妹妹穿得是男装。如果不是她表现得太过娇柔,我们其实是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不知为何,她就想借着机会出行透一透气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明亮起来,说:“我那天也可以穿我哥哥小时候的衣裳,我一定比男子更加扮得象男子。”

    表兄弟们围着苏青芷打量之后,又见她一脸盼望的神情,大家都有些心软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年纪虽然不大,可是平时听大人们说闲话,也知道这个表妹在家里的日子,过得有些不得意。

    大家瞧着苏丰道明显是不反对的神情,便一块把眼光落到唐明桢的面上。

    唐明礼自认跟苏青芷最为亲近,他想着劝道:“三哥,芷妹妹平时就不太象女子。

    她要是那种哭哭啼啼的小女子,我也不耐烦跟她玩了这么年。

    道表哥那里要是没有芷妹妹穿的衣裳,可以从我这里挑选一套没有穿过的衣裳。”

    唐明桢没有好气的瞧着他说:“这又不是过年,要穿新衣什么。有一套半旧的衣裳,芷儿穿着就不打眼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笑着瞧着他,又瞧一眼表兄弟们,她笑着团团给表兄弟们行礼,感恩他们愿意带她出去。

    唐明桢瞧着她的神色,低声叮嘱苏丰道和苏青芷说:“事前,你们要走漏风声,去不成,就别怨我们。

    还有姑姑要是不许芷儿出门,芷儿也不许闹。下一次,有机会,我们照旧带你出门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能感觉唐氏如今待她的态度虽说不亲近,可是还是有所软化。

    她笑着说:“只要表哥们去接我和哥哥,母亲一定会许我们出门。”

    唐明桢瞧着她明晃晃的笑脸,再瞧一眼长相稚嫩的苏丰道说:“芷儿出了家门,我们会给你寻地方换衣裳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不在意的摆手说:“我可以在马车上面换衣裳,头发就由哥哥帮我梳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天气,内里是左一层右一层的着装,苏青芷心里是没有这么多的介意。

    唐明桢瞧着她笑了起来,说:“你和道儿是嫡亲的兄妹,有他照顾着,是没有多么的啰嗦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跟在哥哥身边,她用不着人去专门照顾,反而时不时会机灵的帮着做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唐家表兄弟们也珍惜与苏家兄妹相处时光,他们越大越能明白,姐妹们年纪越大,哪怕心里还想着亲近,可是时日一长,还是会远着相处。

    如今家里姐姐要出嫁了,他们只能在一旁瞧着,瞧着自家的姐姐,在喜气洋洋的那一天变成别人家的人。

    从前他们只是不曾仔细的想过,只觉得姐姐年纪到,她欢欢喜喜的嫁人,还高兴家里能多了一个疼爱他们的姐夫。

    只是等到姐姐嫁了之后,他们才能感受到那份滋味,他们全成了姐夫的小舅子。而姐夫才是姐姐最亲的人。

    少年们心里的这份酸涩滋味,也只能独自品尝。

    表兄弟们现在舍不得姐姐们出嫁,而他们内心又知道姐妹们年纪到了,她们总要嫁人的现实。他们这样纠结的感怀,反而成全了苏青芷,她多了与表兄弟们相处的无忧光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