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零七章 跑
    苏青芷那样认真看着车夫生火的神情,还很是吸引人。

    车夫生过火之后,苏青芷用打火石用力擦了好几下,才有火花闪烁起来。

    唐家的车夫自然是知道苏青芷的身份,他低声说:“小少爷,力弱,这个要用力擦几下,就会燃火起来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受教的瞧着他,又见到他在搬大石头,把火堆给围了起来,她赶紧跟着去帮忙。

    车夫连忙拒绝,只请求她瞧着火花上来,就添上几根细柴架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明桢分配好事情之后,瞧见苏青芷乖顺的守在火堆边上,他过来摸一摸她的头,问:“芷儿,冷不冷?”

    苏青芷笑着抬脸望向他,说:“桢哥哥,我穿了外套,一点都不冷。”

    唐明桢瞧着出来之后,明显显得活泛起来的苏青芷,他笑着说:“一会,哥哥教你钓鱼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满眼欢喜神情瞧着他,说:“桢哥哥,我学。”

    唐明桢瞧着她认真的神色,他笑起来说:“不是多难的事情,哥哥给你装好鱼铒,你直接稳住性子,等着鱼儿上钓就是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是真正的欢心起来,她还是想去河边去试着钓鱼,而不是想一直在这里守着火堆。

    苏丰道手里提着两支钓竿,他笑着行了过来,瞧一瞧燃起来的火堆,跟苏青芷说:“芷儿,走,我们去钓鱼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已经走过来的车夫,她笑着跟在苏丰道的身边,悄悄说:“哥哥,桢哥哥说会教我钓鱼。”

    苏丰道笑瞧着她,说:“你一会坐在我和桢哥哥的身边,你是初次钓鱼的人,新人手气旺,钓竿有动静的时候,你可别着急,免得鱼大了,把你拖下水里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节的河水冷,你可受不住这一时的冻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赶紧点头,她就是有心做大力士,这个身子也只是一般的力气。

    唐明桢已经寻好地方,见到苏丰道兄妹过来,他接过一支钓竿装鱼铒,说:“芷儿,一会你坐在我指定的地方,那个地方,我瞧着有鱼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目光一触那铒处,她就赶紧闪开了去。

    唐明桢瞧一眼她的反应,眼里带有笑意,果然女子皆不喜欢看到鱼铒。

    他招呼苏青芷到一处已经放好草垫子的地方,他把钓竿放下去,示意苏青芷坐下去接过钓竿,低声说:“芷儿,这钓竿往上沉了,你就叫人啊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用力的点头,说:“桢哥哥,你放心,我看过别人写的钓鱼杂记,我会沉住心气。”

    唐明桢的心里还是放心苏青芷这个表妹的稳重,要不然,他也不敢带她出门来散心。

    苏青芷从前听人提过,钓鱼让人心静,她从前是不太相信,如今沉稳坐下来之后,渐渐的感觉到心静了一些。

    唐明桢就坐在她左侧边上,他的身手候着一个小厮,而苏丰道则坐在苏青芷的右边,他的身手候着一名车夫。

    唐家别的人,身后一样会候着人,只有年纪最小的苏青芷,她的身后无一人护持。

    这般情形,瞧在远处的那些人眼里,大家稍稍有些好奇苏青芷的身份来。

    苏青芷今天出门的时睺,想起是不方便带常顺在身边,就依着苏丰道的意思,把她留在家里面。

    苏青芷是那种认真做事的时候,是那种心无旁骛专心致志的性子。

    她一向觉得自个不太聪明,做不来一心二用的事情。

    正因为她是这般的性子,她在学堂里就是资质不出众,表现得平庸,夫子们待她也是有几分欣慰之情。

    何况女子的生存之道,本不在琴棋书画里面,而是在世事通达里面去寻。

    苏青芷只觉得她坐了许久,听见身边人说钓上了鱼,而她手里的钓竿,先前是什么样子,现在是什么样子,她都有些支持不了同一个姿势的时候,发现钓竿下沉太过明显。

    苏青芷欢喜起来,只是下沉这般明显,她不敢提动,只能小声音叫:“桢哥哥,桢哥哥。”

    唐明桢把手里钓竿给人之后,他赶了过来,瞧着已经身子往前倾的苏青芷,他赶紧伸手接过她手里的钓竿,让她往后退,又跟着说:“再来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这动静,赶紧往后再闪远一些,可别挡了路。

    唐明桢是用足了力气往上面提钓竿,后来他的小厮和苏丰道身后的车夫,三人合力把钓竿提起来,一条大鱼大阳光下跳跃,被直接甩到岸上来。

    苏青芷欢喜不已,她这是第一次钓鱼,这个成绩,应该是非常的不错吧。

    她提着桶子就要上去装鱼,唐明礼在一旁叫道:“芷儿,那桶太小了,我们去拿大木盘来。哈哈哈,我们旗开得胜啊。”

    唐家兄弟和苏丰道都欢喜不已,一个个说:“河里有这么大的鱼,我们赶紧再钓几条鱼上来。”

    那边那一行人,有好奇的过来瞧了瞧,回去后,他一脸羡慕的感叹说:“那个小小子,只是个子长得高一些,我瞧那脸生嫩得很,大约只有六七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么小的小人儿,我瞧着能干,我们在这里钓了这么多次的鱼,都不曾钓过那么大的鱼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微微抬头,笑瞧着他说:“你再这样在我们身手走来走去,只怕我们是别想钓到大鱼。”

    那人一脸不屑跟林望舒计较的神情,说:“舒儿啊,你在家里不好好待着,说是跟我们出来念书。

    你这要是钓了鱼,你回家的时候,给你家里人闻到你身上的鱼味儿,你不好交待吧?”

    林望舒一脸你笨你傻的神色,说:“我不会先去你家沐浴换衣过后回家,为何一定要穿着这一身衣裳归家?”

    那人顿时一脸无语神情望着林望舒,过一会说:“天啦,那一年,我不应该出门走路不小心撞了一个人,从此误交损友,搭毁了我的一生啊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瞧着他,说:“我手要拿钓竿,这一时无法打赏给你。你这句戏文,唱得很有感情,值得一钱银子打赏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都笑了起来,那人人手里握着钓竿,自然在河水中不停的晃动起来,就是有鱼在水下想靠近过来,这一时,都赶紧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