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零九章 热闹
    午餐,自然相比家里精心调理的饭菜,显得很是简陋不已。

    只是不管是唐家兄弟还是苏丰道兄妹,都用得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他们欢欢喜喜的用餐,天气冷,然而大家围着一堆火,显得热闹温馨不已。

    河边另一处,他们的用餐气氛,却显得有些不太和谐。

    他们同行的几个小女子,初时是在河边吹过风,只是她们很快便跑到马车上面避风保暖。

    等到午餐的时候,她们一个个回到河边,凑到她们的火堆边来。

    他们那边有两堆火,男女各占有一堆火。

    而唐家这边同样有大大小小十多人,因为只是全是男子,就没有这种避讳。

    当然这是外人眼里唐家一行人的印象,正因为如此,那几个女子在车上,就是听见河边唐家这边的热闹,她们纵然好奇,男女有别,她们也只能安分坐在车上。

    那几个女子以及她们带的丫头,在用餐的时睺,她们时不时会发出几声娇柔的不平声音:“风大太了,菜里面进了灰尘,这叫人怎么吃啊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这菜好难吃。”“哥哥,这鱼味道太重了,这地方,不好坐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低头瞧一瞧满满石头的河岸,在这样的地方,风大,也只能吹来路上的灰尘。

    何况这样的弯处,风并不大,那来的灰尘飘到菜里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唐家兄弟们互相望一望,瞧着苏青芷面上兴奋好奇的神色,他们一个个轻轻摇头,觉得女子就是女子。

    林望舒听着那几个女子的话,再见到同来的人,跑过去哄了人,还被人嫌弃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皱眉头忍耐了一会,后来他实在是无法忍下去,直接沉下脸大声音说:“爱吃就吃,不爱吃,就坐上马车回家去吃,别吃了,还要不识好。”

    他转头对着周边同伴说:“下一次,你们再把家里不识趣的姐妹带出来,就别拉着我一块来。”

    他那损失难得的赞同一次,大声音说:“我家的姐妹。她们一样吵着要跟我来,我就懒得去讨好她们。

    你们瞧一瞧,就单单吃饭的事情,她们多惹事,爱吃就多吃一些,不爱吃就别吃。

    一个个吃得不少,吃了,还一个个怨上了,这都是些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“呜,呜”那几个女子捂着脸往路上跑去,后面跟着丫头们,然后还有各家兄弟赶紧跟上去。

    林望舒和损友面面相觑的看了看,发现对方都是一脸放松神情,他们神态自若稳坐下来,两人对那些女子是一样的无法容忍下去。

    而留下来的几人,虽说他们没有直接出声说话,此时都是一样的放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们轻摇头而同情的说:“这一下子,他们几个回去之后,只怕跟父母不好交待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一脸嫌弃的神情说:“要让他们的父母满意,那就别瞎带着这些娇柔人跟着我们出来。我们还是注意一些,别,日后,给人就这样的缠上来。”

    坐在火堆边上的几人,一个个神情严肃起来,他们先前都没有林望舒这般的反对,只觉得那几个女子闹是闹了一些,可是到底是小女子心性。

    他们堂堂正正的男子汉,那能跟林望舒一样小性子喜跟女子去计较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今听林望舒的话后,他们一个个暗自心急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看别人的热闹,却不会喜欢那热闹沾了他们的边。

    林望舒见到他们一脸方才想明白的神情,他冷笑着说:“你们一个个都以为自已还小吧?他们那几人的打算,你们心里会瞧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都是十三四岁的少年人,他们虽然不是家中的嫡长子,却是家里面的嫡子,有些应该知道的事情,他们现在是已经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,这样被人悄悄的暗算。

    当中有人冷笑着说:“我把王四当成亲兄弟对待,他竟然这样对待我,事先,都不先知会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只是望着他笑了笑,说:“如果他的姐妹,有一人有机会能嫁给你,你们两人的关系只会更加的亲近。”

    这人脸色微微变了变,他已经十五岁了,以他家的家风,只要传出什么不好的消息,而那个女子家世过得去,本人又不会太差,那亲事是有可能。

    他一脸感激神情瞧着林望舒,他在瞧见那几人带着姐妹们来时,自始自终要求着大家互相避讳着相处。

    等到那几人安抚完家里姐妹回来,他们发现坐在火堆边上的人,一个个瞧着他们的眼神,都有些不太对劲起来。

    唐家的人,如同看戏一样的看了那边的闹剧,大家越发觉得自家的姐妹实在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瞧着苏青芷,他们的眼里都自觉得带暖色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跟着他们外出之后,从来没有把自已当过娇柔女子的汉子。现场里,有许多能做的事情,她都会抢着做了。

    苏青芷只觉得那几个女子因一时利而失大利,下一次,想来她们是没有机会跟家中兄弟出行。

    唐家人原本决定中餐后,就马上离去的计划,却被另一处人的闹剧打破。

    那一边,明显是有了意见分岐。有一半人随着那几个女子先行离开,而留下了另一半的人,却还是坐在火堆边聊天。

    唐家的人,瞧一瞧那边的动静,也不想跟随那先行的人的身后,只能再稍稍的留一会。

    人走了,林望舒和同伴们熄了多出来的一堆火,他瞧着他们脸上的神色,他笑了起来,说:“你们何必比他们显得还要失落,难道一定要给人算计了,你们才心甘情愿吗?”

    留下来的人,其实在那些人再返回来的时候,心里面,还是想听一听他们的解释,毕竟他们先前是不曾跟他们提过,这一次会带姐妹跟随同行。

    结果他们一直不想给大家一个解释,在大家提醒之后,他们一个个的言语当中,还有些怨怪林望舒和那损友为人太过小气了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大男子,竟然跟几个小女子计较言语上面的小事情。

    林望舒是瞧着他们若有所思的笑了笑,而他的损友,则是冷笑着怼:“你们别把大家当成傻子对待,你们事先要说带家中姐妹来,我们还不会来凑这个热闹。

    我觉得望舒说得对,他要是不抢先说,轮到我来抢先说,我更加不会有好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