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一十章 方便
    申时,唐家一行人坐上马车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走的时候,先来的一行人,还在河边钓鱼。

    秋意浓,秋风凉,唐明勇低声说:“这样的天气,比早上更加的冷,只怕到了变天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为了空一辆马车放置鱼,唐明勇挤到苏丰道兄妹这一辆车来,而唐明桢还是陪伴着他的朋友们。

    唐明桢的几个朋友,都是非常安分的少年人,至少苏青芷过后,都不太记得这一次外出同行,还曾有过那么几个人。

    至于河边偶遇过的另一行人,苏青芷习惯与很快的忘记路人。

    唐明桢送苏丰道兄妹回苏家,他见过唐氏,送了一条大鱼和几条小鱼给苏家人品尝鲜味。

    等到他走了之后,唐氏两言三语问了问苏丰道,她很快的就打发掉苏丰道兄妹两人。

    苏青芷心里面觉得奇怪不已,平时,唐氏待苏丰道那是仔细又周全,对有关他的事,那是问得非常仔细。

    这一次,苏丰道和苏青芷兄妹都想好要如何交待这一天在外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反正,苏青芷钓鱼那些事情,是不曾发生的故事,她只是陪伴在兄长身边的乖妹妹。

    结果他们兄妹把话理了又理,唐氏结果只初初的问过话,就这般的放手不管。

    苏丰道和苏青芷行了出来,在院子里面,遇见常顺娘。

    苏丰道主动问她:“今天我们这一房有事吗?”

    她笑着说:“少爷,今天我们这一房无事啊。”

    他们兄妹两人又去看了苏丰君和苏青荨两位小朋友,他们正在用小点心。

    他们瞧见兄姐来看他们,两人欢喜的端着甜点心,请兄姐跟着一块吃用。

    苏丰道兄妹陪着弟妹们在一处说话,瞧着两张笑脸闪烁着的星星眼,他们跟着欢喜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苏青芷悄悄的问了问苏丰君身边的大丫头,她嘴里说着无事,低垂下来的手,悄悄的比了一个‘三’。

    苏青芷的眼光落在她的手上,她悄悄的吸了一口气,她瞧着大丫头,比她也只不过大丙三岁,她已经能把一个孩子照顾得妥当。

    苏丰道和苏青芷出了东园的时候,苏青芷悄悄跟苏丰道说:“哥哥,是不关我们这一房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家里的事情,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母亲解决不了的难题。”

    苏丰道笑瞧着苏青芷说:“我一会来陪母亲用餐。今天你累了,就别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笑着轻点头,她可不会主动去招惹苏镇磊和唐氏这对夫妻。

    她和苏镇磊唐氏还是这样远着相处,远着,彼此还会有牵挂的余地吧。

    苏青芷回到芷园,守门妇人瞧着她,那眼里亮晶晶,只是她到底还是能容事的人。

    两个大丫头和常顺直接在院子里转圈圈,她们看到她,三人一脸欢喜的迎上来。

    常顺行过来之后,她突然抽一抽鼻子,低声说:“小姐,我们给你准备沐浴水啊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笑瞧她一眼,她见到两个大丫头行礼之后,已经往小厨房的方向走去,她的心里很明有些舍不得。

    如今她明白自已先前那些想法,是实在太过拧过头。

    怎么能为还没有来到的现实,而拒绝现在能得到的所有。

    苏青芷在内室的梳洗过后,她穿着家居服出来,只有一个大丫头在房里,她拿着几块干布巾过来给苏青芷擦拭头发。

    她低声跟苏青芷解释说:“小姐,听说厨房里今天有新鲜的鱼吃,她们两人先去厨房里排队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眼睛含笑的在镜子里望一眼她,说:“常顺不在,你说一说,今天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吧?”

    大丫头笑了起来,说:“小姐,我们不是有心要防备常顺,只是她的年纪太小,有些事情,实在不方便给她现在就知道得太多。”

    原来苏家三小姐今天在厨房里大发神威,把厨房里的人员上上下下都训斥了一遍。

    苏青芷很是惊讶的抬眼瞧着大丫头,说:“按理说,三小姐可不是这样冲动的人。事后,她有没有说原由?”

    大丫头笑着说:“三小姐说,自从她打理厨房事务以来,厨房里的人,从来不曾把她的吩咐放在心上,一直是她说东,厨房里的人做西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想一想,就知道这些都是表面的原因,只怕内里是涉及到银子。

    苏青芷低声问大丫头:“你们跟三房那边的人,有交情吗?”

    大丫头同样低声说:“不敢有,三夫人和三小姐都是对下面人要求严厉的人。

    我们就是在院子里遇见,哪怕主子们不在场,别房的人,大家都会互相打招呼,只有三房的人,一个个是只跟自已那一房人说话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轻舒一口气,说:“我从来不曾想过三婶婶管家理事的本事,瞧着是要超过我母亲许多。”

    大丫头轻舒一口气,低声说:“原本我们先前是要分到三房去,三夫人嫌弃我们两人笨拙,再说我们年纪也大了,就把我们给推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从前当苏家是客居,可是现在她越发明白,苏家与她,纵然是她出嫁之后,苏家也是她永远扯不开去的娘家。

    苏青芷微微皱眉头说:“我听说三夫人娘家人如今的差事很不错,三小姐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性子,她闹这么一场事,总不会是面上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大丫头咬了咬嘴唇,好一会低声说:“我听四房的扫地小丫头提了两句话,这一阵子,三房和四房来往的多,听说与儿女亲事有关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想起苏家四老爷夫妻,这一对夫妻在苏家都不是一个太打眼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苏家老大人没有在苏家四老爷成亲的时候,把他打发出去,那他还是有能让苏家老大人看中的地方。

    苏青芷想起苏家暗地里的传说,大家面上不说,她们做小辈的人,其实也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而下人们则不同,有时候她们要知道的那些旧日事情,是要比家中小主子方便得多。

    苏青芷两眼闪闪发光的瞧着大丫头说:“我知道我三叔是因为庶长子的身份,他成亲之后,跟我父亲和大叔一起排行。

    那我四叔是因为什么原由,在他成亲之后,在他有机会另居出去的时候,他给留在家里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