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一十二章诚意
    两个大丫头有心把话引开去,芷园里人小,苏青芷待常顺亲近,常顺的性情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单纯。

    两个大丫头很快把话风转到旁处,苏家这么大,各房大事传不出来,可是小事还是多少有一些,会外放出来。

    她们说到热闹处,常顺自然的追问下去,苏青芷顺带听了听丫头们相处的趣事。

    芷园里曾经有过几天的热闹,三个丫头们因此还是交了一些朋友。如今,遇见了,互相之间还是能说上话。

    苏青芷如何去对待常顺,她的心里曾经是有过纠结不已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见到常顺的娘,都由着常顺的天性生长,那就就不用去费这个脑子。

    常顺的娘在唐氏对身边的丫头失去信任之后,她能继续让唐氏重用她相信她,那就是一个非常适合在内宅里生长的最佳管事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在这个夜晚里,她趴在苏家三夫人的腿上,已经哭红了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手轻抚着她的头发,她面上一样是难过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低声说:“你生在我们这一房,心就不要太高。

    你瞧一瞧大小姐,她就是非常识趣的人,知道事事按你大伯母的旧例行事。

    而你,明明事事想着姐妹们,最后,她们一个个得到好处,还无人帮衬你说一名句好话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满脸诧异神情瞧着苏家三夫人,她明明不是为那事伤心。

    何况家里的妹妹们,如今都赞成她多管几日大厨房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管理大厨房开支是有所超出,可是她寻唐氏说话的时候,唐氏也承认她是无私心,愿意从公中贴补一二。

    只是唐氏跟她很是诚挚的教导她说:“小三儿,厨房的事,你管得有条理。

    只是在娘家,你可以如此行事。日后,在夫家如果有机会管理内宅事务,一定要把握住平衡,千万不要太超过支出。

    免得你那时候的夫家人,会占了你的便宜,还要你来贴补嫁妆银子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深有感触的跟苏家三夫人说:“母亲,大伯母待我很好,她还教导我如何管家理事,跟我说,要慢慢的把厨房的开支调整下来。

    千万别急在一时,这样会伤了我先前待姐妹们的爱心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听一听外面的动静,她低声说:“傻孩子,你管厨房的时候,你让大家天天都吃得好,将来,你大伯母再接手过来,她让大家吃得差了一些,家里的人,只怕是不会乐意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愿意动脑子的时候,她还是不太笨,她轻摇头跟苏家三夫人低声说:“母亲,我想听大伯母的话,这样,她也许日后还会愿意教导我管家理事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瞧得很明白,她的母亲是无法插手苏家的内宅事务,她是庶子媳妇。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瞧着苏家三小姐的神色,她的心里只觉得唐氏厉害,就这么短短的几句话,就让自家孩子心里偏了她。

    然而唐氏听了厨房大管事的话之后,她的心里生气不已,只觉得苏家三夫人太过不懂事,她就是有心要教导女儿讨好家里人,也不应该用这种方式。

    唐氏跟常顺娘低声说:“幸好大管事这一次聪明,没有想着要替小三儿隐瞒下去。而是让人提点她来跟我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常顺娘笑着说:“夫人,你待侄子侄女一向是慈爱心肠,我见三小姐还是能听人劝的。”

    唐氏轻轻的点了点头,她的心里如何不明白,厨房大管事行事的意思,只不过嫡与庶的区别。

    唐氏下午看帐本的时候,她的心里很是生气不已。

    可是等到用了晚餐之后,她的心里也想得明白,至少苏家三小姐还是懂得大家一块吃好一些。

    唐氏轻轻叹息一声,她的手摸一摸肚子,家里又要添人口,然而进益却不曾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再说苏家老大人夫妻年纪大了起来,如果要是生病的话,只怕公中更加的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她跟常顺娘说:“你上次跟我说,你男人瞧过的那间店铺,位置还不错?”

    常顺娘笑着点头说:“是啊,他说地方位置不错,只是那家的兄弟还没有说定下来,到底店铺是转让还是租出去。”

    唐氏笑了,说:“那家的老人,只怕没有想过,家里还是有败家子吧。

    由着去吧,时日长了,那家店铺要转让的时候,让你家男人去商谈价钱。

    如果那家兄弟们合起来要价太高,就放手吧。”

    唐氏清算一下自已的嫁妆银子,想着粱家二夫人一再提及起来,希望苏家这边别多苏青葙一年的事情。

    唐氏的心里面其实有些动摇起来,她当年因为唐家舍不得,是多留了两年。

    而那两年里,她的心里一直担心过苏镇磊会不会就这样收了丫头做通房。

    后来,苏镇磊一直没有,她才会在初嫁过来的时候,对他是那样的放心,以至于大意了身边人。

    如今粱启明的年纪不小了,男子在这样的年纪,女色就是一把修骨的刀。

    唐氏心里很是纠结,粱家二夫人说得明白,绝对是不会让儿媳妇在十六岁前有身孕。

    唐氏跟苏镇磊提过长女的事情,他沉默许久之后,他低声说:“既然已经定下亲事,启明那个孩子也不错。下一次,粱家二夫人再与你提及起来,你缓一缓态度吧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悄悄跟唐氏说:“我听说粱家老大人近来身体不太好,而粱家老夫人因为早年太过操劳,后来又因为家里人多,便一直不曾得到过好的调理。”

    唐氏听了苏镇磊的话后,她跟他叹息说:“父亲那边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唐氏想起苏家老夫人的态度,她早就说过,女子过了十五岁,成亲可以,生育一定要再晚上一年。

    唐氏想一想跟苏镇磊说:“大爷,你先去问一问父亲和母亲的意思。他们要是不介意葙儿早一年出嫁,我也不想葙儿的亲事不顺。

    毕竟她的夫家如今求着提前成亲,又许诺晚生育,还是表现出诚意出来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见到唐氏面上闪过舍不得的神情,他劝道:“通常女子到了十五岁,就是官府定下来出嫁的年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