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一十三章 各有各的长处
    秋意浓浓,距离下雪的日子,不远了。

    苏青芷珍惜去学堂读书时光,她比平日去得早了一些。

    近来,学校气氛特别的不错,教导她们弹琴的女傅,因为近日发现有身孕,已经不来学堂教导学生。

    大家猜测着会有谁来暂时顶上来,猜了许多的人。

    今天新夫子第一天来,听说是林家的绝代佳人。

    这一日,大家不约而同的盼着上琴课,只是她们不曾等来了那位佳人,而是等来一位老夫子。

    苏青芷略略失望之后,她很快的接受了老夫子的教导。

    至少这位老夫子面貌慈和,瞧着就不是那种执意要把每一位学生教导成琴之大家的夫子。

    老夫子笑瞧一瞧坐下的众人,他笑着说:“天气越发的冷起来,距离你们放假的日子,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见他眼里的不以为然神情,他果然只是来代一代课的人。

    老夫子坐下弹一曲之后,就连苏青芷这种天生不是婉约性子的人,都能听出他琴音里面深深的情意。

    果然行家一出行,外行只有速速退的份。

    这位老夫子的功夫,是比先前的女傅功力深厚。

    坐下几位在这方面有天分的人,一个个眼睛亮起来。

    林家姐妹更加是一脸欢喜的神情,她们在老夫子提议各自琴一下,给他听一听她们学习的程度的时候,林家姐妹是用了十二分的功力去弹琴。

    苏青芷也比平日里用了心,只是她的资质就是那样,只是指法没有用错。

    老夫子一会舒展眉头,一会皱了皱眉头,然而他还是认真听着大家弹琴。

    过后,老夫子点评的时候,也是顾及了各人的感受。

    对大多数的人,他明说还需要花费心力用功,也点明将来在推辞不了的场合,各人能弹那类的曲风。

    苏青芷得到一句,弹得还行,只是听上去太过跳跃,日后,到了实在要弹琴的地方,最好弹孩童调应付过去。

    苏青芷轻舒一口气,她是要多去练习几首孩童的琴曲。

    而别的人,大家都是失望过后,又有一种释怀下来。

    林家姐妹却是真心的失望不已,在她们的感觉里面,她们肯在学业上面用功,资质又比同学强,而且她们弹得的确不错,为何落在老夫子的耳朵里面,却没有更多的夸赞。

    老夫子反而说她们的琴音还要往下沉一沉,方能习得当中的妙处。

    课,很快上完了。老夫子洋洋洒洒的评论之后,他携琴而去。

    课室里面,顿时起喧哗起来。苏青芷对琴棋书画的最高要求,就是能应付得过去就行。

    刘美蒶直接趴到苏青芷的桌面上,跟她很是失望的说:“我这还是第一次弹得这么好,夫子说我,换那种清平调,我会弹弹更加好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笑了起来,其实老夫子是说刘美蒶的性情太过跳脱,不太适全弹这种婉转的曲子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清平调,节奏感强,也的确适合刘美蒶来弹。

    刘美蒶瞧着苏青芷,她转而笑了起来说:“你也是适合弹那种童调的人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笑了起来,她悄悄的跟刘美蒶竖了竖拇指,低声说:“夫子是大好人,知道童调短小精悍,正适合我这种人。”

    课室里面,还有好几人也得到老夫子跟苏青芷一样的提点,她们面上的神情,却有几分的不自然。

    刘美蒶瞧着苏青芷的神色,她很是感叹的摇头说:“青芷,你大了,一个大人,日后在人前,只能弹童调。

    夫子说那样的话,是转着弯在说你在弹琴方面,再无进益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她的神情,她笑了起来,果然这个时代的女子早熟。就是平日里一直表现得无忧无虑的刘美纷,也比她认识得来得有深。

    然而苏青芷其实对弹琴什么,还真的是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与兴趣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她宁愿在下棋和书画上面多一些天分。

    可惜她家里的兄姐太过出色,她早早的就熄了那在才学上面攀高的心思。

    刘美蒶最受不了苏青芷这样的神情,仿佛她是大人一样的瞧着人。

    她伸手推一推她,说:“苏青芷,你的心眼不会这么小吧,我好心提醒你一句话,你就记了我的仇?”

    苏青芷这一次是真正笑了起来,她伸手把靠得太近的刘美蒶轻推开一些,说:“我没有那么的小心眼,再说,你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夫子那样高深的人,只怕是我们的手指往琴上一放,再弹上一曲,他的心里就明白,我们在这方面有多少天分。

    夫子提议得对,我以后就多练几曲童调来。万一遇见一定到了大家都要弹琴的时候,至少我也能弹一曲应付过去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是不求有功,只求无过的想法,让刘美蒶沉静下来。

    谁都不想在人前丢脸,然而有的时候,强中自有强中手,要总是与人去比,就是同一课室的人,都是各有各的长处。

    刘美蒶轻轻的点头,说:“青芷,你说得对。我父亲跟我说,他和母亲让我到学堂来是读书识字,学得通情达理,用不着事事跟人争输赢争长短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冲着她轻摇曳一下手指,说:“你父亲和母亲很是疼爱你。”

    刘羡蒶笑瞧着她说:“能进林家族学女子学堂读书的人,都是家里受宠爱的人。”

    刘美蒶瞧着苏青芷,她突然想起偶然听来的传言,她低声不好意思说:“青芷,你哥哥和姐姐很是出色,你父亲和母亲多疼爱他们一些,我觉得正常啊。

    你看,你父亲和母亲也没有不管你,你一样可以在学堂读书读到十岁。

    我母亲跟我说过,你母亲是唐家人,你外祖家很会教导人。等到我十岁之后,也是要回家养一养性子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笑瞧着刘美蒶说:“那我们出了学堂之后,有机会,可以约一约见面。”

    刘美蒶笑着连连点头说:“好。我母亲跟我说了,等到我十岁的时候,家里有宴会的时候,我能请好朋友来家里做客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仔细想一想,苏家的宴会,一向类似家宴性质,招待的都是姻亲。

    她不好意思的跟刘美蒶说:“我们家有宴会,只是都是请亲戚上门做客。我姐姐的好朋友来过家里,也只是平时一般的互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