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一十四章 感怀
    林家姐妹四人如今非常的齐心,在课堂里面,她们几乎引导着话题走向。

    她们如今说得正欢喜,是家中兄姐的亲事。

    她们很是得意的宣扬:“我们家子,只要到了十三岁,就有许多人上门来打听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的姐姐们,一般到了十五岁就出嫁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的兄弟们,却通常不会早婚,一般会在十七十八的时候定下亲事。”

    因为大家对林家的家事,都有好奇心,她们姐妹愿意痛快的说,同学自然乐意倾听。

    苏青芷对林家一样的有好奇心,两家说是相邻的邻居,只是平日里两家不太打交道。

    苏青芷听着林家姐妹的话,她瞧着她们眼里闪过亮晶晶的喜悦神色。

    刘美蒶在一旁低声说:“穷人家才会早早嫁女,不穷的人家,一般情况下,都不会早嫁女。

    就是早嫁女儿,家里儿子一定也会早早娶亲。

    林家的男人娶亲晚,女子嫁得早,别是她们家不够地方给男子成亲住?”

    刘美蒶同学原来骨子里面是擅长补刀的人,还好这刀子挥出去的声音,只有苏青芷一人听见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里面,四世同堂是常态生活方式。

    苏青芷想着一家大大小小抬头不见低头不见,这样人家嫁出去的一般女子,在娘家的时候,就已经学会容忍着相处。

    苏青芷只觉得人生是任重而道远,在娘家的日子,还能够由着性子来,对堂姐妹们,爱搭理就多搭理,不喜欢,就远而敬之。

    将来出嫁后,就再也过不了这般轻松的日子。

    苏青芷的眉头轻拧起来,她第一次真正考虑现实问题。

    苏青芷想着唐氏面对妯娌们的时候,她面上客气而有礼节的笑意,总是带有好几分的不得不应付的神情。

    苏青芷轻轻叹息一声,如唐氏这般比较自我能干的人,面对潮流风向,她只能选择顺风而去行事。

    刘美蒶很快挨到林家姐妹们身边去,她两眼闪闪发光,她很是机灵的打探着林家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青芷在外围听着她的那些话,只觉得她虽说会补刀,却懂得把刀子深藏起来不见人。

    林家姐妹这一时兴起,正在说她们家旁支近来要嫁的一个姐姐。

    她们笑着说:“我们那姐姐别看是旁支的小姐,她也在族学里读了两年书。只是她一向孝顺,为了照顾多病的祖母,早早的停学回家照顾祖母去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盘算她一年来在学堂的笔墨纸砚开支,已经能明白,林家那位旁支小姐为何不敢再读下去。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和三小姐明里暗里,都劝过苏青芷,有大家帮着在唐氏面前说话,她可以在林家族学多读一年书。

    苏青芷知道真正供她读书的是唐氏,她又有孩子,她纵然是嫁妆经营得不错,可也挡不住儿女多。

    苏青芷自是知道如同这样的事情,是一丝的弯折都不能转,只能直言说出来,反而是不容易引起误会。

    她明言,唐氏能让她在林家族学里,学到十周岁,她已经很是高兴不已。

    她一个女子,用不着把学问学得高深。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和三小姐当时就是瞧傻子一样的眼神瞧着她,就苏青芷这样的资质,再来一世,也把学问学不到高深的地步。

    当下里,两位堂姐姐只觉得苏青芷不领她们的情意,再说下去也没有意思。

    两人懒得在苏青芷面前掩饰一番,直接是以不屑的神情昂头走了。

    苏青芷庆幸她心胸宽大,要换一个小性子的人,为面对这样的两位堂姐姐。就是在人前不哭,只怕人后也会掉两滴泪。

    林家姐妹四人给同学们仔细描绘了旁支小姐的秀美可人,惋惜她天分极高,就是在家里自修,她写的诗都极美。

    林家姐妹们说着这样话的时候,那眼光还往苏青芷的方向扫了扫。

    苏青葙在夫子们的口里,就是一个极有才华天分的女子。

    而苏青葙不读书之后,仿佛表现得跟平常女子没有两样的区别。

    刘美蒶回来之后,悄悄跟苏青芷提了提林家姐妹望向她的眼神。

    苏青芷一向觉得她的姐姐苏青葙是一个真正聪明的女子,她不骄不躁的生活着,分得清什么对她最为重要。

    因为林家姐妹们的宣扬,大家都知道她们那位旁支姐姐所嫁非人,给家里人许配进商家嫡子,听说已经来嫡支求助过。

    只是嫡支的人,听说亲事已经定下来,两家都商量妥当婚期,只能委婉的劝她认命。

    或许正是这样的不如意人,才让林家姐妹们可怜又可惜不已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许多天,初雪落了下来,林家族学女子学堂这边已经定下来,十天后放冬假。

    苏青芷算一算日子,恰巧唐家表姐这一日出嫁,而过上几天,苏青葙就能够归家。

    她听苏丰道悄悄跟她说了,苏青葙在唐家是借着机会,跟唐家大夫人学习管家理事,特别是家有喜事时候,这方面的如何处置。

    苏青芷听后倒抽一口气,她觉得唐氏管家理事的本事,已经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她不曾想过,唐氏还会转着弯子让苏青葙回娘家跟大舅母学习。

    苏丰道听着苏青芷的话,他笑了起来,伸手轻拍苏青芷的头,说:“我们家近来的喜事,都是小喜事,还不曾经操办过大喜事。

    姐姐有机会在唐家跟舅母们学本事,她将来出嫁之后,不管遇上什么事情,她的心里不会慌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苏丰道,青涩少年不知几时起,已经这般的早熟,还能懂得这里面的道道。

    苏青芷自然知道近来家中已经嫁了庶姑姑,只是小规模的婚嫁,男方花桥上门接人,女家这边门上挂红。

    家里面最喜气的地方,大约就是庶姑姑住过的院子。

    苏青芷要不是从学堂归来,她瞧见到门口的挂红,只怕都不曾想过家中有喜事。

    只是苏青芷也没有多的感怀,这个世道,苏家人待庶女,还不算是苛待,一样是平安养大她们。在她们婚事上面,也是遵从苏家男人们的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