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一十五章 明白
    唐家的大门披红挂彩,一派喜气洋洋的气象。

    前一日,苏青芷和苏丰道两人就给唐家大老爷亲自接他们来唐家。

    兄妹两人一大早上,跟在表兄弟后面顺手做一些挂红的事情。

    整个唐家各处,只要能挂红的地方,都给他们添上了喜气。

    唐家的表兄弟们,如今很是欢喜苏青芷不已。

    当然,先前他们也欢喜苏青芷,只是那是单纯只当她是家里面的表姐妹处着。

    上一次,借着机会带她出一趟门,原本也是想着她为人乖顺听话,再说大家心里同情她在父母面前受冷落。

    可是后来的相处,大家觉得苏青芷乖顺听话之后,还有不与人计较的好处。

    苏青芷昨夜里和苏青葙共处一室,她看了看苏青葙的记事册子,描写得非常仔细。

    苏青葙低声跟她说:“等姐姐回去之后,仔细整理成一本册子给你,你记得收好。将来你不管用不用得上,你遇事的时候,你的心里不会发慌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一脸感动的神情瞧着苏青葙,这个姐姐是一心一意为她着想。

    苏青芷瞧得太明白,唐氏大约全部的心思,全分给长子长女,她待中间的儿女,多少是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苏青葙又低声叮嘱苏青芷,她私下里教她的东西,她一定要小心收藏妥当。

    苏青芷一脸慎重神情的瞧着她点了头,低声问:“姐姐,你明天能和我们一块回家吗?”

    苏青葙轻摇头说:“有始有终,等到表姐回门的那一天,我再回家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轻轻笑了起来,她悄悄跟苏青葙说:“姐姐,粱家婶婶来过家里两次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抬手轻轻抚顺苏青芷的头发,她已经听唐家大舅母提过,粱家老夫人的身子骨不太好,她的亲事,大约会提前进行。

    苏青芷见到苏青葙一脸不意外的神色,她便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粱家夫人瞧着面相,就是宽和的人。当然这话是苏家老夫人私下里跟苏青芷所言,苏家老夫人说:“女子成亲,不能单挑选男子如何,还要挑了门风之外,还要看婆婆的为人处事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感叹不已的跟孙女们说:“当年你们的老祖母就是一个特别慈爱的人,可惜她去得太早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跟人讲过去的事情,她是挑选着人来说。

    只是苏家二小姐那性子,那受得住在凳子上面坐上许久。

    苏青芷偶然听苏家老夫人讲过一次之后,她反而有了兴趣,苏家老夫人想着她的年纪,也会挑一些苏家旧事说给她听。

    苏家是如何发达的?苏家老夫人笑着说:“你们老祖母跟我提过,那时祖上是挑担人家,遇见一个好机会,认识了贵人,在贵人的带领下做起了商事。”

    “啊”苏青芷的小嘴微微张了起来,这般有空间给人开脑洞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那贵人姓什么?”苏青芷糯糯的问了问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笑了起来,说:“年代太长远,你们老祖母说她也是听老老祖母提了一嘴,当时她是新儿媳妇,实在不好意思问得仔细。

    后来有你们祖父之后,家里事情多,也就不再记得多问一句话。这是等到我们成亲之后,她闲坐的时候,跟我说起来的话题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得明白,苏家老夫人嫁进来之后,或许夫妻感情不太顺畅,可是公婆待她,明显还是慈爱有加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的父亲还是擅长经营,可是他却只有一个独子,而且这个孩子还是对仕途有心的人。

    有关苏家老大人父亲为何会只有一个独子的事情,苏青芷一直觉得奇怪不已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苏家那位老祖宗常年在外,身边也没有少过什么娇花嫩叶的,怎么可能家里只有一子,在外面就没有留下什么儿女来?

    苏青芷胆子再大,也不敢问苏家老夫人类似这样的话题。有关这桩事,如今苏家老大人夫妻不说话,最后只能成为千古谜题。

    幸好苏家老大人夫妻在儿女传承大事方面,夫妻双双都特别的争气,各自还是尽了心努了力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不管身边有多少他喜欢的妾室,他让家里人都明白,苏家老夫人才是这个内宅里真正的当家人。

    苏青芷虽说有时心里面替苏家老夫人抱委曲不已,觉得她不过是顶着夫人的名声,做着大管事的事。

    然而她瞧着当事人乐在其中,那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美事。

    天下这么多对的夫妻,在这样的时代里面,不知道多少女人在内宅里暗夜哭泣,在白日里强颜欢笑面对还要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如苏家老夫人这样的生活,还算是非常幸运的妇人,毕竟苏家老大人从来不曾做过情痴,他一直能担得起事情。

    苏家是商人的旧事,家里长辈们从来不曾遮掩过去,反而是以一种尊重的态度,教导家里的孩子们。

    苏青芷瞧得明白,商人有钱,可是名声上面并不是特别好。

    提及商人的时候,大家总会偏见的认为,从商的人,最易见利忘义。

    苏青芷想起林家姐妹面对她的时候,多少有些偏见的情结。

    她们的祖上是读书人家,而她的祖上是商人。

    然而她们旁支姐姐要嫁进商家的时候,她们一个个面上惋惜的神色。

    苏青芷瞧在眼里,只觉得那旁支实在会挑选人家。

    只是得到林家姐妹这般惋惜的女子,不知道懂不懂珍惜,那是家里长辈们能为她挑选得最好的一条人生路,她将来有机会不再受穷苦生活而累。

    苏青芷是懂得生活,并不是那么的容易。

    那种阳春白雪的日子,也是需要有绝对富裕物质的基础,而不是空口吹一口气,小日子就能过得非常的不错。

    无知者则无畏,苏青芷因为知道,她反而珍惜眼前的日子。

    再说,她也从来不是那种有野心和大志向的人,她的心里面明白,她是不会去做那种试图改变任何人的无畏者。

    苏青芷对生活的最高要求,也不过是要求能把日子好好的过下去。

    不管林家姐妹待她是什么态度,她们不敢在她面前直言,她就当做没有看见,也不曾听见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大约时日长了,等到有经历的时候,应该明白的人,迟早都会明白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