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尽
    新人在吉时来迎亲,唐家兄弟们设了一道又一道的难关,结果抵不住新郎请了许多的兄弟们帮着过关。

    这是关关有难题,关关解题之后有笑声。

    苏青芷在新郎未来之前,还跟在表兄弟们身前身后一起跑动,听着他们一会如何的为难人,等到新郎快来的时候,她知趣跑去表姐的新房里,等着接新郎给的挡门红包。

    新房里的人,瞧见苏青芷的时候,一个个赶紧问她外面情况。

    苏青芷笑着对表兄弟要出的难道说了出来,特意点明说:“哥哥们说,一定要听表姐夫唱那种夫妻圆满的调子。”

    唐家表姐的脸红起来,她瞧着苏青芷兴奋的神情,红着脸说:“你怎么又跑了回来?”

    苏青芷低头打量自已苗条的身子,笑着说:“我今年个子长得太快,我都不能装小小孩子跟在表哥们的身后,只能跑来守着表姐。

    表弟们跟我说好了,他们要来的红包,分的时候,会记得加上我一份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见到一脸兴奋神情的苏青芷,她笑着低声说:“芷儿,你一个做姐姐的人,好意思去分表弟们的红包吗?”

    苏青芷笑着说:“大表哥说了,热热闹闹的婚礼,迎亲的时候,可不能顾忌着大小。我这样和表哥们和表弟们亲近,才会去分他们一个红包,下一次,我请他们吃糖。”

    新人房里还有旁的人,大家多少听说过苏家长房次女不受父母喜爱,原本都以为会见到一个娇柔可怜可惜的女子。

    可是大家瞧着苏青芷的神色,实在瞧不出她在家里不受宠爱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的笑容真挚明快,与家里姐姐表姐还有表兄弟们相处,瞧上去就是受父母重视孩子的反应。

    苏青葙面上有着欢快的笑容,心里暗自庆幸苏青芷的心宽,又感恩唐家人待他们兄弟姐妹的爱护。

    外面喧哗起来,欢呼的声音,让新房里的人,一个个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新娘的红盖头直接罩了下来,新娘有心要抬手,都给紧张的人伸手拦住,说:“缓缓,这可是要新郎来揭盖头,圆圆满满一家亲,儿孙满堂宝富贵跟着来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听着那动静越发大了起来,院子门口守着的小表弟们,一个个已经叫了起来,说:“快快,挡住门,叫姐夫唱调子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几乎是趴在门上去瞧动静,只见到表弟弟们一个个挡在门口,而外面传来请求开门的声音,还有紧跟着从门缝隙里面塞进来的红包。

    然而表弟弟们接了红包,还是叫着喊着不够,要听姐夫唱喜歌。

    房里人,听着外面的动静,一个个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人低声说:“下一次,我家姐姐出嫁的时候,院子门,也要弟弟们去守着,这多有喜气啊。”

    新娘的双手拧在一处,新郎在院子门外唱起小调子。

    那声音,那粗糙的吼声,他只唱了几句话,便让守院子门的人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院子门开了,新房里的人还没有出声音,外面已经有人说好话求情,说是要赶吉时,而且红包是一个接一个塞进来,人人手里面有红包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之后,房里的人,全避了开去。喜娘跟在新郎后面进来了,她示意新郎迎了新娘去拜别家中父母长辈们。

    新郎红黑一身的喜服,新娘一身金白色的喜衣,一对新人和谐的走在前面,后面跟随着一群人。

    唐家的长辈们端坐在高堂,唐家老大人夫妻坐在正中间,新娘的父母坐在侧边,满满一堂的人,在新娘拜别下去,女人们眼红了。

    唐家老大人夫妻对新夫妻轮流说了喜庆的话,新娘父母自然是训导女儿在夫家,一定要守着夫家的规矩,孝顺公婆尊重夫婿友爱妯娌爱护家中的小辈们。

    那些套话一句接一句,只是喜堂里太过热闹,苏青芷有些没有听得太清楚,她一脸着急神情瞧着苏青葙说:“姐姐,你听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苏青葙瞧着她笑了起来,说:“清楚。”苏青芷瞧着她笑了起来,说:“那等到姐姐回家后,你跟我说一说。

    等到年后去学堂的时候,她们提及起来,我可以听一听别人家的长辈们是不是说一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笑着瞧一瞧她,她和苏青芷瞧着表哥背起新娘出了门,上了花桥之后,大家在门口,瞧着花桥轻轻摇曳着远去。

    娘家的亲戚朋友们,则是要等到那边花桥进了新郎家的门,由新郎家派人来请,才会出门去赴宴。

    而新娘家的父母,按习俗规矩,他们是不能在这一日前往女婿的家里,只能留守在家里。

    新郎家很快派人来请新娘家的亲朋好友前往,苏青芷想着这速度也太快,那花桥这么快就入了门?

    苏青葙轻轻的笑了起来,她笑着低声凑在苏青芷耳朵边说:“只是礼节上注意一些,那能真等到花桥入门来请客人。

    我们还要去观拜堂礼,等到我们过去的时候,恰巧能赶上那边已经要开始行拜堂礼仪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只觉得苏青葙如今是事事皆通,她一脸佩服神情瞧着她。

    苏镇磊夫妻是长辈,他们的马车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走之前,唐氏过来叮嘱苏青葙照顾好苏青芷,她扶着肚子很快的走了。

    苏青葙是满脸喜色的应承下来,她转头跟苏青芷说:“父亲和母亲还是很关心你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只觉得唐氏别是因为又怀孕的原故,她明显想得周到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一次,才会在人前这般的做面子出来,表明她从来待她这个女儿一样的爱护有加。

    苏青葙瞧着苏青芷满眼诧异神情,她轻轻笑了起来,说:“你可是我嫡亲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冲着她笑了,在她未成亲有儿女前,她是她嫡亲的妹妹,她事事都关照到她。

    可是等到她成亲之后,苏青芷想着为了这个姐姐好,她都不能让她继续挂心她。

    她笑着说:“姐姐,你放心。我知道父亲和母亲关心我,我一样会孝顺他们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说这样的话,她一点都不觉得心虚,父母不喜欢她,她少出现在她们的面前,这就是她对父母尽的孝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