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罚
    唐氏原本有心把人带去东园,她管家这些年以来,苏家三夫人从来不曾给她添过乱子。

    如今她有一个心比天高的女儿,做下这样的事情,唐氏也不想太过折了苏家三夫人的面子。

    只是苏家老夫人执意旁听,苏家三夫人这时候,瞧着这动静,也只能把这两个丫头的父母传来问话。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瞧着长女眼里慌张的神情,她的心下一软,都怨自已平日里教导错了,只知道告知她是三房的嫡长女,不曾明白告知她是庶房的嫡长女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苏家三夫人庆幸女儿只是插手了苏青芷院里的事情,而且事情也未给她做成事。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瞧一瞧苏青芷平淡的神色,果然是唐氏的女儿,瞧着面容生得这么温顺的女子,内里还是知道防备。

    唐氏瞧着苏家三夫人的眼神望过去的地方,她微微皱眉头起来,说:“三弟妹,小九院子里一直差人,她不喜人多。

    我只能顺着她的心意,由着葙儿为她挑选两个懂事能干的丫头去芷园。

    小三或许是出于好意,只是挑选的两个丫头实在太过机巧,瞧上去也不象能做事的人。

    这两个丫头不经主子许可,就去了芷园。

    我们苏家是容不下这样的人,你把这两家人安排去适当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轻轻点头,她也不想把人如何的罚,反正苏家是容不了这两家人。

    只要苏家三夫人把人赶出去,那就是三房的内宅事务。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只觉得口里都是苦味,这两家都是她用得上的人,这一下子,她就直接去掉了两条胳膊。

    然而她瞧着苏家老夫人和唐氏的神色,她们是不会再听她们母女解释话,她只能轻轻点头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瞧着唐氏轻摇头之后,她跟苏家三夫人说:“你现在就去安排两家人出府吧,我会让我身边的管事去帮衬你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瞧一眼女儿,她开口说:“母亲,小三儿年纪还小,她心里是没有别的想法,只是想要安排两个人进芷园,能好好照顾小九儿,只是所挑选的人,有些不太适当。”

    唐氏笑了起来,说:“三弟妹,小三儿这阵子打理厨房事务,是太过辛苦了。

    过了年,她的亲事,也要相看起来。我瞧着从现在起,就让她回去养一养,免得厨房里的烟火味太重,把好好的一个小女子熏得俗气起来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抬头有心要辩解一二,苏家三夫人用力拧她一把,她笑着说:“大嫂所言甚是,是要让她在三房里静静心,等到年后相看的时候,也让外人瞧一瞧我们苏家女子的风采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让苏家三夫人直接把人带走,又派一个管事跟着去看她如何处置。

    等到该走的人,都已经走了之后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瞧着唐氏轻摇头说:“玉儿,如今你处事太过委婉,这样不太好。

    你做了好事,别人未必领你的一番好意。”

    唐氏轻抚着肚子说:“母亲,各人教出的女儿,各人回去管教。

    我自个的女儿,我尚且没有多的心思去教导,那还有心想着去教导隔房不懂事不懂规矩的侄女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瞧着唐氏的神色,她微微皱眉头起来,唐氏怀这一胎精气神都有些不足,只怕还是心情不太舒畅。

    唐氏吩咐苏青葙去和苏家三小姐交接厨房的事情,她叮嘱说:“葙儿,事不大,瞧在姐妹的情份上,能放过就放过,只是要把人情交待给她知道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带着苏青芷走后,唐氏略略的松一口气,她和苏家老夫人还是有些亲近。

    她跟苏家老夫人说:“母亲,生过这一胎之后,我想用药,日后不再生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赞同的点了点头,说:“也不必用药,只是在日常防着一些。你私下里去跟王大夫的妻子说一说,她那边一定是有法子。

    她生下五子之后,她年纪也不大,却一直不再生,我觉得只怕是她家夫婿给了她保养不伤身子的方子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觉得用药还是伤身子,她当年不想再生之后,苏家老大人是直接不近她的身子。

    过后,他们两夫妻的感情越发的淡薄起来,苏家老夫人可不想唐氏走她的旧路。

    何况如今苏镇磊的身边只有唐氏,她认为她的儿子们还是比较象她,在男女事情上面,不太多情重色。

    唐氏的心里面自然是不想用药,只不过她怀这一胎反应太大。

    还好苏镇磊比较安分,他每天回来之后,哪怕那三个又动了心思,他也不去旁处。

    唐氏如今庆幸当年她的身子不错,要换成如今来,只怕是母子最后都不能成活。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在半路上,遇见那两家人,见到他们的神色惶恐不已,她嘲讽的瞧一瞧他们,说:“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在三房的院子里,苏家三夫人说出要两房人立时出府的决定,言明,两家人暂时去她的嫁妆小院子里去,日后,是绝对不许再进苏家来做事。

    两家人顿时绝望的苦求苏家三夫人,言及这些年来忠心,以及他们日后一定会好好管束家里的人。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瞧着他们两家当事男人,她苦笑着说:“你们家里的女人和孩子不懂事,要跟着小姐胡闹,你们也不会劝一劝吗?

    如今事事晚了,你们这样大的胆子,苏家没有打你们板子赶人,已经是慈善人家最大的恩典。

    走吧,别把我们主仆之间的情份,一下子全磨光。”

    两家男人一脸灰败神色扯着自家女人走了,他们也只是想要赌一把,依着九小姐从前的性子,她是不太理会进她院子里的是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这当中又有大小姐的面子,经三小姐这样在当中随手糊一糊,只怕是收下来,九小姐也不会去寻大小姐多问一下。

    现在赌输了,两家将来会如何,将来再转卖,也进不了苏家这样轻易不罚下人的门第。

    两家男人低声警告着自家女人和孩子们,不要再哭再闹。他们两家就这样悄悄的快快的走,将来苏家三夫人也好打发他们两家寻下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