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二十二章 听劝
    芷园里,在冬雪渐渐大起来的时候,两个大丫头离了芷园。

    苏青芷想着她们两人的尽心尽意,按着规矩给她们了红封。

    当然红封,还是唐氏让常顺娘来过来的,顺带还有唐氏给两个大丫头的红封。

    两个大丫头感动不已,心里暗忖着,她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

    唐氏到底是九小姐嫡亲的生母,那心里面还是有这个女儿的存在。

    苏青芷很是诧异不已,只是唐氏要帮她做这个面子,她自然是感激不已。

    她特意带两个大丫头去东园谢恩,她仔细的瞧了瞧唐氏的神情,她待她,其实还是一样的淡淡。

    两个大丫头谢恩走后,唐氏面对苏青芷没有别的话说,只吩咐她去跟弟妹说话。

    苏青芷轻轻行礼告别之后,唐氏面上绷紧的神色松缓下来,常顺的娘瞧见之后,她赶紧移开了视线,瞧了瞧那刚刚闭合上的门。

    苏青芷是乐意陪着弟妹说话,他们两人的天真无忧,让她觉得这个世界是无限美好,人生,可以盼望的东西还有许多。

    她或许能想一想她未来的孩子,至于夫婿这种容易变来变去的东西,她是不敢去想,只怕一想,处处皆见狼人。

    苏丰君和苏青荨在一处,他正在给她念数字书,而苏青荨在一旁笑着拍巴掌,她的小嘴里吐出兄长厉害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两人见到苏青芷的时候,都是欢喜的直接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青芷弯腰抱扶住他们两人,笑着问:“君儿又认识了多少字?荨儿可听哥哥的话?”

    苏丰君小脸红红自信的说:“姐姐,我认识了半个书册的字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冲着他,很是骄傲的竖起拇指说:“我家弟弟就是聪明,认识好多的字。”

    苏青荨在一旁着急的叫嚷起来:“听话,姐姐,我听话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领着他们两人坐下来之后,她又伸手摸一摸他们两人穿的衣裳。

    苏青芷瞧得出来,唐氏这一胎好象怀得艰难,她的气色有些不太好。

    苏丰君笑嘻嘻跟苏青芷说:“姐姐,母亲跟我说,再过几个月,我们就会有一个小弟弟。”

    苏青荨也是一脸欢喜的笑容,说:“姐姐,当姐姐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她笑了起来,说:“好,荨儿会是一个好姐姐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听苏丰君数了一串的数字,他口齿伶俐,每数一个字,还会示意苏青荨跟着他念一遍。

    苏青荨到底年纪小,前面跟着念,后面立时忘记前面的数字。

    苏丰君瞧着她的时候,她会笑嘻嘻一脸可爱的样子瞧着他。

    苏丰君跟苏青芷解释说:“姐姐,荨儿年纪小,等到大了,就会跟我一样的聪明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笑着点头说:“君儿说得极是,君儿这般的聪明,荨儿大了一些,一定会表现得又聪明又可爱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进院子的时候,就听到小儿女们的欢喜笑声,他的面上自然浮现出笑容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心里记挂着唐氏的情形,还是先进了主房。

    唐氏瞧见他进来,她神色疲惫的瞧着他,说:“大爷,这样的天气,你在外面,一定要记得穿厚外套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很是高兴听到唐氏说这样的话,他认为唐氏的心里到底是有他。

    如苏家老夫人所说,他是唐氏儿女的父亲,唐氏的心里自然是有他的。

    苏镇磊坐下来之后,常顺娘就赶紧送上热茶水上来,又送上热帕子给苏镇磊擦拭手。

    常顺娘收拾好东西退下去之后,苏镇磊低声关心的问唐氏:“玉儿,你今天可有好一些?”

    唐氏的手轻抚肚子,她笑着说:“我觉得每一天都好了一些,这孩子太聪明了,只怕是想要我多注意他一些。”

    唐氏认定这一次怀的是男胎,只不过她事情,她只跟唐家老夫人说了说。

    唐家老夫人也觉得孩子不曾生下来之前,还是不要说那样确定的话。

    苏镇磊瞧着唐氏明显不太好看的神情,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起来。

    他低声说:“我去寻大夫提过,等到你这一胎生下来之后,我就用药。日后,我们不要再生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唐氏是一脸震惊的神情瞧着苏镇磊,她想一想轻摇头说:“我年纪大了,如大夫所说,我这一胎反应这般的重,只怕越往后,生育方面不会太顺。

    还是我生过孩子之后,我请大夫给我用药吧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瞧着唐氏的神色,他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跟唐氏说:“我打听过,我用药的话,对我的影响不大大。

    而你用药的话,日后,也许还是有机会再怀上孩子。”

    唐氏是坚决反对苏镇磊的行事,她不想苏镇磊日后因此来后悔,到时候,他们两人不成怨家都不行。

    她轻摇头说:“大爷,你是在外面要交际行事的人。我一个内宅女子,寻最为合适的大夫,配置最安全妥帖的药,对我的影响不会太大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瞧着唐氏面上紧张的神色,他很快的笑了起来,轻摇头说:“如今孩子还在你的肚子里面,那事,还不用着急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唐氏瞧他一眼之后,她想一想苏家三夫人母女的事情,她低声跟苏镇磊嘲讽的笑着说:“原本是小三儿的错,如今我瞧着三弟妹和小三儿的行事,反而是我们这一房错了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听唐氏的话,他并没有把事情放在心上,他笑着说:“谁都明白,我们这一房是大人大量,不跟下面的弟妹和侄女计较这样的小事情。

    三弟妹扲不清楚是非,老三是一个聪明人,他的心里面明白对与错。”

    唐氏不太在意的笑了起来,说:“家里妯娌们相处这么多年,我们能一直相处得不错,也不过是互相体谅各自的男人在外面的不容易,我们在家里不能扰了男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三弟妹先前瞧着还是识大体的样子,只是母亲容不得她留下那两家人,她怪不到母亲的身上去,最后只能怨了我和小九两人。

    还好小九儿一向是粗心的人,她是不会计较这些她三婶和三堂姐的冷脸相向。

    再说,她虽说不是那种目下无尘的人,却也不是谁都能让她亲亲近近的当成嫡亲的兄弟姐妹来相处亲近。”

    唐氏最终还是听了唐家老夫人的劝,她不能让苏镇磊一直这样的冷落苏青芷,她所生的孩子,应该在她父亲的面前,得到她应该有的权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