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二十三章 解释
    或许是经过一些事情之后,唐氏释怀了许多,然而却比从前显得计较起来,她也不介意让苏镇磊把她的小心眼瞧得更加明白起来。

    苏镇磊的妾室和三个庶女,原本就由他供养着,如今唐氏偶尔会笑着跟他说:“大爷,孩子们都大了,女儿们的嫁妆,公中出一些,我从嫁妆里拿一部分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等到儿子们成亲的时候,我可不能从我的嫁妆里拿东西出来,毕竟我要顾虑到大爷和苏家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大约是经她提醒之后,方想到儿女们一个个都大起来的现实。

    苏镇磊的心里面,其实那有不知道,长房这些年在许多时候,是靠着唐氏嫁妆生活。

    他们初成婚的时候,唐氏心疼他在外面不容易,那时他的心里是抵触过家用,大部分用的是妻子嫁妆,只是后来,他有些习惯了。

    后来夫妻失和之后,唐氏就不曾管过他的事,而他还是照旧不曾管过妻子和孩子们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今两人和好起来,唐氏一样不曾管过他的事,只不过,苏镇磊感觉得到唐氏对他,再不如从前那般的大方,反而有些计较起来。

    苏镇磊觉得那是因为孩子们大了起来,唐氏开支大了起来,她待他有心,才会跟他计较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唐氏如今多少有明白,男人和女人的思路,原本就容易两极分化。

    她对苏镇磊的误会,只是轻轻一笑而过。

    年轻的时候,她太笨了。现在苏镇磊再用银子砸她的时候,她是欢欢喜喜的接过来,再不也会去追问来源。

    如他们这样的夫妻,有一些误会,是恰巧的好。

    唐氏无心可以再付出去,也欢喜苏镇磊的误解。如唐家老夫人所言,不管如何她是要与这个男人走到底,何必一定要追究得太过仔细,以至于让自已无路可以走。

    唐氏瞧着苏镇磊,多少类似有些象在瞧着活动的银子仓库,虽说给的不多,可是细水长流还是能撑得住。

    唐氏有了这一个孩子之后,她想得多了起来,她对苏青葙置办的嫁妆,都有些变得舍不得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她到底是特别疼爱苏青葙,在这方面还是舍不得委屈了她。

    如今她认为,她所生的孩子,一样应该有享受父亲给予东西的权利,而不是由她这个做母亲的人,一肩全担负。

    她有,这不是她的错,自然也不会是她儿女的错。

    唐氏跟苏镇磊很坦然的提及苏青葙嫁妆的事情,她认为既然苏青葙是他们的长女,那么嫁妆一定要丰厚。

    她愿意拿出她的一半嫁妆给予苏青葙,她余下的嫁妆,将来还要再分给她所生的女儿。

    至于儿子们的亲事,那所有的开支,除去公中给予的银子外,那就需要苏镇磊买单付出。

    或许对这个男人无多少情意之后,唐氏跟苏镇磊说话,就不再象从前那样总是给他留有余地。

    她如今跟他说话,是有什么话,就直言说出来。

    她笑着说:“葙儿这些孩子,他们也是大爷亲生的孩子。你那三个女儿尚且还穿过你置下来的衣裳,我所生的孩子们,他们身上每一根纱,都是出自唐家那边的恩典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的脸羞愧得红了起来,自从唐氏怀了这一胎之后,待他,那是他那里痛,她就用力往那里狠命的去踩。

    苏镇磊的眼光落在唐氏的身上,她的家居衣裳用料,都是挑选那些平实的布料。

    苏镇磊脸红着解释说:“那一日,那孩子跟我说,她姨娘有好几年不曾置下衣裳,而她身上的衣裳,我瞧着也不太象样子。

    我想着你现在身子重,也不想让外人瞧见后,非议你待人不宽和。

    我就让人送了布料进来,分给她们三人去处置。”

    唐氏瞧着苏镇磊冷冷的笑了笑,这个男人始终会被表面虚浮所骗。

    她年轻的时候,那眼睛是有多么的瞎,才执意认定这样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唐氏瞧着苏镇磊轻轻的笑了起来,她轻轻拍一拍巴掌说:“每一年,公中都会给有妾室名号的人,四季置一身衣裳,至于你那三个庶女,那是每季两身衣裳。

    这几年,家里经济有些困难起来,我当着家,也不曾委曲这个家里的人。

    或许是下面的人,隐瞒了我。多亏大爷提醒我,我招人来问一问实情。”

    她再用力拍一拍巴掌,一会之后,常顺娘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唐氏把事情跟她说明之后,常顺娘一脸诧异神情瞧着苏镇磊好几眼之后。

    她一脸正色说:“大老爷,三位姨娘和三位小姐那里,是由我带人亲自送过去的布料。

    以前是做好衣裳送过去,只是三位姨娘嫌弃家里针线房里的人,待她们不够用心,她们跟大夫人请示之后,就直接换成布料和针线直接送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季,刚送过去没有多久,三位姨娘和三位小姐那里,还派人来感恩过。

    这事情,大老爷走出去,随便寻人问,都能问出一个长长短短出来。”

    唐氏黑着脸瞧着常顺娘说:“只是要你跟大爷解释一下,你那来的这么多话要说,下去吧,别再进来让大爷瞧着你就心塞不已。”

    常顺娘一脸不安的神色瞧着苏镇磊,低声说:“大老爷,是我的话太多了,我这就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唐氏见常顺娘退下去之后,她瞧着神色不太好看的苏镇磊说:“大爷,你也知道常顺娘就是一根肠子到底的人,她的话,你随便听一听。

    想来,也是她们想你了,寻一个借口来见一见你。她们也是你的孩子,你不如现在就过去瞧一瞧她们吧。

    日后,她们嫁了,你就是有心想多瞧几眼她们,也没有如今她们在家里来得方便。大爷,你去吧,我再歇上一会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站起身来,他瞧着唐氏解释说:“我去瞧一瞧君儿和荨儿,他们兄妹就在院子里面,这一天到晚,我见他们的时辰都少。”

    唐氏轻轻的点了点头,笑着说:“他们早上的时候,还跟我说,想要和你说话呢。我就怕他们太过吵了你,刚刚你回来,就没有跟你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