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支持
    苏镇磊见到苏青芷的时候,他很平常的皱了皱眉头,一脸正色道:“小九,天色不早了,你早些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顺势跟弟妹们挥别,然后向苏镇磊行礼离开。

    行出东园的院子门,苏青芷轻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面,苏镇磊相比唐氏来说,她还是宁愿信一信唐氏,至少唐氏还愿意顾忌母女之间的面子情。

    苏镇磊对她的父女情分,实在是太过稀薄。苏青芷觉得他待三个庶女,瞧上去都要比待她还要好一些。

    当然这一会,苏青芷不知道唐氏明晃晃的给下暗绊子的庶女,进行了连坐的告了明状。

    苏镇磊是羞愧着当着唐氏的面承认,他再一次怜惜错了人。

    苏镇磊看了看小儿女之后,他便跟唐氏说一声,他有事去寻苏家老大人说话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坐在书房里,他见到苏镇磊的时候,面上无任何的惊讶神情。

    苏镇磊瞧着苏家老大人镇静的神色,他的心情跟着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瞧着苏镇磊一会之后,他轻摇头说:“你年纪小的时候,我正是最忙碌的时候。

    我平日瞧着你母亲很会教导人,如今方知慈母败儿的话,多少还是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她让你在年少的日子,一直见到的是世间比较好的一面,你那时从来不曾接触过面对过现实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面,唐氏比你母亲做得好。她是不管好好坏坏,都由着孩子们自行去观察。

    哪怕是你这个父亲不好的方面,她也不会在儿女面前帮着你用力去遮掩,反而是大方的任他们自行去断定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的面色稍稍有些不太好看,他其实愿意儿女的心里面,他就是一个伟大的父亲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抬眼瞧明白他的想法,他笑了起来,说:“你的母亲,当年要是如唐氏一样由着你知道我身边那些女人的性子,你那时就不会被一个丫头这般轻易就哄骗过去了。

    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,也不会闹到如今这种地步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这一辈子是喜欢过无数的女人,他却也是一生不曾象苏镇磊那样的动过情。

    大约是年纪老了起来,他反而替长子惋惜起来,他错失了夫妻重新和美最佳时期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的眼睛,自然比苏家老夫人瞧得明白,唐氏待老大是失了心,她如今心里最重要的人,是她所生的儿女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认为苏镇磊生活在他想象的生活里面,反正又伤不了苏家的筋骨,他能够待唐氏如从前一样好,是对苏家有利的事情,大家就一块掩耳盗铃吧。

    苏镇磊一直认为苏家老夫人是女人的楷模,她是贤良之事慈爱宽容之母。

    他听苏家老大人的话,面上微微露出不赞同的神色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瞧着他面上的神情,他只是微微的笑了笑,说:“你现在来寻我,有事吗?”

    苏镇磊面露难色的跟苏家老大人说:“父亲,今天苏家老大寻我说了他母亲如今身子不太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端茶轻淡的饮一口,说:“那又如何?唐氏一向在这方面处事周全,你听唐氏说过去拜见时的详情吗?”

    唐氏那一日和苏青葙前去粱家,她回来之后,跟苏镇磊提过,粱家老夫人的身子是瞧着不太好,但是好好的养着,还是能再活上几年。

    苏镇磊把话说给苏家老大人听,他听后微微笑了笑,说:“有些事情,还是要男方主动,我们女方,可不能表现得太过心急了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听明白苏家老大人的意思,他是不反对苏青葙婚期提前。

    苏镇磊反而在这一时舍不得起来,他闷着声音说:“十五和十六又差不了几月,粱家人也太着急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轻抬眼瞧一瞧他,说:“两家既然定下亲事,我们家又不打算毁亲。粱家有诚意,早几个月和晚几个月,又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苏镇磊瞧着苏家老大人的神情,明明之前,是他一再申明,苏家的女子十六方许正式出嫁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一眼瞧出来长子的神情,他眉头轻掀,只觉得这个儿子太不成气,明明外面暗处风声不少,他在官场里,还总是反应慢上好几拍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皱眉头说:“粱家那孩子是一个有孝心的人,我看他家父母也孝顺。我觉得事出有因,葙儿提前嫁过去,粱家也会感念她的孝心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反对的话语,直接就给咽了回去。他也知道粱家老大人的身体不太好,如果粱家人要借着喜事给老人家添寿,他们家太过反对,将来对女儿在夫家的处境不太好。

    苏镇磊惆怅不已的跟苏家老大人说:“父亲,我想多一些时间,能为葙儿寻一些好东西给她做嫁妆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眉毛都不曾抬起,直接说:“她是家里嫡长孙女,她的嫁妆自然要比下面的妹妹厚上三分。

    我已经跟你母亲说过,她也觉得应该如此。葙儿自小聪明懂事孝顺,她出嫁的时候,我们做祖父祖母的也会送一箱嫁妆给她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欣喜不已,苏家老大人夫妻的手里,还是有些珍贵的物件。

    只是他想着家里的弟弟们,一个个都是有宠爱的女儿,略有些不安的劝慰说:“父亲,家里的孩子们多,你和母亲手里的东西不多,还是不用给葙儿备一箱的东西。

    只给她一样两样东西,她就会感恩不已。”苏镇磊委婉的推辞起来,苏家老大人瞧着他笑着说:“你当着我的面,就用不着这般的口是心非。

    再说,我们自个的东西,我们想给谁,现在还是能做主定下来。

    老大,我想好了。我今年的体力不如从前,我已经想要上书给皇上,想要早一些退下来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一脸震惊神情瞧着苏家老大人,他听说朝中是有一两位老大人上书给皇上请求退下来,让年青力壮的能干人顶上去。

    苏镇磊这时候瞧向苏家老大人的头上,他的头上早就有了白发,只是现在显得更加明显起来。

    苏镇磊沉沉的点头说:“好,父亲,不管你做什么决定,我们兄弟都会支持你。我们兄弟如今也养得起家,也不能再让父亲这般再为公事和家事煎熬下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