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教导
    来来往往的人,就是苏青芷再有心让两个久别相见的人,单独相处一小会儿,也抵不住闻讯而来的苏家姐妹来一个意外偶遇。

    粱启明瞧着一个个娇柔的小女子,侧转头瞧一瞧苏青葙姐妹,他心里只觉得还是有唐家血脉的姐妹两人,瞧着更加的舒服自在。

    他冷着面孔,由着苏青葙出手打发走前来行礼的妹妹们。

    苏青葙瞧着粱启明的冷脸,她的心里暗自放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的先前一直担心着粱启明的笑太过招人,如今瞧着他沉着一张素脸,心里顿时安心许多。

    粱启明和苏青葙姐妹去主院给苏家老大人夫妻请安之后,他很快寻了要去外祖家拜望的借口,非常快的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吩咐大管事陪着送人,苏青葙姐妹自然要跟着送一程。

    在路上,大管事瞧着各房的小姐们,他微微皱了眉头。

    苏青葙姐妹把人送到外院的路口,大管事和苏青芷两人各寻理由退让好几步,由着这两人单独告别。

    粱启明瞧着苏青葙略有些不安的神情,他微微笑着说:“葙儿,我分得清楚,你是你,别人是别人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低头轻声解释说:“我还是觉得太过丢脸了。只是她们年纪太小了,日后,她们年纪大了,就不会如此好奇行事。”

    粱启明笑着瞧了瞧苏青葙的头顶,说:“过年时,送年礼过来时,我们再见面。近来,家中长辈会要求我在家里静修多读书。”

    粱启明冲着大管事行礼之后,他大步往院子门口走去,大管事赶紧走几步,跟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苏青葙姐妹往主院走去,在路上,苏青葙轻轻叹气说:“母亲管家太过松散,而我,只是一个将要出嫁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觉得唐氏大约对苏家人的情意,经过这些年来的是是非非,她已经心淡下来。

    苏青葙如今代管着苏家的内宅事务,也不过是遵循着唐氏的旧例行事。

    苏青芷想着那些姐妹瞧着粱启明的眼神,都觉得她们还是独善其身才是正道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夫妻喜欢看一家团圆欢喜的局面,长房苏镇磊大约也是喜好这一种。

    唐氏不会去改变现状,苏青葙纵然瞧见当中的不妥,她也只有一种选择,那就是和唐氏一样的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苏青芷是不觉得苏家老大人夫妻瞧不出现状,他们那样经事的人,只是舍不得这份儿孙满堂的热闹。

    在主院里,苏家老大人赞许的跟苏青葙说:“男人,是不能困在居室里面儿女情长。粱家这个小子,出去一趟,各方面都有长进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只是笑着低了头,苏青芷瞧着苏家老大人夫妻的神色,他们仿佛不知道粱启明刚刚在外面引起来的风波。

    苏青葙和苏青芷离了主院之后,苏青芷瞧着苏青葙的神色,她笑着说:“姐姐,我去哥哥那里找书看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瞧着她叮咛说:“别太晚了,你哥哥最近功课多,你别和他说太多的话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笑着应承下来,她瞧得出来苏青葙的心情不太好。

    苏青芷去苏丰道院子的时候,小厮直接领着她去书房。

    苏丰道回来的时候,苏青芷看书都入迷了。

    苏丰道唤醒她,他瞧一瞧她手里的杂记,他轻轻摇头说:“小九,你不喜欢看诗文,那也可以看一看经事的文章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苏丰道一脸正色的神情,她笑了起来,说:“哥哥,我又不用参加科考,你就由着我看一些我想看的书吧。”

    苏丰道瞧着苏青芷想了想,说:“也好,你只要不在外面瞎看一些书,我这书房里面的书,我由着你看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觉得很是奇怪的瞧着他,说:“哥哥,我少出门,偶尔去书肆,也是哥哥陪着我去。”

    苏丰道瞧着苏青芷的神色,他神色放松了起来,她从来就不是那种眼高手低的女子。

    他笑着说:“今天粱家哥哥来家里,我听说家里的姐妹们抱团参观姐夫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眉峰轻抬起来,她笑着说:“哥哥,你在学里交到新的朋友?”

    苏丰道笑了起来,说:“前一阵子,我不是跟你提过,有几个新来的同学,他们一个个性情明朗喜交际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笑着点头说:“哥哥也喜欢和他们说话吧,哥哥从前都不会这样的说家里的姐妹们。”

    苏丰道轻叹气说:“芷儿,你有空的时候,要多去陪着荨儿,可不能让她跟家里那些不懂事的人多接触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他,想一想,跟他说实话:“哥哥,父亲不会太欢喜我常去看弟妹。”

    她能够感觉唐氏近来的对她的改变,她已经过了需要母爱的时期,她还是乐见唐氏对她渐渐缓和的态度。

    至于苏镇磊这边,苏青芷对这个父亲迁怒她的行事,一直觉得好笑不已。

    他自已怜惜错了人,毁了夫妻情意,他一直不曾真正怨恨过那个多事的丫头,反而怒起极其无辜的她,她当日可只是胎儿。

    她能够平安存活下来,那是她的命大,也是唐氏的身子健康和运气好。

    这内有苏家老大人夫妻在苏家对唐氏的支持,外有唐家人对唐氏的援手。

    苏丰道听苏青芷的话,他年纪大了起来,他与苏镇磊的关系面上亲近,内里,他是无法太过亲近父亲,这自然是与当年的事情有关系。

    苏丰道瞧得明白,苏镇磊待他和苏青葙还是要爱护许多,哪怕就是在那冷落唐氏的日子,他待他们姐弟是远了一些,但是相比弟妹们来说,还是要亲近许多。

    苏丰道想着听来的消息,苏青葙十五周岁就要出嫁的事情,只怕粱家夫人再来几趟,母亲和祖母两人就会松口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苏丰道瞧着苏青芷的平和面容,想着听来的消息,他觉得幸好苏青芷现在年纪尚小,亲事,暂时还不用着急。

    苏丰道的心里很是纠结不已,父母不愿意理会苏青芷,仿佛是由着她自行去生长。

    而苏青葙如今是自顾不暇,她最多也只能顾着苏青芷一年到两年的光阴。

    苏丰道心里的着急不已,他自已也只是一个半大的少年人,他现在深刻觉得妹子教导不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