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二十七章静候
    苏青芷不知苏丰道挂念着她的事情,她只觉得苏丰道这个年纪,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,实在不应该表现得这样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苏青芷将心比心,她其实舍不得苏青葙早嫁,然而她是平常人,自然要顺应这个时代的潮流行事。

    她笑着跟苏丰道说:“哥哥,姐姐的婚期约了等到十六岁的时候进行。纵然未来姐夫家如今心急起来,那也要等到姐姐满了十五周岁过后。”

    苏丰道瞧着眉目笑意深深的苏青芷,他跟着笑了起来,他现在不介意苏青葙十五岁出嫁。

    他听小厮提了,那个满面春风的人,这一次是面色严厉,不曾给那些心眼多多的小女子们,任何的搭话机会。

    苏丰道好奇的问苏青芷:“我刚刚来的时候,听说人,未来姐夫如今不会笑了,是吗?”

    苏青芷轻笑了起来,说:“我瞧着未来姐夫还是会笑,只是不跟从前一样,逢人就笑,他现在是挑人来笑一笑。”

    在主院,面对苏家老大人夫妻的时候,粱启明是笑了。他面对唐氏的时候,他一样的笑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在苏青葙的面前,他的神色也是缓和许多,跟她说话的时候,语调里有着诚挚。

    如今粱启明的神色里,明显带有风霜冷冽的气息,他已经不是温室里生长的娇花,而是在外面经过事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苏镇磊回来的时候,他听说过粱启明来过的消息,他是满脸兴奋神情跟唐氏说:“玉儿,我今天在官府里听,听上面大人赞叹了启明的能干。”

    唐氏瞧着苏镇磊的神色,她原本一直舍不得苏丰道将要出外游历的事情,如今瞧着苏镇磊之后,再想一想粱启明前后变化,她觉得她要学着放手。

    唐氏跟苏镇磊低声商量着说:“前一阵子,我大哥跟我说,明年,想让道儿跟着表哥们出门一趟,时日不长,就是一两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我想着不曾问过你的意见,就跟我大哥说,要回来与你商量。后来,我的身子重,一时之间,我都忘了这回事。

    今天见到启明,一下子想了起来。我想着孩子大了,我们做大人的不能捆着他往上走的脚步,就想听听你的意思?”

    苏镇磊微微皱眉头起来,说:“可是这样一来,会耽误道儿的功课。他出行的事情,再缓上一年两年吧。”

    唐氏听他的话,她笑了起来说:“我大哥那样的人,是绝对不会误了孩子们的功课。他跟我说了,会请有名的夫子们跟着一块同行,路上,孩子们一样不会停了功课。

    再说,也不是唐家一家人出行,内里还有好几家人的孩子一块出行。在这个名单能够加上道儿,也是因为道儿平时表现得出众,另外几家人的长辈方许可下来。”

    唐氏不曾提及还有唐家人的面子在内,她的心里明白,苏镇磊对她娘家人的心结。

    唐家的人,那时是有意让他们夫妻和离,一别两宽,各自安生过日子。

    苏镇磊瞧得清楚明白,唐氏这是已经同意的意思,如今问他的意思,只不过是希望他赞同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苏镇磊心里不是滋味,然而唐家待唐氏所生儿女的好,他的心里面比谁都明白。

    他缓缓点头说:“行,道儿是我们这一房的长子,他能够早早立起来,父亲也能安心下来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那可能不明白,苏家老大人对儿子们失望的心情,只是老人家不言,做儿子的人,一个个全当瞧不见,这样才能父慈子孝的过着日子。

    苏镇磊的心里面是有老父老母,他如果不曾经过事情,或许他的心性一样的不平,认为老父亲实在是太过小瞧了他们兄弟。

    只是他经了事,又面对过唐氏那几个出色的兄弟之后,他的心里面还是明白,别人在努力的时候,他却荒弃了大好光阴。

    如今他和他们已经隔了一重山,大家彼此都不再是同一个台面上的人。

    苏镇磊是起过心思想要发奋一下,只是他惰性多年,而且在这些方面又不是天资出色的人,只能继续过这种一天撒网,三天晒网的日子。

    唐氏见到苏镇磊在儿子的大事情上面,他没有那种斗气的心态,她面上的笑容灿烂起来。

    她跟他提及粱启明这一次在家里的表现,她的面上露出那种松了一口气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启明这个孩子生得好,他先前那性子说得好听,是心善不懂得拒绝人。

    说得难听一些,那就是一种糯米的性子,谁都能入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如今在外面几个月之后,他这一次回来,人还是有大变化。

    等到缓上几月,他就是变回从前那种面上时时有笑的性子,骨子里应该有的东西,也已经存在了。

    何况他年纪上来了,粱家也不会由着他轻闲下去,他也不会再有那种闲情逸致来关注身边的闲人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瞧着唐氏面上的神情,他的眉目间神色缓和下来,说:“也不知那孩子在外面经过什么事情,只是他们一行人平安归来,对我们两家就是喜事。

    你现在身子重,改天,就由着母亲安排一下,我们两家团聚一下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的婚期,粱家那么的急迫,只怕是那位粱家老夫人的身子是不太好。

    我也想仔细了,我们这边如果执意坚持婚期不变,那边万一有什么不好,将来葙儿嫁过去,只怕是日子不太好过。

    如今舍了面子给粱家吧,就当成全了女儿在夫家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经苏家老大人的提醒,他多少感觉到粱家那边不对的情形。

    苏青葙年纪是小,可是万一等到婚期将至的时候,那边出了变故,要守孝的话,只怕对苏青葙的名声不太好。

    顺着粱家人的心思,把婚期定在苏青葙满了十五周岁之后,成全了两亲家的情意。

    唐氏笑着轻点头说:“这样的事情,自然是由男方那边安排,等到他们家请过我们家之后,我们家再来回请他们家的人。

    至于婚期提前的事情,也需要他们家先去瞧一瞧日子,我们女家这边就静候佳音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我又心急了一些。玉儿,家里儿女的事情,我听你的安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