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喜欢
    苏家的人和苏家长房的人,一个个心里面,都在隐隐在等着粱家将要到来的邀请赴宴请帖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冬日里,出门去做客,除去路上不太好走之外,其实大家都盼着有这样一个外出的机会。

    唐氏大着肚子,是不太方便出行。只是有关苏青葙的大事情,她还是悄悄问过苏家老夫人的意思,老夫人也表示,她有心想去瞧一瞧粱家老夫人。

    她很是感叹的跟唐氏说:“我一直很是羡慕粱家那位老太太,她是辛苦过,操劳过,可是她的男人懂得体谅她。”

    唐氏如今听得明白苏家老夫人不曾说出的话,粱家老大人这一生光明磊落,在内宅里面,也是相当清静的人。

    听说,当年皇上曾经让人试探的问过他的意思,有品貌双全的医女,可以随侍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粱家老大人是直接以不方便为理由拒绝,而提出来,他想要一个稍稍懂医的小厮。

    这桩事情,还是苏粱两家定下亲事之后,苏家老大人悄悄跟苏家老夫人提了提,而苏家老夫人再跟唐氏分享了消息。

    当然苏家老大人是感叹粱家老大人那时节是一个粗人,却是一个相当懂得进退的粗人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和唐氏却是感慨粱家老夫人好福气,能得夫婿如此倾心相向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和唐氏原本关系就亲近快接近如母女关系,如今又因为分享了粱家的秘事,婆媳关系越发的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感叹的跟唐氏说:“粱家老大人心里如果没有老太太,这送上门来的美女,他那可能不收下来。”

    唐氏一样羡慕不已,苏镇磊一直闹着叫着对她情深似海,可是转头就能去怜悯一个丫头。

    那样的情深,她如果不是因为已有儿女,公婆又在明面上支持她,她当年才没有与他绝裂,而是选择他回头来,她就将就过下去。

    唐氏这一胎怀得艰难,她听说那三个妾室和庶女的举动之后,她的心里面也只是紧了紧。

    她过后吩咐常顺娘,由着她们去做,看她们这一次能做什么样子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苏镇磊这一次还是跟从前一样,又重新怜惜了他的小心肝们,她恰巧可堂堂正正面对他。

    免得有时候,她的心里会有对不住他的感觉。他回头过来了,可是她的心里面,他却是那个走远的人。哪怕他在她的身边,她也觉得这人好遥远不可靠。

    唐氏轻抚着肚子,她能够感觉这一次是男胎,而且是一个特别调皮的小子。

    唐氏听着常顺娘跟她笑说,昨天傍晚时,那位庶女又恰巧遇见生身父亲,然后表现出孺慕之情,让苏镇磊停了脚步,与她说了话。

    唐氏先前以为她会生气,就是常顺娘跟她说话的时候,她也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唐氏的神情。

    后来,常顺娘瞧得明白,唐氏如今是抱着一种看戏的态度,由着苏镇磊的后院里起波浪。

    常顺娘瞧着这样的唐氏,有时候,会记起那个热情奔放待苏镇磊一心一意的唐氏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那时候的唐氏最美,如今的唐氏是掩埋了她所有的情意,她的眼眸深沉无边,偶尔起风波,也是有关娘家和儿女的事情。

    前一次,苏家三小姐闹那么一出来,表面上,唐氏是生气了。

    常顺娘瞧得明白,唐氏的心里面没有动过气。

    她笑着跟常顺娘说:“可惜只有一个三小姐,再多几个出来闹一闹事,也能让她们姐妹有练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粱家那么多的人,又聚在一个不大的院子,那暗地里的是非,一样需要小心防备。

    老大的性子太过稳重,又是极其宽和的性情。如今我瞧得明白,女子越宽和越吃亏,应该有些小心思,有些小娇性子,在男人面前才能吃香。

    小九将来嫁人,只怕那人家也会是人口超多,她一向是一个懒的,又没有多少的心眼。

    如今家里的姐妹们多,她们有小心思,用心来磨一磨她们姐妹的性子,是极其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常顺娘瞧得明白,唐氏这是不担心苏家的女子们心眼多,她是担心她们的胆子太小,一个个只敢闷在心里面暗想着,没有一个人敢跳出来挑衅。

    常顺娘苦笑不已,她只能私下里提醒常顺,苏青芷不带她出院子门,她就要安静的呆在芷园里面,千万别出来瞎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苏青芷在长房就是不受宠爱,可她也是长房的嫡次女,她又是那种怒极了,极其豁得出去的性子。

    常顺娘想着唐氏的小心思,她的心里明白着,自家主子动了心思,那她就有法子让人去挑动家里小姐们的心思。

    常顺娘现在只注意着那三个姨娘的动态,她瞧得分明,只要苏镇磊再挨近过去,唐氏这一次绝对不会如同从前那样的委婉放手,由着他去闹腾。

    苏镇磊总要付出一些东西出来,让唐氏能够安然的接受现状。

    唐氏在暗地里磨刀霍霍静等着苏镇磊的行动。

    在院子里,苏镇磊再一次偶遇他嫡亲的庶女儿,小小的女子,面容生得娇柔可人。

    苏镇磊心软了一下,苏青葙姐妹容貌不差,可是都偏向明朗大方的长相。

    而这个庶女瞧上去,就是那种需要呵护在掌心里的人。

    苏镇磊同时心里动了动,他瞧着庶女还不曾长开的面容,不知怎么的,记起苏青芷来。

    一样的小女子,苏青芷在他的心里,就是一把刀,每瞧一次,她都要割他几下。

    他低声问:“你母亲传大夫来瞧过你姨娘,她的身子可好一些?”

    小庶女满眼孺慕神情瞧着他,低声说:“父亲,其实姨娘是想父亲能去看一看她。

    大夫说,只要姨娘心情好了,她的病,也能好得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面上有了苦笑,他的心里面,已经非常的明白,他只要进一步,这一次,他就会回头无路可以走。

    唐氏跟他说得明白,她不会再生孩子。而且唐氏的神情,在第一次听他说偶遇庶女的时候,他瞧见她的眼里闪过嘲讽的神情。

    过后,她大方的行使主妇的责任,她传大夫给妾室看病。

    只是她待他,越发的不喜欢他接近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