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不惹
    苏镇磊想着嫡子女们的聪慧,他瞧着庶女笑着轻摇头说:“我还是不去了,我跟你姨娘早交待过,她要是不喜欢在苏家过日子,我可以安排她别的去处。”

    小小庶女拧紧手中的帕子,她的眼里含着泪水,她又不是自愿生为庶女,她也想如嫡姐姐们一样的生为嫡女。

    苏镇磊一眼瞧明白庶女的心思,他心里原本对她起过的打算,再一次,觉得太过适合与她。

    他叹息着提醒她说:“你安分一些,将来父亲会为你寻一门合适的亲事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原本在院子里走一走,时不时故意弯进道里去,自得其乐的玩耍着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不曾想过会碰见苏镇磊与庶女说话,瞧上去,还是父慈女孝的场面。

    苏青芷这一下是进退两难,她只能蹲下身子,手里拿着一根枯枝,静静地,在地面上划着线条玩耍。

    那些对话,她不想听,也已经听了进去。

    苏镇磊把庶女劝了回去之后,他冷着脸,说:“是谁暗藏在里面,出来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不得已站起来,她瞧着他,解释说:“父亲,我早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打量着手里拿着一根枯枝的苏青芷,再瞧一瞧她的鞋子,他自然是知道她早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对她不懂得回避的事情,还是一肚子的脾气,他想到近来唐氏仿佛对她又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冷着脸训斥说:“你放着好好的道儿不走,你偏偏要走小道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苏青芷低头不语,她如何说,她只是一时觉得无聊,自寻乐趣而已。

    苏镇磊瞧着苏青芷的头顶,想着刚刚走开的小女子,他一脸烦燥神色,说:“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冲着他行礼之后,她赶紧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苏镇磊只觉得流年不利,他黑着脸往东园去,在路上,他努力缓和面上神情。

    他面对唐氏的时候,他的面色显得平静起来。

    苏丰君和苏青荨兄妹两人在房里陪着唐氏说话,两个孩子的童言童语,明显是让唐氏高兴不已。

    唐氏见到苏镇磊行了进来,她抚着肚子站起来的迎人,苏丰君兄妹两人乖巧的在一旁叫:“父亲好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对小儿子和小女儿还是有几分欢喜,苏青葙姐弟长大之后,他要在他们面前端着架子,反而没有在小儿女面前来得自在。

    唐氏瞅一眼苏镇磊的神色,她刚刚听常顺娘提过,他在半道上给那边的庶女拦住说话。

    只是苏青芷那时站的道偏了一些,恰巧没有给人看见。

    苏青芷是在地上用树枝划拉声音大了,才会让苏镇磊给捉住。

    当然苏青芷也是有心让苏镇磊当面捉住,免得日后因此起什么风浪。

    苏丰君兄妹很快的跟着身边人走了,苏镇磊面色不太好看的跟唐氏说:“那边,派一个识字的妇人去教导一二,也许会有出息。”

    唐氏听他的话,她仔细想一想,便一脸为难纠结神情瞧着他说:“大爷,我身边识字的人,也就那么两三人,我这身子重,一时也离不了她们。

    她们那边的人选,大爷,你瞧着旁的地方,有顺眼的人,你就直接指一个过去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瞧着唐氏的大肚子,他轻轻点头说:“那我过几日,我去跟母亲提一提吧。”

    唐氏低垂眉眼下来,她有三个儿子三个女儿,她不是没有女儿的人,用不着去为那些时时准备扯她后脚的人去考虑太多。

    在儿子传承方面面,她是对得起苏家人。苏镇磊如果有心要在这方面挑剔她,不管她如何做,她都是满身的错。

    苏镇磊略有灰心起来,然后他想一想解释说:“玉儿,那三个女子容貌虽说不太出众,可是那种天生娇柔姿态,却不是嫡女身上有的。”

    唐氏嘲谑的笑眼瞧着他,说:“大爷,等到再隔几年,她们的亲事,你可要帮着好好的挑选一番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瞧着唐氏的神色,他一下子站起身子,然后瞧着她不在意的神情,他又缓缓的坐下来。

    他低声说:“玉儿,始终是我和你最为亲近,她们在我的心里没有地位。”

    唐氏却不屑跟他说太多那些不相干的人和事,她笑着摆一摆手说:“大爷,从前是我太过年轻不知事,把有些事情看得太过重要。

    如今我年纪大了,又常陪着母亲在一处说话,我的心胸反而宽和许多。那些人和事,大爷,你只管按你的心意去处理。

    她们需要什么,你只要说出来,我也不会是小气的主母。只要我有的能给的,我会大方给出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只觉得心里凉了凉,他嘴里仿佛含着冰块,好半会后,他很是不高兴的说:“我们在说话的时候,小九在道边上偷听。”

    唐氏听他的话,满脸不相信的神情瞧着他,说:“小九只怕是先在那一处,而你们偏偏挑选在那路上说话,这就怨不到小九听了你们说的话,只能怨你们没有事先挑选好的地方说话。

    大爷,你放心,小九那种不喜欢惹麻烦性子的人,她最多去跟葙儿和道儿说一说话,她不会再往别处去说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只觉得唐氏所说的话,一时之间,让他有些接受不来。

    他低声提醒说:“她一个女子,行事有些太过小人之道。哪怕是她先来,听到有人说话,也应该想法子出头招呼一声。”

    唐氏似笑非笑的瞧着他,说:“大爷,只怕你们父女情深,一时之间,你们不曾注意到小九。

    再说小九才多大的人儿,正是玩心重的时候,她玩得正欢喜,也不会想到你们父女会挑选在正道上说亲近的话。她后来有心想要避开去,大约也不好意思在此时出来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大爷,日后,你们说话,不用避着人,不方便来东园说话,你们可以去主院那边说话。

    你们这一时在道上说话,给这个家里的人瞧见,只怕一个个在私下里猜测着我这个做嫡母的是多么的苛刻,竟然这般挡了你们天然的父女亲情。”

    唐氏抬眼瞧见苏镇磊眼里明显不悦的神情,她一时火大起来,她冷笑着站起来,说:“大爷,小九做错了事,我这个嫡亲的母亲代她给你道歉。

    那孩子太傻了,这般的情形下,她应该懂得识趣劝你去你那几个心肝那里走一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