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三十四章 许
    苏家二小姐在主院里,每天陪着苏家老夫人的身边,她的心情渐渐的平和下来,她的身上浮躁气息都给压制下来,反而添了一种宁静平和的气质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都显得秀美起来,苏家二夫人瞧过这样变化的女儿,她的心里越发觉得她从前的安排是最为合适。

    然而等到她听见苏家二老爷对女儿亲事安排,她顿时觉得有些接受无能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女儿是嫡次房的嫡长女,她这样的身份,为何要嫁给一位庶子?哪怕是稍稍的低嫁一些,也比嫁给庶子为好。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在内宅生活日久,她比苏家二老爷更加能够体会内宅女人的艰难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嫁给嫡次子,苏家的管家权利,她就不曾握在手里一天过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她是认命,她至少活得比庶子妻子轻松自在许多,就是在苏家老夫人面前,也不用那么事事小心翼翼的回应。

    苏家二老爷瞧着苏家二夫人的神色变化,他略有些不高兴的跟她说:“你想挑选前程远大的女婿,可你也要瞧一瞧实际情况。

    父亲跟我们提过,他会请退官职,而我只是一名小官,我这样的身份,儿女的亲事,靠机缘胜过靠我们的家世。”

    苏家二老爷跟苏家二夫人细细说了一遍那人的家庭情况,他笑着说:“你别瞧他是庶子,可是他的嫡兄弟都有些不太成气,我瞧着他们那家,将来只有他能出头。

    在亲事上面,我们这边低头,我们家女儿又会在他面前低头做人,将来她大好的日子,都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在这一刻深恨自已,她顾忌太多,又想着儿女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一直帮着长女在苏家二老爷面前多方掩饰,以至于苏家二老爷深信长女为人品性低调有担当,只是有时候受苏家三小姐的影响,出于姐妹情深抢着担了事。

    如今她纵然有万种想法,在此时,只能庆幸她最后做了好的决定,让苏家老夫人帮着调教苏家二小姐。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瞧着苏家二老爷满意神情,她顿时觉得或许这是一门好的亲事。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悄悄把事情跟苏家老夫人提了提,苏家老夫人这些日子瞧着二孙女,多少还是瞧出了从前不曾看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提点说:“小二和小三差不多的年纪,这桩亲事,老二认可下来,我想那位应该不差。至于将来与婆婆和那位姨娘长辈相处,小二在面子上分得清嫡庶就行。

    暗地里,那位姨娘知事,她自然可以多照顾一二。如果不知事,也只在面子上过得去就好。”

    苏家二老爷夫妻对长女的亲事,还是非常的慎重,在未成事之前,只让苏家二夫人悄悄跟苏家二小姐说了说。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最初是不太乐意,后来听苏家二夫人的劝道之后,那心思才慢慢的弯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苏家三老爷为苏家三小姐寻了一门好亲事的风声传了出来,苏家三小姐的头昂得高高的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有了这一门亲事,苏家老夫人顺势就开恩许她自由出来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在许苏家三小姐出三房的院子门,自然是先与唐氏商量过。

    唐氏其实也觉得苏家三小姐不出来闹腾,这苏家显得太过安静,再说这儿女亲事都有眉目了,她自然是笑着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的亲事,其实来由也不过是苏家三老爷在同僚聚会时,在有人问及儿女的时候,提了提自家的长女。

    然后散了会,有人留下来,悄悄问他,会不会嫌弃未来女婿是庶子身份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自已就是庶子,他自然是笑着摇头反问:“你不知我是庶子吗?”

    那人转而笑了起来,问:“苏大人,你会嫌弃商人身份的庶子吗?”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只觉得那人名堂太多,难怪平日里,他和他都对不上话。

    他笑着说:“我的祖父就是商人,只是家父走了仕途,而我们兄弟当中无人有能力走商道,只能在官海中沉浮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曾想过在庶子挑选一人来走商道,只是他挑来挑去,他不得不认可下来,他的儿子们都不适合走商道,一个个明显心眼是有些不太够用。

    那人为苏家三老爷介绍了一门亲事,那人就是一个牵线的人,他只是瞧着男家条件不错,而嫡子年纪小,庶长子年纪大,认为这门亲事可谈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让人打听消息之后,知道那家内宅里没有外面传得那般阴暗,也不过是嫡妻多年不曾生育,就提身边丫头为妾室,而得庶长子和庶子女。

    原本一家人都认为家里只会有这两个孩子,却不料嫡妻老蚌生珠,喜得嫡子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打听过那家嫡母待庶子女一向亲近,原本有机会把他们挂在自已的门下,只是那家老爷执意不肯之后,才许愿等到儿女论及亲事的时候,把庶子女挂在她的名下。

    如今那家太太放话出来了,庶子女长在她的身边,就是她嫡亲的儿女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把事情说给苏家老大人听,老大人也认为这是一门好亲事。

    至少那庶子的姨娘,她是一个聪明人,在家里轻易不显露面。

    而那家的太太是真正的贤良人,最重要她的嫡子年纪小,等到她嫡子成人,庶子早已经能够独立、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悄悄跟苏家老大人说了打听来的消息,说:“父亲,那孩子原本就喜读书,先前因为家里无人,他不得不跟在其父身后学习打理生意。

    如今嫡弟出生,他请求嫡母成全他想读书的心意,也跟嫡母表明,他会做一个好的兄长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聪明人。”苏家老大人笑着叹一声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微微低了头,他是庶子,他的心里面明白着,不管如何苏家老大人都会为嫡子着想更加多。

    而这门亲事,苏家三老爷瞧中的就是那家人的家境富裕,他的孩子多,而他们夫妻两人无存余的银子,那家人能许的彩礼不少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瞧出苏家三老爷面上的尴尬神情,他轻叹息着说:“你还算不错,还是为女儿着想了,我瞧着这是一门好亲事。

    心眼多的人,或许就想挑选一个心眼不多的人。小三儿只要能听人劝,她还是一个好孩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