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三十六章 相看
    苏家二小姐面上带有羞色,她的眼里透出明显好奇的神情,她低声说:“父亲的眼光一向好。”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想了想,还是觉得要让苏家二小姐先去见一见人,再来说明男方的实情。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笑着跟女儿亲近的说:“你父亲想让你先瞧一瞧人,你瞧过人之后,我们再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眼里满满的感动神情,她伸手抱着苏家二夫人的胳膊说:“我知道父亲和母亲疼爱我。”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在她瞧不到的地方,苦涩的笑了起来,苏家二老爷不是不疼爱这个女儿,只是他深信他眼里的女儿,是非常聪明擅长隐忍的孩子。

    苏家二老爷私下里跟她说得仔细,并不是他一人瞧好那位庶子,只是他们都想的是以庶女结成姻亲,而那家的男主子力持反对。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明白苏家二老爷的长远心思,他们的儿子年纪不大,如今瞧着读书还行,可是却不如长房的苏丰道聪慧,只怕在前程上面,到时候,需要人扶一把。

    长房如今靠着外祖家,将来也能依靠着唐家往下走去。

    而他们这一房的儿子,却只能靠自身本事,偏偏自身本事又不如人。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的心里面,想一想儿子,再想一想女儿,终究是认同苏家二老爷的打算。

    苏家二老爷带着苏家二小姐悄悄的远远的见过人之后,苏家二小姐暗羞在心里,只是有些不解,那样的门第,几时与苏家二老爷有结交之情。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跟在苏家老夫人身边多日,这些日子也不是白度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有时候和苏家老夫人说闲话的时候,因她是嫡亲的孙女,两人并不会避讳与她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苏家二小姐就是一个棒槌,心思也不会象从前那样的单纯无知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几时认识那样的府上出来的人?”苏家二小姐悄悄问,苏家二老爷心喜不已,自家女儿不笨啊,懂得两家的家世高低了。

    他笑着说:“旁人介绍,我想着这孩子还能成气,如果你们相看合适,这门亲事就能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想着那人下马车时候的身姿,还要跟上前来迎人的小厮们亲近招呼,她的脸微微红了起来,说:“我听父亲和母亲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深信苏家二老爷夫妻是会许她一门好的亲事,只是从来没有想过许她一门明显有些攀高的亲事。

    在这个位置住的人家,苏家二小姐是知道比自家的家世来得好一些,虽不是那非富极贵的人家,也比当前苏家的家世强太多。

    苏家二老爷满意的笑了起来,说:“你这个孩子聪慧,你知道忍一时气,日后自有舒展的好日子过。”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的神色诧异瞧着他,暗想着那人不是家里嫡长,可是家里不受宠爱的嫡中子?

    一个人家里面,生在中间的孩子,总是没有两头孩子受父母重视,但是受气?却让人心里有些奇怪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苏家二小姐害羞不已,这只是远远的见上一面,有些话,她实在不好跟父亲所言,只能等着回去跟苏家二夫人说一说。

    在主院里,苏家老夫人瞧了相人回来的孙女,瞧着她的神色,竟然没有一丝不悦的地方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暗自诧异不已,那个年轻男子就这么的出色,让她的嫡孙女竟然轻松接受他庶子的身份?

    苏家二老爷一脸得意神情瞧着请安跑出去的女儿,他回头跟苏家老夫人说:“母亲,我家小二有眼光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瞧着苏家二老爷面上的得色,有些内宅事情,她这个次子只怕此生都有些闹不明白。

    而苏家二夫人明显乐意他闹不明白,苏家老夫人想起那人的庶子身份,她就心里很是替孙女有些抱不平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瞧着苏家二小姐愿意的神情,那些反对的话,她也不能直接说出来。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听到消息之后,她赶到主院来,知道那对母子在说话,她就去寻女儿问话。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跟苏家二夫人提了远远瞧过的人和事,苏家二夫人瞧着女儿的神色,她是乐意有几分。

    她低声提醒说:“那你猜,他是那府上的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想一想见闻,她笑着说:“母亲,我想他所在的那一房,在那府上大约不受重用吧,他大约是嫡次子吧。”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见苏家二老爷不曾说明那庶子的身份,她苦笑着说:“你说对了一半,另一半却错了,他是那一房的庶子。”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的脸色变了,她没有想过苏家二老爷会为她挑选一个庶子,她一脸不相信的神情瞧着苏家二夫人说:“他不是嫡子,而是庶子?”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想着苏家二老爷的打算,她缓缓点头说:“是那一房有出息的庶子,如今已经在家里受了重视,所以那家人有心为他定下一门好亲事,相看,就近在这两天。

    因为他还要参加科举的事情,婚期要等到两年后确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那样翩翩少年人,会是庶子?苏家二小姐是有些不相信,然而苏家二夫人是不会哄骗她。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瞧着苏家二小姐的神情,想着还是要跟她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她低声说:“你父亲很看好他的前程,认为他在那样的家庭里面,年纪小小,就能让家里长辈重视他,将来的成就绝对不会太差。

    他说,你嫁过去,如果能够忍过最初一年两年的受气日子,夫妻提携着好好过日子。将来他有机会,一定会带你去外上任,那时候,你的日子自然是轻松舒服。”

    原本这样的话,不适合在此时提起来,只是苏家二夫人仔细想过,苏家二老爷相中的亲事,绝对是有他的深远想法。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的帕子都快被她拧烂了,她都无法直接说出来那句不愿意的话。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想着那府上的高门,想着那门前的少年人,她的眼神暗了暗,如果他不是庶子身份,只怕也是轮不到她的头上来。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的心里面,第一次盛了事情进去,却是这样的大事情,她一时心上心下非常的挣扎不已。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叹息着说:“孩子,你既然要享了未来的好,就要受得住当前的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