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三十八章 造化
    粱家那边很快的行事起来,他们家挑选了三个好日子,都是比较靠近的日子。

    唐氏亲自挑选了中间的日子,就是这样苏青葙的亲事,定在明年的冬日里。

    苏青葙的婚期定了下来,唐氏再一次整理了给她陪嫁名单,又特意与苏家老夫人商谈之后,定下了苏青葙的嫁妆。

    苏镇磊瞧过名单之后,他又拿出几样他收藏的物件,说:“粱家那样的门户,虽说不太重视物资,可是葙儿有,总能让人少说几句闲话。”

    唐氏把东西直接添置在苏青葙的嫁妆名单里面,因苏青葙是长女,她跟唐家人商量过后,把她一半嫁妆分给了她。

    当年唐氏出嫁的时候,唐家老夫人几乎把所有的嫁妆都给予了她。

    唐家老大人和她的兄弟都认可唐家老夫人的行事,认为如此厚嫁唐氏,才能保证女儿在夫家过轻松的日子。

    唐氏跟唐家老夫人说得明白:“母亲,葙儿为长,我待她自然厚待,下面的女儿们,我也不会薄待什么,到时候,我就把我手里的东西平分给她们。”

    唐氏这些年手里自个也挣了一些东西,不多,但是足够她自已以后零用。

    唐氏如今不信身边人,她相信她亲手养大的儿子,将来不会不管她。

    她在给苏青葙准备嫁妆的时候,就专门跟苏丰道商量过,苏丰道很是大气的认同唐氏的话。

    他觉得他的年纪不大,将来还是能靠自已的本事养家。

    而姐妹们嫁人之后,只有嫁妆在手里,才能保证她和她们将来所生的儿女,他们的日子过得松快。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特意知会苏青芷,唐氏把一半的嫁妆给了苏青葙,她听了之后,对苏家二小姐欢喜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被她笑得愣了起来,只觉得这个堂妹有些傻。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她一脸不解的神情,好心为她解释说:“我姐姐是长房的嫡长女,她的嫁妆原本就应该比我们做妹妹的人厚重一些。

    二姐姐,你是二房的嫡长女,将来你的嫁妆,也应该会占了二婶婶嫁妆的一半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的心里面多少知晓一些事情,苏家二夫人绝对舍不得给苏家二小姐一半身家。

    苏家二小姐面上不露出什么异色,她的心里面却明白,苏家二夫人待女儿不错,可是她的心里面,儿子更加的重要。

    苏青芷也不想跟苏家二小姐多纠结下去,这个姐姐能自在的日子不多了,实际上,苏青芷的心里是有些可怜她,她将来在夫家一定要低头好些日子。

    唐氏和苏青葙很快的听人提过她们两人对话,苏家二小姐选的是主院角落,而苏青芷则是坦荡与她说话,两个骨子里,都不是那种小心翼翼谨慎行事的性子。

    唐氏这是第一次跟苏青葙夸了夸苏青芷:“总算还是有些脑子,没有被人用话拐歪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则是一脸欣慰的神情,她知道她的嫁妆越多,就注定妹妹们的嫁妆越少。

    苏青葙瞧着唐氏的神色,她笑着说:“母亲,芷儿越来越能担得起事情,帐本盘算得比我还要精明。”

    唐氏笑而不语,她的心里对管家的事情,已经有了大致的安排。

    家里的女孩子们一天天长大,她这个当家主母也要让一个个都有些管家的经验。

    苏青葙现在能管着家,哪怕年后把厨房事伤分给小四小五两人,她也是占了得天独厚的年纪上的优势。

    至于苏青芷在管家方面的经验,有苏青葙带着她全盘管理下来的经验,她不必再跟家里姐妹来争一时长短。

    唐氏悄悄跟苏青葙说:“我和你外祖母还有舅母们商量过,小九这种懒散的性子,能低嫁就低嫁了事。

    只是唐家的规矩,一向不喜欢姻亲之间借着唐家攀亲,那只能另寻门路。只是你父亲这边,我暂时不曾跟他提过,毕竟小九年纪还小,在亲事方面,还不用着急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笑得一脸明媚瞧着唐氏说:“母亲,知儿莫若母,芷儿心性单纯,其实最重恩情义气,将来母亲一定要把她嫁进厚道人家去。

    我们家不要求她过什么富足的日子,只求她能过上自在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唐氏觉得长女才是真正的厚道人,她笑着说:“那就要看她的造化,母亲,是不会挡着她的姻缘之路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如今是容不得苏青芷轻忽管家方面的事务,她事事要求苏青芷学得仔细,有时还会不经意的抽查她。

    苏家的来往人情这方面的单子,苏青葙看过之后,一样要求苏青芷记在脑子里面,只是不许在外人面前提及。

    苏青葙笑着说:“施恩不记恩,恩情才会是恩情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轻轻点头,只是感叹苏青葙这个年纪,已经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的父亲曾经不知施恩了多少人,最终能记得苏家恩情的人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根本是从来不曾提起过旧事,他只当那些事情,随着他的父亲离去而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苏青葙和苏青芷是偶然听苏家老夫人提及谁与谁,曾经在年轻的时候,她都见过他们出入与苏家,后来他们仕途上发达之后,方来往稀小。

    苏青葙和苏青芷都听说过那谁与谁的传言,知道其年轻时日子过得贫寒,却不知苏家当年也曾施恩给谁与谁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只是感叹一二,苏青葙姐妹非常识趣从来不会多问一二。祖孙两代彼此相处舒服自在,再加上,苏家老夫人越发舍不得长孙女要早一年出嫁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这个冬天里,苏青葙姐妹常在主院出入,而苏家二小姐瞧在眼里,那是红在心上。

    可是她瞧得分明,苏家老夫人待她和苏青芷是无任何的分别,只是老夫人更加看重苏青葙而已。

    苏青芷也喜欢下午时光花在主院里面,苏家老夫人通常心情不错,她会与孙女们提及年轻时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不是那种悲春秋的人,她的话语总是透着一股脉脉生机,听上去,仿佛旧时欢快还在眼前一样。

    苏青芷喜欢苏家老夫人性情中的豁达,她这一生就是不得夫君欢心,她也活得自在舒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