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四十二章处
    天气冷了,各家宴会却多了起来,苏青葙的婚期定下来了,她不方便出门。

    唐氏又身子重,自然也是不方便出门,那苏镇磊只有带着苏丰道和苏青芷去赴宴会。

    苏镇磊初时是不想带一对儿女出门,只是苏家老夫人力劝他,认为苏丰道和苏青芷这样的年纪,正是要出门认识人的年纪。

    等到接连两次宴会之后,他听人夸奖苏丰道年少行事稳重,而苏青芷也得到一个乖顺听话的好名号。

    苏镇磊对带这对儿女出门就不排斥了,何况这对兄妹在宴会里面,是会直接寻唐家的人。

    苏青芷对这样的机会,她很是珍惜,何况苏青葙打听得清楚,都是唐家人会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苏青葙也会借着唐氏的名义,提前送信去唐家打招呼。

    苏青芷在宴会上,自然会见到认识的人,大家年纪差不多,会凑在一处说说话。

    苏青芷自然不会避讳跟她们提及,苏青葙婚期已定在明年冬天的事情,然后各自分享各家兄姐们的喜事。

    苏青芷仔细听来,她明显发现仿佛过年之后,成亲的人,明显就增多了不少。

    有些人,从前听说是要晚上两三年成亲的人,也一个个赶在明年里要成亲。

    苏青芷无意当中听了有关林家旁系一个女子的事情,听说那个女子在成亲之前重病,然后夫家不离不弃,愿意把婚期挪后,结果最后还是红颜薄命,那个小女子早早的去了。

    据说那个小女子家境困难,然而她偏偏多才善思,或许正是因为如此,世间才会留不住太过美好的人。

    苏青芷听过这桩事情之后,过后,只是跟苏青葙感叹后,就把这桩事情忘记在脑后。

    直到年后,她入林家族学上课时,听林家姐妹们互相说话的时候,才记起难怪听说时,有一种仿佛听过的感觉。

    安瓮城里人多消息多,一个家族里,偶然浮现的一桩事情,大约只会让人感叹短短的时日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人和事,却会在这个家族里掀起不少的风浪。

    大冬天里,林望舒一身汗水从外面行了进来,林家五夫人瞧着小儿子面上的汗水,只能挥手跟他说:“先去梳洗过后,再来我面前晃荡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轻轻甩了甩手里的马鞭子,笑着说:“母亲,我怎么行进来,觉得家里今天气氛有些不对劲啊?”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轻捂鼻子,闷声:“那边林家的人,过来家里借银子,说要那彩礼欠下的空子填满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不太在意的轻皱眉头说:“人,都已经没有了,彩礼先前动用了,跟那家人说一说,也不用急在这一时。那家人,我瞧着也太过小气了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瞧着不知事的小儿子,直接挥手说:“赶紧出去,你别在我面前废话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是一点不在意林家五夫人的神色,他笑着大步出门,大声说:“母亲,我一会来陪你用餐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在房里抚着额头,她实在想不通,明明在林望舒上面的兄姐都是彬彬有礼的性子,怎么轮到这一个小儿子,就有些混世魔王的性子。

    她身边的管事妇人低声安抚说:“夫人,前一阵老夫人还跟人说,少年男子越是调皮胆皮,将来越是有出息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直接挥手说:“我可不求他有多大的出息,只盼着他在外面不要惹祸就行。”

    管事妇人不敢再往下说去,前一阵子,林望舒跟着同伴们在外面和人打了一架,听说是为了一个小女子。

    事后,对方的长辈直接寻上门来,林家五老爷只得带着林望舒去给人道歉。

    当然是林家五老爷和林家大老爷压制着林望舒去道歉,那林望舒还一直不服气的嚷嚷说:“一个大男人没有本事,只敢寻一个小女子出气,事发之后,又找家长来压制人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是哭过之后,问林望舒说:“你那般喜欢那个小女子,母亲让人上门提亲,可好?”

    林望舒当场就一脸无辜神情望着林家五夫人说:“母亲,我们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我们这边交好的人,可是人人都上场了。

    要是大家都去提亲,那个小女子要报恩,岂不是嫁了又要再嫁还要继续嫁?”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这般文雅的女子,都忍不住直接摔杯子过去,林望舒躲闪过去,叫嚷嚷说:“母亲,这个杯子,可不是我让你摔的,可后,你可别又怪在我的头上,我可不认帐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被小儿子气得等到林家五老爷归家,那一口气还不曾平息下来,只是在林家五老爷面前,她多少还是顾着了一些,只是轻描淡写的说明林望舒年纪少不知事。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是提及这个小儿子,只觉得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一团,他恼怒道:“他要继续这样混下去,我求人把他送到军中去打磨几年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自然舍不得把林望舒送到军中去,立时跟林家五老爷说:“老爷,他一向信服他大哥的话,等到他大哥有空时,由着他大哥多劝一劝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瞧着林家五夫人摇头说:“慈母多败儿,我都劝过你多次。他的性子,就是不能由着他去,你跟我说什么,你说母亲说过,男孩子少时不能压着,要胆子大。

    如今你瞧一瞧,他一天到晚在外瞎混些什么名堂?小小年纪,学着跟人打抱不平。要是学得象,我也不会生气。

    他就学一个表面象,为一个小女子,两边十多个人混打一场,最后还不知道谁伤了谁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低声说:“老爷,我让人查看过,他身上只有外伤印子,而且伤得不重,都不曾伤在重要地方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提及小儿子,他也觉得这是他前世久了的债务,明明他的儿女,就没有不听话的人,怎么到了这个小儿子这里全改了。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轻轻的咳了几声,林家五夫人赶紧奉上润嗓子的糖水,她一脸担心的神情说:“老爷,天气太冷,你请假在家里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接过糖水喝了好几口之后,说:“再缓几年,我就歇下来。如今我觉得身体正好着,我还是想多去做一做事,也让老大身上担子不那么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