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安生
    林家五夫人瞧着林家五老爷的样子,她的眼里闪过担忧的神色。这还是旧病,每年冬天里都会犯上一犯。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瞧着林家五夫人的神色,他的心里软和下来,到底是元配夫妻,她才是真正关心他的人,而不是如后院那几人,每回盯着他的神色,眼里是一脸贪婪的神色。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此时忘记后院那几人,是他的妾室,还为他生育过庶子女。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有些烦心起来,他跟林家五夫人说:“那几个人,现在还安分吗?”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瞧着林家五老爷的神色,她想着听来的消息,她叹声说:“老爷,你空时,还是去瞧一瞧她们,一个个还年青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一脸恼怒神色瞪着林家五夫人,说:“你是好心人啊,夫君都能让出去?”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苦笑的望着他,当年要纳妾的时候,他也只是吩咐一声了事,如今他却想她去做那个坏人。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低声说:“老爷,那是你的人,你想待她们如何就如何。我只尽主母的责任,我有儿有女,我只想守着儿女安生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瞧得太过明白了一些,林家五老爷此时不怠见她们,可谁知他几时又起心记起那些女子的好。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心里酸涩滋味,经过这些年日子的打磨,早已经懂得哭得再多,也挽不回那无心瞧你的人。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冷着一张脸跟林家五夫人说:“三子的年纪不小了,我看了几家的女子,你瞧一瞧,有那一家瞧得顺眼,我们先让人去打听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提及有关儿子的亲事,她的心里慎重起来。

    她连忙伸手接过林家五老爷的名单,心里暗想着,还是先要问一问儿子的心意。

    当年林家五老爷和她定下亲事,公婆不曾问过林家五老爷的意思,他待她,一直心气不太平。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低声说:“那边林家人,你让家里的孩子们远着些。那个小女子先前,我还以为是知事的人,却不料她的胆子比谁都大,竟然跟人私奔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伸手捂住嘴,把惊叫声音直接堵住在嘴里面。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瞧着她的神色,低声说:“这又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,如我们这样的大家族,难免会有意外情况出现。

    我们林家是厚道人家,虽然是容不下那样的女子。可是从来不曾去绝了自家的命,有的人家,有这样的事情,寻到人之后,直接带回来给害了命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脸色苍白起来,她在娘家时,只当这样的事情,是外面瞎传说。

    在夫家,林家虽说妯娌们处得并不是太好,可是这样的事情,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,自然是不曾面对过。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瞧着她的神色,叹声说:“那个女子一直不肯嫁进商户人家,她一直想嫁给穷书生,那书生家里面,是让人来提过亲,只是给她家人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其实换成是我,我也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书生。百无一用是书生。

    一个人读了那么的书,最后养不活自已,又养不活家人,总不能一家大小都裸着身子,抱着琴棋书画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这时候明白过来,为何男家那边执意要退回彩礼,只怕那家人早知道真相,只是互相做着面子。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叹息道:“这无根的女子,去那里都可怜。这个男子不发达,她命好。一旦发达起来,所有的错,都是她一人的错,她那时候只有绝路,怕是儿女都要受连累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瞅着她的神色,想了想说:“家里的意思,就是就当那个女子病亡。家谱上面,已经注明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只觉得这样瞧来,她的小儿子如此调皮赖皮,反而还能让她安心下来。

    林望舒再次行进来,他已经收拾得整齐,他瞧见父母双双坐在房里,赶紧恭敬的行礼问好。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端详着小儿子,明明生得不错,可是他怎么瞧着这个儿子,总觉得他一身的纨绔子弟气息。

    他黑着脸说:“小四儿,我可跟你说清楚一些,秀才,你要是接连三次都考不过去,你就直接去给我去从军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歪着身子坐在林家五夫人的身侧,望着林家五老爷说:“父亲,你别对我要求得太过严厉,堂哥们都有连考六七次才过关的,我怎么也要跟着他们差不多才行。

    三次,父亲,太小了,还是五次吧。”林家五老爷刚铡还是装黑脸,现在是彻底的黑脸下来。

    林望舒冲着他连忙摆手说:“行,父亲,我听你的,我今年不考秀才,等到明年或者后年,我再去考一考。

    我这还不是怕一次考过之后,你又会要求我考举人,再接着考进士啊。我啊,安排好了。

    秀才,过一两年考过去,再过一两三年考举人,再过上好几年,去参加科考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一直知道这个儿子不比他的兄长听话,只是他说出来的话,一向还是算数,如今听他的安排,还是一样的黑着脸。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眼里神色缓和下来,沉声问:“你这样的有安排,那你安排你几时定亲几时成亲啊?”

    林望舒是脸不红心不跳的瞧着林家五老爷,他笑嘻嘻道:“不着急,我想着我的妻子,如今年岁只怕不大,我呢,就等她到二十,那时候可以先定下亲。

    然后再等到她年纪再大一些,我想着就能成亲了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夫妻脸色皆变,听上去,林望舒是瞧好了那家的小女子,只是听这话,那还是一个小小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直接伸腿过去,那鞊子就往林望舒的头顶飞过去,他赶紧低头躲藏过去。

    林家五老爷说:“你还是一个人吗?那个女子才几岁啊?她有没有五岁啊?”

    林望舒跳起脚闪到一边去,他的父母待兄姐都温和,只会待他不客气。

    他赶紧说:“父亲,我怎么知道谁几岁啊?我怎么不是人啊,我不是你和母亲生的人吗?

    父亲,我已经这么大了,你和母亲别动不动,就要对我动手脚。

    祖父可是说过,君子动口不动手。你们要是再这样的下去,我跟祖父说话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