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五十三章纠结的情意
    唐家大表嫂迎了苏青葙一行人进去,在路上,她跟苏青葙低声说:“一会,我们要去娘家,用过中餐就会回来,你们一会回去,我们能在一处多多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笑着轻点头后,她悄声跟大表嫂说:“大表嫂,在路上,我们商量着,要留在这里用晚餐。”

    唐家大表嫂很快的反应过来,低声说:“可是家里有不安分的人,让你们决定先避一避?”

    苏青葙笑着把早上发生的事情说了说,唐家大表嫂眼里带笑说:“姑父这一次很是开明。”

    苏镇磊在这一方面还是不错,他从来不会轻易去插手孩子们之间的争执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转着弯心疼了自已的女儿,可惜他那样含蓄表达方式,是激不起苏镇磊的认同感。

    毕竟在苏家三小姐和苏青芷的年纪差,是明晃晃的摆在面前。

    苏镇磊再不喜欢苏青芷,她也是他的孩子。他一直认为苏青芷年纪小,处事很是不周全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年纪大,既然遇上了,姐妹们争一两句话,其实也是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孩子们的事情,由孩子们自行去解决,他是没有那个心思去管孩子之间的事情,自然也没有逼着苏青芷给苏家三小姐认错的想法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回去之后,自然跟苏家三夫人提了提跟苏镇磊已经知会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一旁的苏家三小姐暗喜在心里,这个家里,谁都知道苏青芷不得父母的欢喜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很是大气的表示:“一会小九过来说话,我不会跟她去计较,她的年纪小,我让着她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夫妻都觉得长女为人大气,夫妻互相笑望里,都有藏不住的欣慰之情。

    苏家四小姐在一旁低垂下眉眼,她觉得或许大伯会让苏青芷来这么一趟,可是大伯母绝对会拦阻一来。

    等到三房知道长房苏青葙一行人,已经上了唐家来接人马车的时候,苏家三老爷的面色不愉起来,他的女儿受了委屈,他的大哥总是要给他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抬步去了主院,雪这么大,他有心想陪一陪苏家老大人说话。

    苏家四小姐这时候低声跟苏家三夫人和苏家三小姐说:“母亲,姐姐,我觉得大伯大约只是觉得这是姐妹之间相争的小事情,他不会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提醒母姐两人,上一次,苏家三小姐做主做下来的事情,可要比这一次的事情严重许多。

    如果真要计较起来,唐氏是不会有那么好的性子,再容下一次同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想劝母姐这一次就顺势就算了,再要争下去,只怕苏家老夫人就要出手了。

    苏家四小姐瞧得太过明白,在苏家老夫人的心里面,还是偏向她嫡亲的孙儿孙女们。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和苏家三小姐都瞧不顺眼苏家四小姐,觉得她自从知道年后要管家理事之后,她对长房的人,就谄媚上去了。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瞧着苏家四小姐轻叹一声说:“小四啊,小三年后就要定下亲事。她可不能在比她年纪小的妹妹面前认输,这日后,她低头成了习惯,将来在夫家也昂不起头来做人。

    苏家四小姐沉默下来,她的亲事,还捏在父亲和母亲的手里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进到主院,打听到苏家老大人去了书房,他立时转头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他去的时候,苏家老大人的书房里面,苏镇磊和苏家二老爷正陪着苏家老大人闲谈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进去后,他给苏家老大人请安之后,他很有些诧异的瞧了瞧苏家二老爷,低声问:“二哥,你今天没有出门?”

    苏家二老爷笑瞧着他,说:“雪下得大,我们赶在午餐前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笑了笑,他瞧着苏镇磊低声说:“大哥,你可问过小九,她为何要跟她姐姐起争执?”

    苏镇磊一脸怪异的神情瞧着他,说:“谁年少的时候,不会因为一些小事情,兄弟们直接对上几句话。

    她们姐妹之间争上一句话两句话,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这要事事都争得一个明白,我们做大人的人,就别去做正事。

    再说小九比小三可是要少好几岁,真要论起来,小三也应该让一让小九。”

    苏家二老爷在这方面可比苏镇磊多好几个心眼,他听见苏镇磊的话,他在一旁笑了起来说:“老三,真要论长短起来,我觉得小九为人大气。

    她就是不会告状,如果要会告状,你家小三做的那些事情,只怕是有些上不了台面。这也幸亏是自家姐妹,互相体谅,才没有把风声传出去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的眉头抬了抬,他瞧着苏家二老爷说:“老二,时间还早,你来说一说小三儿做了什么上不了台面的事情?

    趁着孩子年纪还小,还不曾嫁进夫家去,我们做长辈的人,还能去拧一拧她的性子。免得将来嫁去夫家,因为她的性情,而让两家结了怨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光淡淡的扫过苏镇磊一眼,这个长子在这些方面,是真的天生少了那份心眼。

    苏家二老爷很是平淡的说了说苏家三小姐做的事情,苏家三老爷听后,他笑着说:“二哥,我听小三儿提了提,她是出自一番好心,却不想被大嫂和小九给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瞧着苏家三老爷轻摇头,他一脸正色跟苏家三老爷说:“老三,我们家因为你母亲待你们慈和宽容,所以你从来不曾感觉到你和嫡兄弟之间有多大的不同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面上出现反对的神情,他的名字,就不曾跟嫡兄弟一样,而是用了旁的字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瞧得明白他面上的神情,他叹息道:“除去名字外,在你们读书方面,你嫡母从来不曾挡过你们的前程。

    你现在也应该知道在旁人家里,嫡庶在这方面很是分明,嫡母通常会打压有出息的庶子。而你们的嫡母,却是只要你们出息,她就鼓励你们多读书。

    单就这些事情,你们嫡母在你们的亲事上面,也是尽量让你们如意,对吗?”

    提及苏家老夫人,苏家三老爷沉默下来,他的心里对嫡母是有感情。如果苏家老夫人和苏家三夫人对上,他的心里面,哪怕再顾着苏家三夫人,也不忍苏家老夫人伤心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当然明白,在苏家为庶子的人,其实是上辈子积了福气的人,才能遇见这样的嫡母,她待他们是有母子之情,而他们待她,一样是有母子之情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