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五十四章 执着
    苏家二老爷走了,他顺带扯走了苏家三老爷,在外面,他瞧着苏家三老爷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苏家二老爷没有跟苏家三老爷说什么,他们都这样的年纪,什么话,都不用说,其实各自心里明白着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沉默的走了回去,他瞧见妻女的时候,他问苏家三夫人:“你派人送东西给姨娘,她说过几时回家来?”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轻摇头说:“姨娘说,她现在安好。”苏家三夫人对苏家三老爷姨娘也还算是尽了心意,只是她心里也是赞同她不归来的决定。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心里明白,有一天分家之后,那时节,那位姨娘自然会跟他们生活在一处。

    然而那也要看那一位姨娘的命,有没有苏家老夫人长。反正只要苏家老夫人活着,苏家三老爷都会顾念着她好几分,绝对不会在人前损了嫡母的面子。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的心里面,待苏家三老爷的姨娘,自然是少了好几分的尊重。

    房里只留下苏家三老爷夫妻两人的时候,苏家三老爷沉吟片刻之后说:“我们太过爱护她,也许这样对她反而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有许多嫡女嫁人之后,那日子过得反而不如庶女。我不想我的嫡女日子过得不如庶女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听明白苏家三老爷的意思,她越细想心里越发觉得冒凉气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这种事事喜欢抢风头的性子,这要是到了夫家,还是这般的心性,只怕时日久了,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瞧着回神过来的苏家三夫人,他苦笑着说:“母亲待我实心实意,我呢,则是嘴上记得庶子的身份,心里是从来没有觉得嫡庶有什么不同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明白苏家三老爷的话,当年她家愿意她嫁进来,也是因为知道苏家老夫人为人宽松,从来不会去为难庶子,反而宽和的对待他们。

    她嫁进来之后,除去心里知道苏家长房是这个家里的重心之外,她的心里面,大多数的时候,一样是会忘记她是庶子媳妇的事实。

    他们夫妻都是这样的想法,自然儿女们的心里面,更加不会在意嫡庶之间的区别。

    只是苏家是如此行事,别人家里则不同,嫡庶有着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嫁的是庶子,那位嫡母虽说有着宽和的名声。

    只是经了苏家老夫人这样的婆婆,苏家三夫人还是瞧得出来,那位嫡母的心底是不会有苏家老夫人宽广。

    只是她比苏家二小姐未来婆婆为人处事要直白一些,将来她的女婿和女儿只要安分过日子,想来这位嫡母也不会亏待他们夫妻。

    而苏家二小姐那位未来婆婆,苏家三夫人觉得除非那位庶子有本事,他科考之后入官职,有机会赶紧图谋一份外任的差事,才能摆脱那位婆婆的控制。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此前一直暗喜着女儿的亲事好,如今经苏家三老爷提醒之后,她方明白这门亲事有不好地方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瞧着苏家三夫人的面色一会红一会白,他叹息着说:“日后,你好好的校正小三儿的性子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把她送去姨娘那里一些日子,让她听一听姨娘的话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为人宽和,待庶子庶女还算过得去。只是苏家老大人则不同,他历来不喜妾室和庶子女去与嫡妻和嫡子女争风头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的姨娘,在苏家老夫人面前,是没有机会去吃什么亏。她就是有心想要做什么,也怕苏家老大人事后跟她算账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是瞧着苏家老大人身边的妾室来了又去了,她瞧得眼花起来,自然是不会把这些人放在眼里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这一辈子,苏家三老爷认为苏家老大人的心里一直有的是苏家老夫人,只是他自已不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跟苏家三夫人提过一次,换来她哈哈大笑停不了。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觉得苏家老大人是重规矩的人,不管谁做了苏家老夫人,只要是他的嫡妻,他都会把她护得严密,与他心里有谁丝毫不相干。

    何况苏家老夫人是一个贤妻,她把家事处理得井井有条,又让家里人的关系相处得一团和气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自然是懂得要维护住苏家老夫人在这个家里的地位,至于旁的人,在有的时候,在他的心里,还真的是旁的人。

    当年苏家三老爷成亲之后,苏家三老爷的姨娘渐渐的心淡起来,跟苏家老大人说想去家里的农家院子小住些日子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没有任何的挽留,直接吩咐苏家三老爷把人送了过去。这姨娘每个月的月银,还是苏家老夫人吩咐唐氏准时发放给苏家三老爷。

    此后这么些年,苏家老大人仿佛不记得有苏家三老爷姨娘这么一个人,哪怕偶尔苏家三老爷有心提起来,他的神色都极其的淡淡说:“由着她去吧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一直觉得他的姨娘是等着苏家老大人的一句话,盼着他能说让她快些回家来。

    这一等,很多年过去了,苏家老大人从来不曾缺过人,当然他仿佛也不曾把任何妾室放在心上过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不知道父母的心事,她一直盼望着苏青芷会来跟她道歉。

    结果天黑下来,苏家三小姐知道她等不来那道歉,她很是失望的去寻苏家三夫人说话。

    夜色黑了下来,外面雪下得依旧大,苏家三夫人很是惊讶的瞧着此时前来的苏家三小姐。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听了苏家三小姐的牢骚话之后,她让管事妇人把听来的消息跟苏家三小姐说一说。

    管事妇人瞧着苏家三夫人的神色,想到在大厨房里遇见长房的人,她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她笑着说:“今天雪下得大,长房外祖家留人用了晚餐再送人回来。听说,如果要是路上难走,他们今天就会在唐家歇上一夜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面上有了愤然的神色,说:“长房的人,动不动就在家里炫耀,唐家的人如何的待他们少爷和小姐亲近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瞧着苏家三小姐面上的神情,她难得没有顺着她去哄她,而是实事求是的跟苏家三小姐说:“小九外祖家一向待他们兄弟姐妹爱护有加。

    唐家留他们用晚餐,雪大,再留他们歇一夜,都是很正常的事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