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五十七章 重用
    苏家老夫人让苏家三夫人自行决定,至于会不会赶在苏家二小姐前面定亲,如果苏家三夫人有这个想法,她也不会到苏家老夫人面前说话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瞧一眼苏家三夫人面上的喜事,她是不会挡了别人的喜气。

    她笑着表示,两姐妹不是同一房的人,这又是有关女子的终身大事。有时,还是可以由各房自行决定。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也不是一个笨人,自然很快的又去寻苏家二夫人商量说话。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早已经听到消息,她心里略微有些不太高兴。

    原本商量过,苏家二小姐年纪大一点,定亲自然要在前面一些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那人家还没有消息递过来,苏家三小姐这边男家又有心急急的定下来。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这么有诚意的走一趟,苏家二夫人也不能厚着脸皮挡了别人女儿的喜事。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笑着恭贺苏家三夫人之后,她笑着解释说:“我这边亲家母的性子稳重,行事不急。

    自然不能因为姐姐的事情,耽误妹妹这边的喜日,你们只管挑选好日子,定亲吧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瞧得出来苏家二夫人的心里不快,然而她的心里暗喜不已,她这边亲家明显是看重她的女儿。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挑选了一个中间的日子,其实只是相隔几天而已。

    她笑着跟苏家二夫人说:“年后好日子多,你家的亲家送日子过来的时候,你记得挑选一个靠前的定亲日子。”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直接被苏家三夫人的话给噎住了,这定亲这样的大事,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。

    苏家二房和三房起起伏伏的事情,其实只是刚刚开了头。

    他们两房孩子的年纪相近,日后,暗争的地方,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苏青芷每天从学堂回来,去过主院请安再去东园,然后转往苏青葙处。

    芷园这几日院墙要修缮起来,而下人们住的房间也要重新修复。

    苏青芷带着人直接搬进苏青葙的院子暂时居住,苏青葙把苏青芷安排在她的隔房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想安排苏青芷与她同住一房,结果苏青芷说她睡相不太好,怕让苏青葙跟着睡不好。

    苏青葙只能顺她的意思,安排她在隔邻住下来。

    苏青葙管着家,自然跟下面管事暗示下去,大家很自觉的先修缮芷园的房间。

    何况芷园里主人房不用修整,只是修理下人房,这样的活计轻松,做事的人,也乐意赶工做出来。

    几日后,苏青葙就知会苏青芷的进度,芷园已经完成修缮了。

    只是苏青葙觉得下人房,也是应该要通风一些日子,她留着苏青芷再多住几日。

    苏青葙和唐氏先前提过,想要借着机会好好的修缮芷园主人房,给唐氏直接否决了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唐氏说得很是直白,将来苏青葙嫁后,她的院子,唐氏会暂时保存下来,以待苏青荨长大后入住。

    至于芷园那一处,等到过几年,苏青芷嫁后,也会就此空置下来。

    唐氏明言,将来她也许会用芷园来与别的房交换外院的院子。

    苏青葙沉默下来,她明白唐氏的意思,何况她也问过人,芷园的主人房,如果主人家实在要修缮,不如好好的折腾一番。

    要不然,还不如就这样将就着下去,房子也能安稳的用上十多年。

    唐氏这一胎是男孩子,她心想事成之后,也不介意在怀孕里受的辛苦。

    等待唐氏生产的日子里,苏青葙更加愿意听从她的话。

    苏青芷对于她的房间还是比较满意,冬暖夏凉,她住得舒服,也不想把房里的东西折腾一遍出来。

    苏青葙表现出来的内疚神色,被她的没有心眼的表现,立时扑得干干净净,心里面明朗无比。

    如今苏家四小姐和五小姐管着厨房,这对姐妹对厨房的事情,渐渐的有了自已的想法。

    只是有苏家二小姐和三小姐的例子在前面,这对姐妹还是只会在苏青葙面前嘀咕几句话,却不敢随意去乱了厨房事务。

    苏青葙听了她们的话,只能笑着让她们如果有心的话,就多让人去打听外面各色菜的行情。

    苏家四小姐和五小姐听了苏青葙的话后,自然很快安排自己院子里的粗妇,赶紧去外面打听各种菜的价格。

    苏青葙从来不介意苏青芷知道这些事情,她有时候跟苏青芷感叹说:“小四和小五幸好比小二和小三性子缓和,不会一下子就想动手理一理人事。”

    苏家大厨房接连经过好几位小主子之后,人人如今都打起精神做事。

    苏青葙笑着悄悄跟苏青芷说:“厨房里有几位以前是祖母手下的人,从前母亲管着事情的时候,时不时还要体谅她们一二。

    小二上手管事的时候,她们合起来折腾过小二。轮到小三管事的时候,她们一样摆过老资格,只是小三不象小二那般冲动。

    如今轮到小四和小五管事,她们几个瞧着要乖顺许多。果然是人善被人欺。她们心里也明白,这一次不能在折腾出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苏青葙的神色,她对那几人好象也没有太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母亲是不是想借机会让那几人退下去?”苏青芷低声问。

    苏青葙轻摇头说:“母亲不会有这种小气的想法,有那几人在厨房里做事,别的房,万一有什么过分的要求,她们几人还能派上用处。

    只是母亲想要她们瞧得明白,只有我们长房的人,是念着旧情,想她们长长久久的做下去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觉得她的心眼果然是不够用,瞧一瞧她的母亲和她的姐姐,都是懂得借力的人。

    只有她,已经习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。

    苏青芷觉得她要改变的地方太多,至少在借力的方面,她要学习的地方太多。

    苏青葙见到苏青芷慢慢明白过来的神情,她的心里也轻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笑着低声说:“其实这世上就没有真正的笨人,苏家的下人们心里也明白着,这院子最后当家的人,只能是长房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在面上敬着母亲,待我,面上也表现得顺从不已。他们的心里面,最服帖的主人是祖母。

    母亲说,这样也好。有这样的人在院子各处走动,不管如何,我们这房的人因祖母重用着他们,别的房,一样不敢过分行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