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六十章 提醒
    管事妇人瞄见苏家老夫人的神情,知道老夫人还是记得那几人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还是有心为那几人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主子,我看她们几人过后,心里还是能够想得明白,主子不见她们,才是为了她们好。

    这些年,她们在差事上面是怠慢了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她们对主子一直忠心,心里一直念着主子的恩情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听她的话,她轻叹一声,说:“她们对我是有几分忠心,正因为有几分情意在,大夫人此前才会容着她们。

    这一次,葙儿就是捏到她们的把柄,也没有想过一定要重重的追究她们的错,反而是高抬手轻放过。”

    管事妇人的心里其实明白,苏青葙的确是宽容的处置了她们几人。

    如果依苏家三小姐的提议,只怕那几家人都要给赶出安瓮城。

    管事妇人低声说:“大夫人和大小姐一向待我们下人宽容大度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听她的话,她的眉眼动了动,说:“三小姐也不会故意寻事。如此甚好,主人家表现得太过宽厚,下面的人,反而做事松懈下来。”

    管事妇人不敢再多话,她低垂眉眼在一侧静候着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瞧着她的神色,她轻摇头说:“你啊,你的心眼好,可也要用到实处来。”

    管事妇人脸红起来,她低声解释说:“主子,都是常见到的人,这一下子走了好几人,我还有一会才能转弯过来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瞧着她,轻舒一口气,说:“我的身边,如今用的都是你们这些用老了的人。

    这几年来,我越发不喜欢用丫头,想的就是,万一将来我去了,你们年纪大一些,反而好安置一些。

    那些年轻的丫头们,反而会让接手的主子为难。轻不得,重不得,放不得,又留不得。”

    管事妇人听明白苏家老夫人的话,她心里有着悲意,她服侍老夫人多年,自是知道老夫人的慈悲心肠。

    她低声说:“主子,你身体康健,一定能瞧见到小少爷们一个个成亲生子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笑了起来,说:“能瞧见几个大孙子长大成亲生子就行了,那些小孙子们,我大约是见不到他们长大了。

    前几天,老大人跟我说,他如今也感觉到精力不如从前。

    他原本想行商的打算,现在只能放手了。”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一直反对苏家老大人想要行商的想法,只是她知道苏家老大人的心思,她越反对,他大约越要证明一下,她只能装出支持的模样来。

    如今苏家老大人自己下了楼梯,苏家老夫人替儿子们觉得心安起来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瞧见管事妇人眼里的伤意,她轻摇头,低声说:“你如今可明白,我为何不愿意把身边的丫头们许下给儿子们为妾?”

    管事妇人抬眼瞧向她,当年她年少容貌俏美的时候,她听闻过有一位老爷曾暗中求过老夫人,只是老夫人坚拒了。

    她年少的时候,知情之后,心里并不是没有向往之意,她也是想过一过半个主子的日子。

    只是她是老夫人的丫头,要听从老夫人的安排。

    后来老夫人很快的为她安排了亲事,她的男人在苏家不是最能干的人,只能说他是最为滑头的小厮。

    这些年下来,她的男人,相对同年纪的人,他是没有什么长进,在苏家还是老实做事的人。

    管事妇人与他生活得越久,越能懂得苏家老夫人那时为她着想的心思。

    她的男人待她好,待他们的孩子诚心诚意好。

    同时,管事妇人在苏家老夫人的身边,渐渐的瞧见到那些妾室的下场。

    哪怕是再受宠爱的妾室,在嫡妻面前一样要低头做人。

    她们还不如她们这些在苏家老夫人身边的人,日子要好过许多。

    “主子,红颜易老,恩爱易逝。平常夫妻的小日子,就是主子对我们最大的恩典。”管事妇人回应苏家老夫人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瞧着她,过后轻点头说:“瞧得明白就好。日后,就是有机会,也要拉住自家的人,千万不要往那条路上去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处置了那几人之后,她处理过事务之后,听说那几人去求见老夫人,结果老夫人派管事妇人出来打发了她们。

    苏青葙瞧一眼候在身边满脸得意神色的苏家三小姐,她在心里轻叹一声,说:“小三,走,我们去跟祖母说明情况去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昂起头,她略有些瞧不起苏青葙的说:“大姐,你这是让我陪着你去壮胆子吧?”

    苏青葙想着苏家三小姐做的事,最终还是对她和长房最为有利,她也不去计较她的小性子,只是伸手拖她一把。

    在路上,苏青葙说:“小三儿,那几人都是祖母从前用过的人,听说年青的时候,很会在祖母面前表现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昂起头说:“我们是主,她们是仆,她们做得不好,我们指出来,她们还不改,那就是对主不忠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瞧着她,轻摇头说:“小三儿,这一次,是这几人轻视了我们。别的人,可不会如她们一样的心思浅薄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在管家的事务上面,从来不会隐瞒唐氏。那些下人,依仗着老大人夫妻身边做过几年事情,在主子那里,有几分记忆,有时会轻忽她这个小主子。

    唐氏当时听后,她微微笑了起来,轻描淡写的跟苏青葙说:“几个不懂事的下人,你用得着生气吗?

    由着去吧,时间久了,有些事情总会露了相。如今你祖父祖母在,我们理事,要能让两位老人家顺心顺意。

    你现在动手,捉得住也是小头,只几个冒尖的人。那隐蔽深的人,会越发隐藏得深。

    由着她们去,只要她们行事不太过分,你就不要出手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听从唐氏的话,对那几个太过冒尖的人,她吩咐身边大丫头对她们说了几句嘲讽话,也算是略略尽了提醒的责任。

    或许正是因为她这样的态度,那几人面上是收敛了一些,可是背后依旧如从前一样,甚至还要更加得应付了事。

    苏青葙把这些人事瞧在眼里,只等待着合适的机会出手。

    她和苏家三小姐姐妹多年,如何不知道她的禀性,她没有事,都要挑起事,何况眼下是有事,那更加是不会松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