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六十二章 问题
    苏青芷瞧着他笑了起来,苏丰道只觉得有这样的一个赖皮妹妹,实在是磨人心。

    苏丰道瞧着苏青芷心软了起来,别的弟妹会在父母面前撒娇,苏青芷从来不会去挨近父母。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苏丰道笑得越发灿烂起来,她的心里暗想着,这个哥哥就是吃软不吃硬。

    苏青葙则是决定下来的事情,她是软硬不吃的性子。

    有苏丰道去说一说,不管如何苏青葙都会给他几分面子。

    苏青芷笑靥如花的瞧着苏丰道,瞧得他连连摆手说:“你对我别抱太大的希望,你和我,都知道姐姐的性情,她认为有道理的事情,她是不会听旁人劝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伸手推着苏丰道走,一边走一边跟他说:“哥哥,姐姐愿意管我,我高兴。

    只是我给那些功课,压制得好些日子不曾缓和过来,你让姐姐容我过几日自在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苏丰道回头过来瞧着苏青芷说:“你总算还有良心,还识得姐姐待你好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举起手,冲着他摇了摇,说:“哥哥,我自然识得谁待我的好。你和姐姐待我最好。”

    苏丰道头也不回的往前走,听见那没有良心的妹妹在后面叮咛:“哥哥,你可要快些回来。”

    夏初,天气微微凉。

    苏青葙在院子里,说不上是望天空,还是放空心思。

    苏丰道寻了过来,苏青葙瞅着他轻摇头说:“道儿,你下次别纵着芷儿了。

    她大了,日后,她靠自己,比靠别人来得好。”

    苏丰道轻笑了起来,他笑着说:“姐姐,芷儿一向心眼不多,管家理事,小家,她是理得了。

    宗妇,父亲和母亲不会敢把她嫁过去。

    她能嫁的也只嫡次子或者嫡小子,夫君是那样的身份,她用不着把管事理事本事学得多精。

    姐姐,只要她面上过得去,你就由着她过自在的日子吧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听他的话之后,好一会,她长舒一口气,说:“是我想差了,什么样的人,就会有什么样的运气。

    芷儿将来的运气不会太差,一定能得一个宠爱她的夫婿。”

    苏丰道抬起衣袖抹一下额头,他笑了起来,说:“姐姐,我瞧着姐夫行事飒爽,重情,他也会是一个夫婿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笑瞧着他,说:“你几时在那里瞧过他行事飒爽?”

    苏丰道笑瞧着苏青葙,见到她的脸微微的红了起来,说:“姐姐,我在外面遇见姐夫好几次,每一次,他在我面前不曾避讳过什么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自然明白苏丰道能去的是什么的地方,她的心里还是微微有些甜意。

    苏丰道瞧着苏青葙面上的神情,他的心里说不出的滋味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姐姐嫁人之后,姐弟之情就不能再如现在这般的深厚。

    然而他还是喜欢见到苏青葙面上的欢喜之情,他笑着顺便又说了一些遇见粱启明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青葙很仔细的听他说话,在苏丰道放缓语气的时候,她便抬眼瞧向他,示意他继续说。

    苏丰道陪了苏青葙好一会,虽然苏青葙没有明确的答应他什么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还是明白,此后苏青葙还是会管着苏青芷,却不会再逼着她一定要学精管家理事的本事。

    苏丰道明白有时候人的天分有限,如他这般,人人言及他在学业上面极其有天分,只有他自己明白,他付出的努力有多少。

    可是纵然是这样,在骑术上面,不管他如何的练习,他还是会弱于几个同学。

    那几个同学在骑术上是真正有天分的人,先生都曾经说可惜骑术只是用来做侧重分,是不能用来做主分评估。

    苏丰道明白苏青芷那没有说出来的委屈,她不是不努力,只是她的心眼不多,只怕是无法用在学习如何算计人心上面。

    苏青芷等在苏丰道的院子里面,见到他冲着她轻轻的点了点头,她欢喜的冲上前去,欢喜的扯着苏丰道衣袖。

    她扯着苏丰道衣袖摇晃好几下,笑着说:“哥哥,我就知道你能说服姐姐。”

    苏丰道觉得这般欢喜的苏青芷,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。

    世上要是全是聪明人,只怕也是非常的无趣。

    苏丰道直到真正长大之后,他方明白,能使唤聪明人行事的人,才是世上最有福气的人。

    兄妹两人在一处欢欢喜喜的说话,苏青芷把学堂里那些小女子的争斗,当成趣事来讲。

    当然她说的时候,通常是会用代号表示人名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里面,女子活得不容易,有关她们的闺名,自然不方便对人言说。

    苏青芷从来是用一二三四来说明人,她每一次都会跟苏丰道很有感慨的说:“哥哥,内外一致的女子,不多,但愿将来嫂嫂是一个真正聪慧得体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有时候暗想着,两个聪明人在一处,会活得比较辛苦,还是大家彼此有默契,反而比与笨人在一处来得自在舒服。

    苏青芷想着她要是与一个笨人相伴终生,那也只能自得其乐。

    苏丰道会和苏青芷说一些同伴相处的趣事,当然也是为了苏青芷早早辨别男儿的真面目,别在不知事的时候,就被偶遇男子所哄骗。

    苏青芷听得很是仔细,男儿的世界,果然是比静守在闺中有趣许多。

    至于苏丰道的担心,苏青芷只当还没有开窍一样,只当听不明白他所说的内里深意。

    苏青芷悄声跟苏丰道商量着说:“哥哥,你有没有备好给姐姐的添妆啊?”

    苏丰道伸手轻拍苏青芷的头,说:“只有姐妹之间有添妆的说法,我们做弟弟的人,只会在成亲那一日,尽着为姐姐着想的心思,好好的为难一下姐夫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嘻嘻笑了起来,说:“表姐出嫁那一日,我听见舅母们叮咛表哥表弟们别太过闹腾,免得耽误了成亲拜堂的吉时。”

    苏丰道瞧着苏青芷若有所指的说:“芷儿现在明白了吧,兄弟难为啊。太难了,万一姐夫答不上来,他丢脸,娘家人面上一样无光彩。

    容易了,又容易被姐夫及他家人嫌弃,还以为我们多急着想把姐姐嫁过去。

    只能挑选不难不容易的问题,我已经想了好几个月,我觉得姐夫不笨,那问题还是不能太过简单了一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