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六十三章 早早
    人生满满的坑,就是不知道,人会在何时落坑里面。

    夏日炎炎,苏青芷听说了一桩事,她的心里很是感叹不已。

    苏家老大人不为官之后,苏青芷觉得苏家人,总算能过上好几年平顺的日子。

    苏青葙定亲之后,粱家人和粱启明对这门亲事的慎重态度,还是让苏家人很是满意不已。

    至于苏家二小姐三小姐两人的亲事,因两人年纪相近,大家难免会在暗下里比较她们两人的亲事。

    相比苏家二小姐未来夫家淡定,苏家三小姐这边表现得太过殷勤了一些,大家暗地里说,虽说苏家三小姐夫家门第是差了一些,可是待苏家三小姐很是有诚意。

    那家嫡母待苏家三小姐也很是亲近,常常会送些小礼物过来。

    而那位庶子,每隔十天半月会来苏家来向苏家老大人请教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二云,免不了和苏家三小姐在院子里见一面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目光下,这一对未婚而定下亲事的男女,也只是目光互视几眼,再互相问候几句话。

    然而相对于苏家二小姐那未婚夫逢节才来一趟,每一次来,他表现得相当中规中矩。

    偶尔,他抬眼看向苏家二小姐的时候,眼神是涩然赶紧闪躲开去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未来夫婿待苏家三小姐那是显得亲近许多,他时不时寻机会望向苏家三小姐。

    瞧上去,这一对未来的小夫妻,显得已经有些情意绵绵的味道。

    苏家二老爷夫妻叹息不已,只觉得未来姑爷的性子太过端方,将来女儿只怕要做那严守规矩的妇人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夫妻在明面上来,还是端着架子,轻摇头叹息着,说一对小儿女初识情,表现得太过外露了一些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夫妻私下里,双双都有些欢喜之意,两人心里都欢喜未来女婿对女儿是上了心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在苏家更加的昂起头来,有时瞧着苏青葙和苏家二小姐眼里还会透出几分怜悯的神情。

    苏青芷觉得苏家三小姐的容貌俏丽,她在外人面前,性情显得格外的明朗爽快。

    未来的三姐夫如今这样的年纪,少年喜美,他心喜这样的女子,其实也能想得明白。

    只是苏家人日子总会这般的平顺过下去,结果多少还是因为苏家三小姐的亲事,掀起了一些的波折。

    事情起因很是简单,苏家四老爷的长子在学堂里,因苏家老夫人待庶子及妻儿的宽和,他的身上几乎瞧不出庶系嫡子的痕迹。

    他的年纪比苏丰道小,苏家四老爷对他的要求的也不太严格,由着他的性子去,他为人大气,与许多同伴关系良好。

    而苏丰道则不同,苏镇磊严格要求他,他交好的同伴少,几乎都是差不多家世的人。

    这一日,苏家四老爷家的长子气冲冲进了四房的门,在苏家四夫人拦着他的时候,他眼圈子都是红的。

    苏家四夫人以为他在外面跟同伴们生了气,哄着说:“晨儿,可是在外面受了委屈,要不要去你道哥哥说一说?”

    苏丰晨的眼泪掉下来,他摇头说:“母亲,这一次的事情,我就是寻道哥哥说了也没有用,谁也帮不了三姐姐。”

    苏家四夫人听他的话,她的脸色大变了起来,急急训斥说:“休得胡说,你三姐姐已定下亲事,你在外面与人闹事,可不能扯上她的名号。”

    苏丰晨已经在用衣袖擦拭着眼睛,他嘟哝着说:“母亲,三姐给人哄骗了,那人,家里的通房有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苏家四夫人瞪大眼睛瞧着苏丰晨,好一会后,说:“晨儿,这是大事情,你可不能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苏丰晨很是生气的跟苏家四夫人说:“母亲,你知道是谁跟我说的那话,是那人嫡母的娘家侄子,他说,我们家三姐给人骗了,那人跟身边丫头感情好。”

    苏家四夫人几乎是扶着凳子慢慢坐下来,她瞧着房内的人,低声吩咐说:“刚刚少爷的话,你们全当没有听见。”

    房里的服侍人,全没有想到会听见这样的消息,一个个赶紧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苏丰晨惊讶的跟苏家四夫人说:“母亲,我要去跟三姐姐和三伯伯伯母说一说,我们家的人,可不能就这样的被外人哄骗。”

    苏家四夫人瞧着他轻摇头说:“晨儿,你年纪还小,有些事情,你不懂。这样的大事情,我跟你父亲商量,还是要仔细打听清楚,不能就这样轻信一个孩子的话。”

    苏丰晨有些不解的瞧着苏家四夫人说:“母亲,我和他是吵了架,可是他也不会骗我。他不是那种会哄人的坏孩子。”

    苏家四夫人瞧着苏丰晨清澈的眼眸,这一刹那间,她突然有些不想跟他说那些内里的纠结。

    哪怕有一天,他终究会明白过来,有的人家,是连孩子都会舍得去利用。

    苏家四夫人低声跟苏丰晨说:“晨儿,如果是我们自已这一房的事情,母亲一定会信你,也会想法子去解决。

    如今是有关你三姐姐的大事,错不得半步,一定要慎重。由你父亲出面去打听清楚,如果有这一回事,由你父亲去跟你三伯父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苏丰晨轻轻点头说:“母亲,我懂了。道哥哥跟我说过,我们的年纪越大,日后要对我们所说的每一句话负责,再不能如小时候那样,那些随意想说什么话,就不管不顾的说出口去。

    母亲,我听你的话,我先不去跟三姐姐说。”

    苏家四夫人放心下来,她是相信自已长子的话,他年纪虽小,平日里很是调皮任性,可是在重要的时候,他还是懂事听话。

    苏家四夫人把苏丰晨的话说给苏家四老爷听,他听后叹气道:“父亲那时候说,这么急着定下亲事,这门亲事,瞧着只怕内里是有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苏家四夫人瞧着苏家四老爷的神情,她低声说:“四爷,你是信晨儿的话?”

    苏家四老爷轻轻点头说:“小孩子不会骗人,就是大人想要他们骗人,内里也应该有几分真。

    我去跟三哥说一声,这样的事情,我不能帮着去打听,而是应该由他这个做父亲的人,去查一查到底是什么事情,那时逼着亲家有些不顾明面上的规矩,执意要早早的定下亲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