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六十四章 无奈
    苏家三老爷只觉得苏家四老爷太相信一个孩子的话,然而苏家四老爷的慎重神色,还是让他的心里生起了怀疑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自然知道这样的事情,是要悄悄的查,才能得到确切的消息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避过苏家三夫人之后,悄悄的寻了人,去暗里把消息查得仔细一些。

    他很快的得到消息,他的神色是怒极愤怒之后,最后留下满脸的无奈神情。

    纸包不住火,而那家人,恐怕也不曾真正的想隐瞒曾经发生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把事情跟苏家三夫人说过之后,她一脸灰败的神色,说:“世间果然没有十全十美的好事,那孩子太好了,我原本心里面就嘀咕不已。

    小三儿是我们做父母的人,心里的明珠,却未必能这么快就做得了别人心里明珠。

    原来是亏了心,才会做出来的那些弥补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意,又能有几分的真挚呢?

    我们退亲吧,小三儿年纪还小,还能磨上几年,实在不行,就远嫁吧。可是再也不能挑选有出息的庶子,哪怕是没有出息的老实嫡子,也好过要去趟那一地的烂泥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受过冲击之后,他比苏家三夫人反应要理智一些。

    他低声说:“你先悄悄跟小三儿说说事情真相,我再去寻父亲和母亲出一个注意。

    这门亲事,那家人执意要成事,只怕没有你想的那般好退亲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捂脸哭了起来,她想及女儿的伤心,就如同割她的心一样难受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走后,苏家三夫人关闭房门许久之后,哑着嗓子吩咐人,去请苏家三小姐来说话。

    苏家三老爷夫妻时不时会关紧门户吵那么一架,事后,苏家三老爷匆匆离开,苏家三夫人关门哭一场。

    过不了一天或一夜,这一对夫妻又会和好起来。

    在四房的下人们对此已经熟悉了,她们此时也不觉得苏家三夫人这样有什么奇异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们想着或许是因为苏家三小姐年纪大了,苏家三夫人也愿意跟三小姐在夫妻吵架之后,母女两人在一处说说话。

    一个个想着有苏家三小姐在一旁劝着苏家三夫人,这一次,苏家三老爷夫妻和好就不会拖太久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在路上听了下人的话,她微微皱眉头起来,她的父母时不时会吵架。

    她年纪小的时候,心里一直担心不已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随着弟弟的出生,她的心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再说她的父母吵一吵之后,互相之间瞧上去感情还深厚起来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想着那个人,想着他看她的眼神,她的脸微微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的丫头跟她悄悄说过,那人身边的小厮提过,他主子的脾气特别温和,轻易不会生气发脾气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微微的笑了起来,想着那人差不多又到了要来苏家向苏家老大人请教的日子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心里微微的甜蜜起来,她走到苏家三夫人房门口时,想起她母亲正处在不高兴的时期,她立时收敛起脸上的神情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进了房,瞧见苏家三夫人红肿的眼圈,心下里只觉得大事不好。

    从前父母吵架,苏家三夫人面见儿女的时候,面上是非常清爽,从来不会如这一次红着眼圈见人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心里还是有父母,当下就急着上前去,说:“母亲,这一次,你和父亲因何事争吵,你说与我听,只要母亲有理,我去劝一劝父亲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一下子伸手抱住苏家三小姐,说:“我可怜的女儿,你父亲怎么会相中了那样的人家啊?”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一脸震惊的神情瞧着苏家三夫人,问:“母亲,那一家人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瞧了瞧苏家三小姐,她想着女儿年纪还小,那样的事情,她要亲口跟她去说出来,总比她将来在外人嘴里听说来得好一些。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扶正苏家三小姐,说:“小三儿,你在姐妹里面是排行第三。

    可是在三房,你是长女,不管遇见任何的事情,你要能担得住事情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脸色变了,等到她听苏家三夫人话之后,她眼里再无甜蜜神情,她的心里只觉得空落落不已。

    一个很老套的情节,年轻男主子身边服侍多年的大丫头,在知道年轻主子将要定下亲事之后,有一夜,她悄悄的爬上了男主子的床。

    然后事情过了三月之后,男主子发现她有孕,而这时候,男主子已经处在要定亲挑选日子的时期。

    男主子的嫡母其实早已经知情,只是等着庶子自行发现。

    过后,男主子考虑过后,他还是亲自下令打掉胎儿,又把那丫头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做嫡母的人,在这男子要坦白的时候,她阻止了这男了,还抢在事情爆发前,把那门早相好的亲事,急急的抢先定下来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摇头说:“母亲,我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瞧着她,说:“小三儿,这是事实。你父亲听说之后,就赶紧让人去查了。而且这事情,就是隐瞒得一时,也隐瞒不了一世。

    你早知道,总比你嫁过后,由旁人嘴里知道实情,打击要来得浅一些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抬眼瞧着苏家三夫人,眼泪慢慢的淌下去,说:“母亲,我要退婚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望着她叹息不已,苏家三小姐瞧着她的神色,她着急的拉着苏家三夫人的手,说:“母亲,我和他只是定下亲事而已,他们家的,这般哄骗我们家的人,如何能嫁啊?”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在心里暗叹不已,这已经正式定下亲事,如何好退亲啊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瞧着苏家三夫人的神色,她紧紧捉住苏家三夫人的手,说:“母亲,你为何不能答应我?”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只得跟她说了实话,苏家三小姐听后摇头说:“母亲,你是哄我的吧。

    当年大伯母跟大伯闹翻的时候,唐家都支持她合离。

    我这只是定了亲,为何退不得亲事?”

    苏家三夫人瞧着她,说:“小三儿,此事不能急在此一时,当然,我们要瞧一瞧他们家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终是失望的瞧着她,说:“母亲,你跟我说,他虽是庶子,可是持身很正。他的身边有丫头服侍,可是从来不曾让人近身服侍过。

    今天,你又跟我说,他和别人有染外,还曾有过胎儿。这样的人,我日后如何敢信他?我如何敢依靠他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