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六十六章 记录
    秋风起的时候,苏家三小姐的亲事,总算有了结局。

    退亲,两家的亲事悄然落幕了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经这一次的事之后,她整个人沉静下来。

    苏青芷有时候会怀念那个飞扬跋扈的苏家三小姐,而不想见到眼前这个明显温婉下来的小女子。

    苏青芷在林家族学,也只有这个最后一期学堂生活。

    或许是快到了离别时期,她瞧着每一个小女子,都能瞧得她们的几分美好。

    林家姐妹那些顾忌的表现,在她的眼中,都能瞧出几分美态出来。

    有关苏家三小姐和那位庶子的事情,苏青芷还是隐隐的听说了几桩。

    听说,那位庶子曾经还是有心想要挽回这桩亲事,只是苏家三小姐避不见面。

    那庶子托人递信给苏家三小姐,只是她拒收了他的信,以及有关他的消息。

    两人亲事悄悄退了之后,有关那位庶子的消息,渐渐的淹没在时间的长海里面。

    多年以后,苏青芷再次听说这位庶子的事情,她一时之间,都没有想过这个人是谁。

    后来,还是经人提醒,方记起曾经有过这个人,路过她年少时的记忆里面。

    当然,那个时候,苏家三小姐远嫁在外地,生活得有些小幸福。

    而那位庶子妻妾圆满,一家大大小小生活的热闹欢腾。

    苏青葙的亲事,定在冬日里,苏家已经在准备她成亲的事项。

    苏家三小姐纵然伤怀,也不得不日日带上笑容在人前出现。

    唐氏瞅着这样的苏家三小姐,她叹息着跟苏青葙说:“你三叔三婶最舍不得这个女儿,偏偏这个女儿只能外嫁出去。”

    苏家二老爷因为苏家三小姐的事情,他特别派人去查了未来亲家内务事情。

    结果苏家二老爷惊讶的发现,他的确眼光特别的好,他挑选的女婿精明聪慧,他近身用的全是小厮,外面用来招待客人的反而是丫头。

    他的身边一样有嫡母安置给他的多年丫头,可是他出入身边都有小厮贴身紧跟着,那些丫头近身困难。

    苏家二老爷想着那一位的好容貌,再想一想他身边小厮的好容貌,他的心下里反而更加的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有好些日子,他仔细的观察那一位和身边小厮的举止,瞧见的只是主仆相处得宜。

    苏家二老爷这些曲曲折折的隐秘心事,他无处可以诉说,只能悄悄的自我消散开去。

    苏家二老爷后来还是终于跟苏家二夫人承认,他的眼光太好,如今他有些担心女儿配不上女婿的那份精明能干。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瞧着他,轻叹两声,说:“多少聪明的女人,过得都不如笨女人来得高兴自在。

    或许,你为女儿挑选了最为合适她的一门亲事,女婿大约也不会想回家来,还要面对一个特别聪明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苏家二夫人瞧得明白,她那未来女婿对女她儿远远没有达到那种情意深种的表现,他只当她是未婚妻子那般对待。

    反而苏青葙这对未婚夫妻,随着婚期的来临,这对未来小夫妻瞧上去,越来越有几分情意的存在。

    苏青芷珍惜与苏青葙相处的机会,她也珍惜她最后的学生生涯。

    秋意深浓的时候,唐氏把管家权利全盘接收过去,苏家六小姐七小姐恰巧管了厨房三月,就直接交付到唐氏的手里面。

    苏家的八小姐只比苏青芷大上几月,她正好不想早早起床去打理厨房事务。

    她寻到芷园,她一脸欢喜神情跟苏青芷说:“小九,我们两人不用日日早起去巡察厨房事务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她笑着轻摇头说:“八姐,我们日日要早起去学堂,如何打理得了家中的厨房事务?”

    经苏青芷的提醒,苏家八小姐顿时反应过来,她这是白高兴了一回。

    她一脸惋惜神情跟苏青芷说:“小九,等到今年散学之后,我以后就不用再去学堂读书,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见她眼里不舍的神情,她笑着说:“八姐,你要是实在舍不得学伴们,你跟五婶好好说一说,可以再读一期。”

    苏家八小姐摇头说:“不读了,我现在跟你比,我已经是多读了一期。这一个期,走了好几个人,下一期,我交好的人,也全会走,我留着也没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苏家八小姐有心情在芷园里跟苏青芷说话,而苏青芷想着苏青葙嫁后,她的日子不知会多的寂寞,她也乐意跟苏家八小姐多来往。

    苏家八小姐和苏青芷说着话,她越来越觉得苏青芷是容易接触的人。

    从前她不和她说话,只因为家里的姐姐们都说苏青芷是容不得别人跟她说不好的话,她是一言不合直接动手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她们两人说了好一会的话,苏青芷却不曾有过任何不高兴的神情。

    苏家八小姐欢喜起来,她瞧着苏青芷说:“小九,改天放假的时候,你来我的芙园说话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笑着应承她,只是还是坦白跟她说:“八姐,大姐姐出嫁之前,我假日都要用来陪她。”

    苏家八小姐了解的点头说:“小九,你好好陪一陪大姐姐,她待你一直非常的好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听苏家八小姐说这样的话,就知道这是一个实心眼的人,只是白生了一张聪明面孔。

    苏青芷望着她笑了起来,说:“大姐姐如今很忙,我有时只是在她的院子里坐一坐,就会回到芷园来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的亲事越临近,苏家的喜气越发的深厚起来,苏家老大人那张大半年都不曾有笑意的脸,近几日,也多了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苏家老夫人和唐氏就着苏青葙的嫁妆,是理了一遍又一遍,婆媳两人都愿意给苏青葙最好的东西,反而是苏青葙知道后,她接连拒绝了好几样好东西。

    就是在这样的时候,苏青葙也不曾忘记过苏青芷,她把她的记事册子交到苏青芷的手里,交待她仔细的抄写一份之后,她再把原册子烧。

    她细细叮咛的苏青芷,说:“芷儿,从前记下的东西,你要是担心记不住,也要把那些册子放在隐秘之处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明白她的担心,她轻轻点头,说:“姐姐,你只管安心,等到必要的时候,我一定会毁掉在记录的本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