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六十八章 旁观
    粱启明很快的把苏青葙送至包厢内,他稍稍和唐家表兄弟说一会话后,就借着有事离开。

    粱启明离开之后,餐点陆续的送了上来,唐家表兄弟和苏青葙姐妹也没有分桌而食,就这样挤在一桌用餐。

    如今唐家成了亲的表兄们,都已经不象从前那样跟他们出行,而是各自有正事忙着,听说他们要和苏家姐妹一块出行的消息,也只会塞银子给他们用。

    大家用过餐点后,等到茶先生上了茶之后,大家就静候着等一会听说书的人说书。

    “打架了。”就这么一小会的功夫,他们就听见楼下的许多人大声音的叫嚷着。

    苏青芷抢先去推开窗子,苏青葙都来不及扯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苏青芷往楼下望去,唐家兄弟挤在另外半边窗前。

    你一拳我一脚,苏青芷看了片刻之后,她觉得有些失望起来,她想看的是那种高来高去的过招。

    苏青芷很快的坐回原位,苏青葙见到苏青芷对打架没有兴趣,她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苏青葙是家里面唯二知道苏青芷没有事做的时候,就喜欢在芷园里,对着空气一拳又一拳的挥着。

    苏青葙是庆幸苏家和唐家两家没有习武之人,苏青芷这种特别的兴趣,只能悄悄的藏在暗处,而没有任何的发展机会。

    苏青芷跟苏青葙解释过,她其实对习武是没有任何兴趣,她只不过是有时候,会对着空气练习手脚灵活一些。

    苏青葙觉得苏青芷或许不是那种特别有灵性的女子,可是她愿意去学愿意坚持去做,她有些方面,做得不比任何人差,只是没有达到特别出众的程度。

    苏青芷仿佛也从来没有兴趣去争做最优秀的那人,她只是在学习到一定的程度,她便把兴趣转往别的方向。

    苏青葙觉得苏青芷的心思太杂,她仿佛是什么都想学习,从来不想专精一门的人。

    可惜苏青芷从来不知道苏青葙对她的有这么高的看法,如果早知道,在多年之后,她听见苏青葙的惋惜话,她不会瞪圆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苏青芷一直非常了解自已,她知道不管是什么样手艺,那都是除去天赋之外,还要努力坚持。

    苏青芷比谁都明白,她是愿意去努力,只是天分这样的事情,却是谁也强求不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青芷的人生目标,只是想要学习能在内宅里生荐的技能,她从来没有心思去抢绣娘的饭碗,何况在绣花上面,她是最没有兴趣的人。

    苏青芷如今绣得最好的也不过是一朵朵的五瓣花朵,或者是零散开放的花朵。

    至于琴棋书画这四项本事,苏青芷认为自已是学不过读书人家的女子,她现在更加不会太过花费那份心思专注进去。

    当然苏青芷曾经是用心学过绘画,她是在努力之后,终究不得接爱现实,她就是一个处处平平的女子,做不了顶尖的优秀人。

    在这方面,苏青葙表现得杰出,只是她放弃得也早,她的心思仿佛全专注在针线活计和管家理事打理庶务方面去了。

    苏青芷的同学林家姐妹,无数次在她的面前,提及她不象苏青葙优秀,如今家林家女子学堂这边只盼着她嫡亲的妹妹,会各方面表现得如长姐一般优秀。

    苏青芷已经过了那种年轻小女子敏感时期,林家姐妹的这些话,只是从她耳边过了,就过了,她心里一样是盼着苏青荨能如苏青葙一样聪慧。

    林家姐妹无数次试验苏青芷的心思,每一次被她冷淡眼神给伤了。

    苏青葙瞧一眼苏青芷的神色,她的心情稍稍放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苏青葙听表姐们提过,唐氏就是在十岁左右遇见苏镇磊,从此一颗心挂在苏镇磊的身上。

    苏青葙听人提过,女儿容易走母亲的老路,她是没有走唐氏的老路,她就担心起苏青芷。

    苏青芷见到苏青葙左一眼右一眼的打量她,她满满惊讶神情瞧着苏青葙。

    她低声问:“姐姐,我脸上有什么?”

    苏青葙轻摇头说:“芷儿,你仿佛转眼间就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瞧着她笑了起来,说:“姐姐,再过一些日子,你要嫁人了,我再不长大,会给荨儿笑话我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脸微微红了起来,她想起在门口遇见的粱启明,虽说是表兄弟们的安排,这也要粱启明还是有心想要遇见她。

    粱启明刚刚悄悄跟她说,他有心和她一起好好的过日子。

    苏青芷抬眼瞧着一脸甜蜜神色的苏青葙,她觉得楼下的喧哗,都挡不了苏青葙心里的恬美。

    唐家表兄弟还凑在窗前看热闹,他们一个个绷紧着脸。

    “官家来了。巡官来了。”楼下传来这样的呼叫声音。

    唐家表兄弟一下子退了回来,他们很快伸手合了窗子。

    苏青芷抬眼瞧着他们,她好奇的问:“哥哥们,楼下,已经分出胜负了?”

    唐家表兄弟们笑了起来,他们看着苏青芷摇头,只见到她一脸不解的神情。

    唐明元笑着说:“两边在打,中间还有人在拉,反正拉拉打打,我看拉架的人最可怜,两边人都打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林家五房那位小少爷,他的身手彪悍,瞧着还是没有下狠手,而是别人动手,他就挡了挡。”

    “他那没有下狠手,他打人可凶,我瞧着他一巴掌下去,把那人的牙齿都打得落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一个人,一向嘴巴坏,谁跟他交好,谁倒霉。我觉得林家那位小少爷打他,一定是他活该。”

    苏青葙和苏青芷听了好一会之后,苏青葙忍不住问:“是那一个林家?”

    唐明礼说:“自然是林家族学的林家。不过不用担心,我们关窗子的时候,他们就散开去了。”

    苏青芷却有些好奇起来,说:“我听说林家的家规森严,他们家的少爷还敢出头打架,这可不是一般的人啊?”

    唐明礼笑着说:“大哥和林家的一位哥哥交好,他说他们家里,只有五房林家的弟弟性子调皮了一些,好在,从不在外面惹祸。”

    唐明念笑着说:“他那是不在外面惹祸,他只是不让他家里人捉住把柄而已。我听人说,他最喜欢跟纨绔的人一块玩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