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六十九章 结亲
    这一天,天色暗了,林望舒从外面归家,进了大门之后,他转过侧角处,便瞧见他嫡亲大哥书房小厮冲着他用力招手。

    林望舒不得不行过去,只见那个小厮低声跟他说:“小少爷,我家主子要我跟少爷说,你回来了,就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现在有些不太想去寻他大哥,他今天在外面闹腾得太过,眼下,他的衣裳也有些破损,只怕他大哥见了之后,又要黑着脸瞧他一会。

    那小厮见到他摇头之后,赶紧低声跟他说:“小少爷,你今天在如意楼外闹的事情,家里老爷们都是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听他这提醒后,他立时明白嫡亲大哥的心意,他现在只能去大哥处先避一避。

    林望舒苦着脸,跟在小厮的后面,一路都在往偏角处走。

    林望舒很有些不快的冲着小厮说:“我又不是见不得人,你一个劲的带我往这些角落处走,给旁人瞧见了,还以为我在外面做了什么坏事。”

    小厮在前面轻声说:“小少爷,我也不想带你往这些地方走。只是主子吩咐过,你在见他之前,可不能让旁的主子们瞧见你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这一下子没有话可以说,不管怎么说,他嫡亲长兄虽说每次瞧见他,都是一脸你怎么这样不懂事的神情。

    可是林望舒真的要是遇见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,还是只有他会挡在他的前面。

    林望舒跟着小厮七转八拐总算到了林望从的书房,两人又从后门进去,林望舒真接翻窗入内。

    林望舒历来进长兄的书房,是只要在外面惹事,他就习惯从后面翻窗进去。

    林望从这个时辰没有在书房,小厮在窗子外面,低声跟林望舒说:“小少爷,你千万别走啊,我现在去知会主子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闷闷的‘哼’了一声,也算是应承了小厮。

    林望舒低垂脑袋坐在林望从书桌前,今天在外面闹的事情,说起来,他也是冤枉不已。

    他现在年纪不大,家里的长辈们,嘴上说着要为他寻一门亲事,好让他早早静下心思来读书,其实一个个都是把那事当成闲话说。

    今天在街上遇见的女子,林望舒根本不记得见过这样的女子,可是她一见到林望舒就黑着脸说:“有的人,别以为跟我们家沾一些亲,你家和你就想着更加美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当时觉得这个女子容貌瞧着还整齐,就是记忆不太行,好象不太会认人一样。

    在大街上,她就不顾不管的跟一个陌生男子说这样的话,很容易让人误会。

    他很是客气的提醒那个小女子说:“这位小女子,你认错了人。日后,你还是把人瞧得清楚再开口说话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身后的小厮,这时候却已经记起这是谁了。

    只是林望舒把话说出去了,他只能顺从的跟在主子的身后,一样装作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。

    只见那个女子呜咽一声,便哭着跑进了一个布衣楼。

    林望舒也没有把这事情放在心上,他跟身边正在取笑他的朋友们说:“别胡说,这小女子认错人乱说话,你们别笑得别人家的兄弟来寻你们算账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只是这么一说而已,他也没有想过等到他们这一群人从如意楼里听书出来,在外面走了一圈,因为实在寻不到别的好去处,他们想着继续来如意楼听故事。

    就遇见一群年青的沙年人挡在他们的面前,然后直接一个个逼问,刚刚谁害他们的姐姐(姑奶)哭了。

    林望舒是有心上前去,却被人扯着在后面,他身边的人,上前去说:“我们一群男子在外面走,良家小女子只会回避不已,那有人会上前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那一群少年人回头望过去,林望舒这群人跟着望了过去,只见那个先前哭着跑走的女子,正用着一条素静的帕子捂住嘴,眼圈子红红的在街边瞧向他们这一边。

    林望舒皱眉头不已,他身边的小厮这一下子,他不得不挨近林望舒的身边,悄声说:“主子爷,这是表姨夫人家家里的表小姐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一脸不解神情望向他,他的母亲可是有好几位表姐妹,至于什么表姨夫人家里的表小姐,这种关系的人,他好象不是知情人。

    小厮有些心急不已,在这样的情形下,他什么话也不敢多说下去。

    而那群少年人,此前已经冲了上来,直接奔着林望舒而来。

    林望舒这边的人,瞧见那个小女子之后,知道林望舒只是说了实话而已,自然是挡着那群人,还一边解释说:“我们这边早跟她说过,她认错了人。”

    那群人嘴里叨着::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大男人敢作敢当,如今做了的事情,现在还不想认帐啊。天下那有这般便宜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想起家里父母的叮嘱,他是不想打这样的架,只是如今别人已经动了手,他这边的人,也牵连进去,不动手也不行,只有往前冲。

    年少的时光,是多么轻狂的日子,义气相护的朋友,自然互相护着往前冲。当

    当中有认识的人,又冲进来拉扯,林望舒这一群人常常在一处玩耍,年纪小的时候,也会跟人混战一场,如今年纪大了,他们才不喜与人无事打架。

    如今有人主动上门来,大家都乐得放松手脚。

    直到听见官府的人来,他们很识趣的赶紧跑走,至于那些人,会不会给官府的人带走、

    事后,林望舒让小厮去打听消息,听说只是带去官府问话,那群人自然是不敢承认在打群架,只认同是在互相讨教。

    林望舒在坐下来歇过之后,又让他的小厮把他先前的话,在人前说得仔细一些。

    林望舒的朋友皆喜欢林望舒这一点凡事光明磊落,如今虽说这架是因他而起,可他也只是比较倒霉遇见那样小心眼的女人。

    小厮在人前把话说了一遍之后,林望舒是一脸肯定神色说:“我从来不曾见过她。我母亲更加不会跟我表姨家的亲戚们再结亲事。”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说得很是通透,她们表姐妹如今亲近着,就用不着亲上加亲,免得万一好事不成,将来表姐妹关系都会远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