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锦宅 > 第一百七十章 相
    “你胆子不小啊,在如意楼那一处跟人打群架?”林望从瞧着小弟弟,总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们兄弟四人,上面三人都是安分的人,偏偏最小的弟弟如同野马一样,喜欢在外面奔驰。

    林望舒觉得这一次这一场打架,他是最无辜的人。

    他跟林望从叫着委屈,又仔细的说了说小厮说的话。

    林望从听后,让人把小厮悄悄的带过来,他让小厮从头到尾仔细的说一遍。

    然后他突然起身站起来,在林望舒跟着起身的时候,他冷眼瞪着他,说:“坐下,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悄声说:“大哥,我肚子饿,你带一些东西来给我吃。”

    林望从只觉得是欠了这个弟弟,然而瞧着他那可怜的神色,他只能木木的点头,说:“我去问你大嫂一些事情,你在这里等我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见林望从有心帮他挡事,他心情很是愉悦的跟他说:“大哥,你书房这边有热水,我先去沐浴了。”

    林望从瞧一眼他身上的衣裳,皱眉头说:“我那件红色新袍子,是你大嫂刚给我做,你可别硬是要折腾着想穿上身去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听他的话,笑着说:“大哥,你走吧,我不会穿你的新衣裳,我穿你不喜欢穿的白衣裳吧。

    上一次,大嫂就说,我穿那件白袍子,可穿出她做衣裳的精致味道了。”

    林望从瞧一瞧林望舒的身高,这些日子,他又长高了许多,瞧上去,也只差他一个头。

    他想起那件已经给改短的白袍子,点头说:“那衣裳已经洗好,你照旧穿吧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很自在的去沐浴更衣,他在林望从年轻时的衣裳里面挑选一番,最后还是挑选了面上那件白袍子。

    他略有些嫌弃提了提衣裳,跟一直守在他身边林望从的小厮说:“你别跟得那般紧,我不会再挑你主子的新衣裳穿。”

    小厮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瞧着他,说:“小少爷,主子现在穿用的衣裳,大多数都不放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伸手拍一拍身上的衣裳,他又在镜子前,稍稍的站一站,很是自得的说:“我瞧着我还是长得挺人模人样,要不然,怎么会好端端的走路,都招惹一朵烂桃花要沾上来。”

    小厮低垂着头,他可不敢乱接小少爷的话,一个大男人,长得好又能如何?

    林家这么多的少爷,只有眼前这个少爷最容易在外面招惹事情。

    林望舒瞧一眼小厮的神色,他摇头说:“你这般不机灵,如何能跟在我大哥身边这么多年啊?”

    小厮抬头瞧一眼林望舒,他低声说:“主子说,看守书房的人,用不着要那般机灵讨喜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斜斜的打量他几眼,说:“你心里对我很有意见?”

    小厮赶紧摇头说:“小少爷,你可是主子爷,我怎么会对你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林望舒见到小厮给他吓得脸变色,他伸手舒展一下袍子,大步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他想着林望从一向行事舒缓有度,他便在小院子里转了转,等到林望从来寻他的时候,他正蹲在那里用树枝破坏蚂蚁前行的队伍。

    林望从望着他轻摇头,说:“舒儿去用餐吧。”林望舒起身,把手上树枝随意一丢,他轻轻拍一拍手。

    他瞧着林望从笑着说:“大哥,大嫂可知道那个小女子为何来寻我麻烦的原由?”

    林望从瞧着林望舒,正好他所说,他是经了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林望从年纪小的时候,经历过林家五老爷最不懂事的时期,他那时瞧过林家五夫人表姐妹温和亲近面具下的薄情。

    后来林家五老爷回头过来,他和林家五夫人好好的过日子。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的表姐妹们常来往林家,有时候,自然是会提及有关儿女亲事。

    林家五夫人或许在旁的事情上面,她是不计较的人,只是要有关儿女大事,她一向是不会轻许任何人。

    林望从是五房长子,他在正式成亲前,在自家里面,不知多少次偶遇跟着表姨们来访的表妹们,有时甚至是表姨们夫家的侄女们。

    林望从有时候瞧不明白,他表姨们在夫家的日子不难过,可为何喜欢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林望从的亲事,由林家大老爷无意当中相好的人家,林家五老爷夫妻知道之后,他们也赞成那亲事,然后,林望从悄悄的瞧过人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面,还是很满意妻子的人选,自然对送上门来的小女子,一个个没有好脸色相待。

    林望从成亲之后,曾经还有表姨家的表妹送信过来,恰巧给他的妻子收到。

    林望从是事隔几天之后,他的妻子瞧来瞧去,都觉得他的人品不会那样差,他才看到那一封不曾拆过的书信。

    当事的人是谁,林望从是无心去掀起风波。

    林望从无心拆开信,只是他的妻子好奇当着他的面拆信,只见她的神色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林望从接过那信看了起来,起首就是从表哥,林望从只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。

    他再往下面瞧去,这是一封表面心意的书信,内里表示只要林望从愿意接受她,为奴为婢是她的福气,只是下面没有落下名字。

    林望从冷笑着跟妻子说:“这事你当作不知情,我拿去给我祖母瞧一瞧。”

    只是他的妻子却不愿意把事情闹得大了起来,最后反而如了那个厚脸皮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她笑着叹气说:“夫君这般优秀,也难怪小女子瞧见你倾心。既然她不敢落下名字,那证明她的心里还是顾忌着闺名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不理,比理会还要好。”林望从的态度,让她的心里安心下来。

    林望从一脸嫌弃的把信递给她,说:“由你处置。我去洗一下手,你一会也把手洗。

    日后,这样来路不明白信,还是不要亲手去拆,免得别人利用这一点伤了你。”

    那封信最后自然是烧了,而那个女子是谁?林望从的妻子,最初是有好奇心,可是瞧着林望没有把那事放在心下,她渐渐就跟着没有兴趣了。

    只是今天林望舒遇见的事情,让他的妻子旧事重提,她对她婆母是无任何的意见,因为她们妯娌候在林家五夫人的身边时,听她是一脸正色的拒绝过联姻提议。